業渚《飼養幸福》1

主cp:業渚/架空有/甜度:9分/年齡:國三

小建議:如果有人是習慣聽歌看文的,可以聽較寧靜、淺甜感覺的歌,來搭配這篇文喔///

此為暗殺教室短篇同人,不喜勿入))

昏暗的老舊校舍中,從剛才就一直傳來輕重不一的呼吸聲,以及聽來怪異的輕呼……

「業同學、輕一點啊…」

「啊、要來了——」

「啊啊、等……呀啊!」

躲在門邊許久,卻又不敢從窗戶窺看的中村和杉野終於忍不住好奇心,將教室門打開——

「你們!這裡可是教室——咦?」杉野看見眼前的景象之後,立馬將方才腦中那些不乾淨的東西全拋到腦後去了。

「什麼嘛,原來是兔子啊?」中村嘆了口氣,原本還期望著能看到什麼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的她,頓時興致頹喪。

「中村同學?杉野?」渚嚇了一跳,差點摔著手上的兔子。

「難不成你們以為我和渚在做什麼奇怪的事嗎?呵呵…。」業戲謔的看著突然闖進的兩人。

「業同學,請別發出那種會令人誤會的笑聲。」渚的臉龐忍不住微微發紅。

「話說,這(兔子)是在哪撿的啊?後山?」

「剛剛要回去的時候,在倉庫後面撿到的,但是牠的腳受了傷,所以我們想把牠養在班上照顧。」渚將兔子放進剛剛業找來的紙箱裡,裡頭還鋪了幾層報紙,上頭的蓋子也不忘挖了幾個小洞,讓兔子呼吸。

「好耶!等牠長壯了之後,就可以賣掉賺錢或是把皮剝下來賣了、把肉煮了.....」中村賊笑著說。

「絕對不可以!(汗)」渚在胸前用手打了個大叉。

「不過,得先給這傢伙取個名字才行吧?」杉野似乎對這隻小傢伙的到來感到十分開心。

「嗯.....既然是渚找到的,那就叫"渚2號"如何?」中村玩笑似地答道。

「呵呵,牠是母的對吧?」業對著渚露出調戲般的笑容。

「業同學!」渚臉紅著,卻想不出能夠吐槽業的話來。

 

四人將裝了兔子的紙箱放在律的旁邊,渚還非常謹慎的確定了三次教室的門窗確實都鎖好了,才放心離開。

-------------------------------------------------((線隔分腐腐

很快地,到了隔天早上,習慣早起的片岡和倉橋首先到達教室,而身為班代的片岡用鑰匙開了門。

「嗚哇——好可愛的兔子!」班上最喜歡動物和昆蟲的倉橋,一見到教室後面突然多出的箱子,好奇的打開,一看見裡頭的生物後,忍不住興奮的叫著。

「的確很可愛....不過,是誰帶來的呢?」片岡一轉頭,正好看見剛進教室的渚。

「片岡同學、倉橋同學,早安。那個、這隻兔子是我昨天在倉庫後面撿到的,但是牠的腳好像受傷了,暫時會養在班上。」

「明白了,渚,我們也會一起照顧牠的。對了....可以先排輪值表!一天就兩個人吧。」片岡二話不說,馬上回座位拿出記事用的筆記本和筆。

片岡同學的執行力真不是普通的強......。渚如此佩服的想著。

「喲,早啊,渚。在觀察渚2號嗎?」業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成為了早到的一員。

「渚2號?這是牠的名字嗎?很可愛呢!」倉橋難掩愉悅的說著,但視線還是停留在兔子身上。

「對啊,因為是渚發現的,所以就叫渚2號囉——咿嘻嘻嘻。」業露出惡魔般的笑容,似乎還能看見惡魔的尾巴在搖動著……

「怎麼覺得是渚被你們惡作劇的感覺……」片岡無奈的笑著,一旁的渚為了表示附和,也賣力的不停點頭。

「對了,剛剛不是說要排輪值表嗎?把我和渚排在同一組吧,不然我不知道會對渚2號做出什麼事情來喔。」業眼裡的笑意更加狂肆。

「我也同意.....(汗)」渚附和著業的話。

「我知道了。等排好之後再公布順序。」

 

