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渚《女王與忠犬》01.{狗}

※男校設定,只招收少數女生。

※主cp:忠犬不良業x高冷女裝渚(所有人都知道渚的性別是男性)*渚的高冷沒有傲嬌的意思,是指高高在上又冷漠的那種。

※人物設定ooc,情節崩壞,有甜有虐,微H。

 

>>>01.{狗} -隨時歡迎你來當我的貼身狗。-

 

 

在這間高中裡,女王就是絕對,女王的話就是一切。

「若被當場發現有抵抗女王的任何行為,也就是現行犯,一律依規處置。」

這是磯貝悠馬剛上任學生會會長第一天,在開學典禮上頒布的第一項 "政令"。

 

羽光高中-----簡稱羽中,從上一屆學生會會長卸任開始,羽中的內部組成便大有改變,先是有了號稱絕對權力的女王出現,再來是女王親衛隊的組成,而且因為女王的這個制度並不是學校親自公告,而是由學生會發布,因此除了表面上由女王的勢力主導全校學生外,私底下也有些支持S班部分女生的男生組成數支小勢力。

而學生會雖然知道這個情況,但因為學生會的責任只有在臺面上保護女王,加上那些小勢力無意與女王為敵,所以他們並沒有多加管制臺面下其他勢力的組成。

 

凡是羽光高中的學生都必須知曉女王的三條規定:

1.不得當女王的面抵抗女王。

2.女王親自宣布的話所有人都必須遵守(除非是特例)。

3.不得私下組成反派團體來對抗女王。

一經發現違反上述任何一條,將交由學生會處置或女王親自處理。

有了公權力撐腰以及女王身邊的追隨者所組成的親衛隊,沒有人不懼怕女王這個強大的存在。對這間羽光高中的學生來說,強大的支配者是必要的,掌控校內氛圍、維持校內秩序,這本是學生會的工作,但對現在的羽中學生而言,女王這個新奇的角色更能吸引人心,並加以掌握大局,因此在羽光高中裡,女王是絕對的存在。

 

「啊啊...!是女王、女王來了!」幾個高一的男學生興奮的細聲尖叫著,如同瘋狂追隨偶像的少女們一樣,他們熱切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一個不遠處的人身上-----

即使身後圍繞著一群號稱親衛隊但其實只是些派得上用場的追隨者,領於前方的那人仍彷彿未沾染一點世俗凡塵、天使般的步伐一點地一踏足,都顯現出優雅之姿。

淺藍的中長髮柔順的披在肩上,額前的瀏海雖然長得蓋住了眼睫,但並不能遮掩那雙清藍眼瞳所散發出的熠熠冷光,而經由他的目光掃及之處,沒有人是不後退三步的。

沒錯,那個他不是任何人,他就是女王-----潮田渚。

 

此時,隨著女王逐漸接近高二教室,一陣摔桌倒椅的聲響以及此起彼落的喊叫聲從E組傳出。

「你敢再喊我一次淺野我就讓你的臉腫到你爸媽都認不出!」

耳裡赫然傳來這麼一句話,讓身為女王的渚心裡一驚。

-----淺野.....?難道是同姓?或者是淺野學長的兄弟......不、絕對沒可能,學長壓根沒提過他有個弟弟。

 

「媽的...!喂你們、給我抓住他,老子今天不揍他個幾拳老子就不配是女王的親衛隊!」一聲粗魯的叫囂後,接著傳來的是斷斷續續的慘叫哀號。

「唔...!唔啊啊啊我的手!」

「啊啊啊----要斷了!我的腿啊!」

「嗚...饒了我們吧......」

「你們...怎麼能這麼投降!我們可是女王的親衛隊啊!」似乎是那群慘叫者中領頭的人,不死心地繼續叫囂。

「呵呵…...你說你們是女王的親衛隊?這麼弱也敢出來丟人現眼,難道女王手下都是這種貨色嗎?那我還真想見見女王,看看她到底是哪隻眼睛看上你們的!」

單憑一個人就打敗了五、六個人的那名少年,現在正倚在門邊悠閒的喝著草莓奶昔,完全不管教室裡已經亂得不像樣、同學們一群群聚集在角落或走廊外害怕的模樣。

「我就是女王。」突然一道清冷的嗓音在自己耳邊響起,少年微微嚇了一跳後轉過身,卻發現一名少女以極近的距離仰頭注視著自己。

「原來,妳就是女王大人啊?個子挺小的嘛。」少年是羽中高二學生裡唯一一個不知道女王真正性別的人,因為他直到今天,也就是開學後一個星期才來上課,自然不知道女王的事。

而當少年轉身後,渚也震驚了一瞬,因為眼前這個人就是先前在廢棄校舍救了自己的人。不過少年似乎沒認出自己或是早就忘了那件事,畢竟那都是高一時的事情了,而且自己那時也還綁著雙馬尾、穿著男生制服,和現在男扮女裝完全是不同的樣貌。

然而,不知道是壯了幾個膽的少年,就在剛才踩中女王的地雷之一......