「對了、業同學,不如今天放學我們一起去買兔飼料吧?這樣讓牠只喝水也不好。」短暫的下課時間,渚向業提出了久違的邀約。

「好啊。」這麼一提,業才突然想到,除了昨天自己和渚因為功課的事留得較晚而一起回家以外,已經很久沒和渚一起在放學的時候出去玩了。

 

明明渚在一、二年級時還常常去我家玩的,但自從我被停學一陣子之後就沒怎麼接觸了。

 

「順便找倉橋一起去吧,她對小動物比較瞭解,應該能幫上大忙。」

「這樣啊....好吧。」業的臉上顯露微微的惋惜,而渚也察覺到了。

「怎麼了嗎?業同學。」不明所以的渚疑惑著。

「沒什麼啦。」業擺了擺手。

「那我先回座位了。業同學,放學不能先溜掉喔。」

一瞬間,業似乎又看見那個往昔總是只倒映於自己眼裡的純真笑容,蔚藍無比、如水清澈般的、只屬於自己的……

不過,那也只是過去式。

「知道啦。」業笑著向已經將頭轉向黑板的渚答道。

-------------------------------------------------((線隔分腐腐

「渚!你和業要去買兔飼料對吧?我也和你們一起去。」

「好啊,走吧。」

「真是,又多了個電燈泡……」業冷瞪一眼杉野的背影,但看見渚那張顯得十分開心的臉龐,冰冷的表情頓時緩和下來。

「嗯?」心思細膩的倉橋注意到了業剛剛的反應。

「倉橋同學,怎麼了?」渚問道。

「啊、沒什麼啦,我們快走吧!」倉橋收回對業的觀察,轉頭給了渚一個大大的笑容。

原來業君對小渚有意思呀,得好好幫他一把了!

倉橋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地興奮起來了。

 

雖然一路上有說有笑的,但個性和興趣各異的四人也只是在"暗殺"這個話題上打轉,不時還會惹來路人的注目和驚愕……總之,已經來到倉橋家附近的飼料館。

「哇!好多小動物和飼料的品牌....我都看的眼花撩亂了。」

對於這一方面較少接觸的渚,一看到眼前都是小動物,突然有種身心都被治癒了的感覺,情不自禁地露出驚喜和幸福的表情。

「難得來飼料館一趟,我們多逛一會兒吧。」業主動提出建議。

看見渚那麼開心,業的眼神流露淡淡的溫柔,唇角不自覺地勾起。

因為不管身處哪裡、不管有幾個人在一旁瞎攪和,現在的業都覺得,只要渚在自己身邊、並且能安心注視著他幸福的臉龐,這樣就好了。

啊啊,或許這樣子低限度要求對求勝心強的自己來說,有點放縱過頭了呢。不過,這也沒辦法吧。

 

「我也贊成!而且這裡還有展示用的小動物區呢,不如我們分成2組,一邊逛一邊找兔子的飼料,先找到的那一組就先在那裡待命,杉野野、我和你一組吧!」

倉橋為了不讓杉野說出「四個人一起逛比較熱鬧嘛」諸如此類的話,不但把應該要留給烏間老師的可愛笑容全部展露來吸引杉野,還把稱呼也順便換了,不過她本人並沒有喜歡杉野就是,因為她的本命可是烏間老師喔。

「啊....好,不過"杉野野"是怎麼回事....」單純的杉野就這樣被倉橋使出的可愛攻勢給牽著走了。

「別管那麼多了,我們快走嘛!業君、小渚,等會見囉。」在快速拉著杉野走掉的同時,倉橋還不忘回頭對業眨了下眼,要業好好加油。

謝啦,倉橋同學,妳的這份加油我就收下了。

 

「業同學,那我們從鼠類開始逛,可以嗎?」渚的臉上也流露著興奮的神情。

「都聽你的,我沒意見。不過,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叫我”業“就可以了。」

「好的。那個....業......果然還是不行啦,業君。」渚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臉紅了起來。

「嘛——好吧,看在渚這麼可愛的份上,我就不勉強你了。」

「說什麼呢、業君!」聽到可愛兩字,渚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還覺得………有點開心?

還好用生氣的樣子掩飾過去了。不過,為什麼被業君稱讚"可愛",自己會覺得開心呢?

 

「看吧,"業君"什麼的很快就叫的很順口了呢。」渚還沒來得及想清楚答案,心思又被業的調戲拉著走了。

「這、這是那個....啊、我們還是先去逛逛……咿!」業突然握住渚的手,嚇了渚一跳。

「鼠類,在這邊哦。」

「啊、好的....。」

業好笑的看著渚因為自己而些微慌了手腳的樣子,覺得有些可愛。

 

兩人逛著逛著,來到了犬類的展示區。

「哇,人好多啊……業君?」心思敏感的渚,察覺到業的手悄悄從抓握著自己的手臂,變成和自己手掌相牽,不禁疑惑出聲。

「你個子這麼小,要是走丟了怎麼辦?我可沒那個自信在短時間馬上在人群裡找到你。」說著說著,手又牽得更緊了。

 

業君的手很大、也很溫暖,給人很安心的感覺,和暗殺時那雙握著武器的冰冷雙手是完全不一樣的,如果能一直這樣子下去,該有多好?

 

該有多好……?

不,這種事再怎麼想也是不可能的,像我這樣弱小不顯眼的存在,怎麼可能會被業君這樣優秀的人注意到呢?哈哈……

「渚、小心!」正當渚自暴自棄的思考著,業的呼喚將他瞬間拉回現實,但同時,渚也感受到一陣強大的拉力將自己拉向一處溫暖。

「咦?」

「笨蛋,剛剛在想什麼啊?差點就被人撞到了。」業的雙眼露出渚從來沒看過的眼神,真要形容的話,大概就是一分生氣,九分擔心吧。

「抱歉……我會注意的。」渚低下頭不敢直視業那雙太過溫柔的雙眼,卻未意識到現在的情況——

渚正被業緊緊的抱著,而業當然是什麼都沒提,怕一開口調戲渚,如此美好的時刻就會被打破。

「前方不知道有什麼活動,人潮突然變多了,出不去,所以只能先這樣待著了,渚。」

「咦?不會吧?那杉野他們……」

「放心吧,我剛剛傳了短信給他們,要他們等我們一下子。」

「太好了……。對了,謝謝你,業君。」

「為什麼要道謝?」業不明所以的問了。

「因為……有業君在身邊,讓我覺得很安心。」

擡起頭來,渚沒多想,只是按照心底真實的聲音說出。

渚很清楚的感受到,有業君陪著自己,自己心裡的某處就好像被填上溫暖一樣,那是不同於平時總是客觀看待著所有一切、毫無溫度的心。真要說的話,應該是——

幸福。

請讓我再多擁有一下這現存的幸福吧,業君。

「渚……真是個遲鈍的傢伙呢。」業無奈的笑了。

「咦?」

「沒什麼,人潮好像散了點,我們快去和他們會合吧。」

業再度拉起渚那略顯瘦弱的手,踏著愉悅的步伐前進。

-------------------------------------------------((線隔分腐腐

買完了飼料,倉橋說了要去買給動物用的傷藥和繃帶,而杉野則是要去參加市內的棒球俱樂部,所以兩人打算先行離開。

「業君、小渚,明天見!」倉橋高興地揮了揮手,帶著笑容離去。

「嗯、明天見!」和渚較常待在一起的杉野,似乎也察覺到渚笑得比以往更加燦爛了,身為朋友的他感到由衷高興。。

和那兩人道別後,業和渚繼續走著,往回家的方向,就像國中一年級那時一樣。

「好久……沒這樣一起回家了。」

「對啊。」

兩人之間再度陷入一陣靜默,不知道是因為沒有話題,還是關係生疏了,誰也沒有接著下一句話。

不過,這樣的情況也不是沒有過,所以兩人很自然地享受這陣沉默。而兩人此時心裡所想的,全都是對方的事,然而兩人卻都沒有察覺。

 

渚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有機會能和讓自己感到幸福的業走在一起,所以渚悄悄放慢了腳步,想延長兩人待在一起的時間。

業想著,渚總是和班上其他人在一起,平時根本很少和自己接觸,就算是搭話也很快就結束了話題(除了某部兩人都很喜歡的、美漫改編的電影以外),所以業也漸漸放慢了步伐……

越走越慢、越走越慢,就在彼此同時察覺到這一點時,兩人互相對視,用笑容揮去了臉上的沉默。

「噗哧、哈哈……」因為"彼此正做著相同事情、卻又不想讓對方察覺到"這一點,渚笑了出來。

「笑、笑什麼啊,哈哈哈……」業也笑了,因為這個瞬間,彼此就像是心意相通了一般,什麼都不需要再隱瞞了。

 

他知道他需要他,他也知道他想陪著他。

只差那仍未說出口的-----

 

潮田渚 還不知道 赤羽業 喜歡上自己了,而渚也尚未明白自己的答案究竟是?

-------------------------------------------------((線隔分腐腐

「早安、小渚!」

「早安,倉橋同學,妳和片岡同學還是一樣這麼早到呢。」

「渚,輪值的順序已經排好了,就由你和業開始照顧吧。」

「謝謝妳,片岡同學。對了,倉橋同學,雖然我昨天上網查了很多有關照顧動物的資料,但具體方法還是不太懂……能麻煩妳教我嗎?」

「沒問題!不過我剛剛已經先餵過渚2號早餐了,我就先教你怎麼樣幫牠換藥吧。」

「好的。」倉橋依舊是那般元氣滿滿,而渚似乎也因為受到她的影響,因早起而未全醒的蒼白臉龐,也變得有精神了些。

 

「吶、業,昨天跟小渚怎麼樣了啊?進展到哪一步了?」非常關心業和渚的中村,一見到業走在前方就馬上湊近,興奮地問著兩人的進度。

「什麼哪一步啊……」業把頭撇過一邊,有些懶散地答道。

「別裝了,倉橋都跟我說了,你們昨天去逛飼料館了對吧?真可惜啊——沒能參一腳。」中村惋惜地說。

「像妳這麼喜歡瞎攪和的人,還是別來比較好吧……」業冷冷答道。

「欸——真無情!不過,你到底跟小渚告白了沒啊?他的意思呢?」

業儘量去無視中村那極度熱切的雙眼。話說,女孩子對於這種事的敏感度和熱情還真恐怖。

「別這麼大聲啊,真是。」業輕瞄一眼周圍,還好現在這個時間在上學的路上並沒有什麼人。

沒錯,自從業和渚的距離再度拉近後,業也不知不覺地把上學時間提早了,而且這正是教室裡人不多、渚又已經到了教室的時間。

「該不會……他還不知道吧!?」至於中村,肯定是為了打聽八卦才這麼早來的。

「……嗯。」

「我說你們兩個……未免也太慢熱了吧!!?」同時,兩人進了教室。

 

<未完待續>

 

水冰の腐劇場:

腐水:好久不見了喲!大家都過得怎麼樣呢?本腐可是超---------想念米那桑的喔!

腐冰:又是一個快要開學的日子,真是悶死人啦。

腐水:好久沒碼文了,不知道本腐的文筆有沒有退步呢?(笑

腐冰: 今後,還請大家多多關照了!

腐水:對了對了!電視最近在播暗殺教室第一季(雖然是中文配音……),有人和本腐一樣照時間等在電視機前再看一次的嗎?

腐冰:(默默舉手)

P.s:現在提這個並不是要掃大家的興啦,不過這次的地震真的很可怕呢,雖然說本腐並沒有經歷過身邊的人死亡的時刻,但是每天都盯著新聞,看到被摧殘的建築物,還有傷心的家屬們,真的覺得大自然這東西……

很恐怖。

哇啊、說的好像真的很恐怖一樣!嘛,不過這裡畢竟是不屬於現實的部分,我們還是別聊現實的東西吧,呵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