「赤羽業......是嗎。」白晳的臉龐沒有顯現任何惱怒,相反的,他的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妳怎麼知道我的姓.....唔!!」

就在業疑惑的短短幾秒間,渚保持著仰頭的姿態,安靜快速地伸出右手,筆直戳向業的頸間。

在那瞬間,業感到背後一陣惡寒,彷彿被毒蛇纏身般,緊絞得自己無法呼吸。

「啊啊,真可惜......哦不,是好險呢,女王大人。」在渚的中指指尖即將觸及業的喉際時,業眼明手快的抓住了渚的手,兩人的手就這麼僵在業的頸前。

業的側頰流下一滴冷汗,細微到連自己也沒有察覺。

「放開。」渚的表情已經不見剛才的從容,一絲慍怒纏上眉間。

或許是起了興,金黃的瞳孔閃過一絲狡黠,業抓住渚的手後,逐漸施加力道,並時不時按壓著指間的關節,讓渚沒辦法順利抽出手。

「好啊,我放。」語畢,業突然將渚的手拉近自己唇邊,接著伸出細紅的舌輕舔了一下渚的中指指腹,最後輕輕放開手。

「......啊!」這個意料之外的舉動使渚嚇得輕顫一下,還發出了奇怪的叫聲。

渚這一連串因為業而產生的細微變化,讓業不禁對眼前這個人人敬畏的女王更加有興趣了。

「把他帶去倉庫,動作快。」渚恢復冷靜後,立刻命令身邊的人動手抓住他。

雖然渚不想這樣對待自己的恩人,但自己現在的身分是女王,眼前的人都這麼過分的戲弄自己了,旁邊也有許多人在看著,要是不做點施壓的工作,以後就沒有人會聽命於自己了。

「我自己會走,到倉庫對吧?先走一步!」業甩開那些親衛隊的手,逕自翻了窗從二樓跳下,安全著地。

「女王大人、他逃了!」

「不,他會去,只不過走捷徑罷了。留幾個人把教室收拾一下,讓其他同學能夠進來。」語畢,渚逕自邁開步伐,抬頭挺胸的向前走去。

渚對待身邊這群人總是不帶任何一點感情,因為他知道他們也只不過是群盲目的"女王追隨者",他們只看得見自己的外表和權力,並不是真正關心渚這個人。

>>>>>>>>>>>>>>>>>>>>>>>>>>>>>>>>>>

等到渚和親衛隊抵達倉庫時,業早已在裡頭一副快睡著的樣子。

「啊......你們真慢呢,要說什麼快說吧。」

「你這傢伙不要太得意忘形了!」當中有幾個體形較壯碩的男生,忍不住對業的不滿而罵了出來。

「怎麼?想打架嗎?我樂意奉陪喔。」業雖然掛著滿臉笑容,但眉眼間散發出天生的懾人氣勢逼得那群人只能先沉住氣,畢竟他們也看見業一次就打趴五、六個人,可不能隨便應戰。

「哦?這就退縮了?我還以為你們一個個都想要被我打成豬頭呢。」業不怕死的繼續挑釁著,終於在幾秒後,有個190公分的高個子上前一把揪住業的領子,就在拳頭即將往業的臉上砸去之際,業一個輕鬆的歪頭,然後帶著可怕的笑容用膝蓋狂蹬那人的肚子,不到幾秒鐘,那個人便痛得倒在地上,直不起身來。

「你竟然敢?!我們也-----」親衛隊再也壓抑不住怒火,個個都想衝上去痛毆業一頓。

「都給我住手。」宛如聖令一般,清晰有力的聲音落下,一切吵雜止於空氣中,四周頓時鴉雀無聲。

「哦?女王大人也看不下去了對吧?一定是因為你.們.太.弱.了.,這還算得上是女王的忠犬嗎?」業吐了吐舌,毫不畏懼的看著渚,而渚則是優雅的坐在高處的椅子上,面無表情的俯視著底下的人們。

「呵,忠犬嗎。那我今天就放狗咬人,全部打你一個,怎麼樣?害怕的話可以向我求情喔。」渚皮笑肉不笑的說著,能這麼自信是因為親衛隊少說也有一、二十個以上,比業壯的也很多,還怕壓不住他嗎?

「哈哈......!你要我跟這群幼犬打?我一個人來當你的忠犬都比他們二十幾隻弱雞有用!」

「你想當忠犬?就你一個敢當眾調戲女王的忤逆者,有什麼資格當?」

「原來女王大人覺得那是在調戲啊?虧我這麼真誠的獻上我的心意呢。不過,如果我打贏了這些人,就有資格成為女王的忠犬了吧?」

「呵......如果你打贏,我就聽你一個要求。」

「這可是你說的,不准反悔喲。」業一副已經獲得勝利的表情,讓旁邊的親衛隊隊員氣到恨不得立刻揍他幾拳。

「那是當然。至於忠犬什麼的,我不需要。不過如果你願意來當我的貼身狗,我隨時歡迎。」

「呵呵......貼身狗嗎?真有意思。」業笑了笑,眉眼間所迸發出的狂傲氣息再次震懾住在場的所有人除了渚。

業也不知道自己是發了什麼瘋,竟然會讓自己去當別人的狗,不過難得有這種能夠捉弄高位之人的機會,怎麼能放過?

-----管她是女王還是什麼,我一定會親自摘下她臉上的冰冷面具,讓眾人看見女王狼狽的樣子、哈哈哈......!

「動手。」話音剛落,一群人蜂擁而上,將業完全壓在中心。

「唔哇~真噁心、你們的臭汗水都沾到我外套了,看來非得好好教訓你們一下不可了。」一陣悶悶的輕浮聲音傳出,緊接著從那群人中心突然飛出了幾個人,而業沒放過眾人發愣的瞬間,一次就是五連踹加上五連斬,來不及防備的眾人一個個被像丟沙包一般的甩到地上,又一陣激烈猛打混亂交戰之後,最後只剩三、四個勉強站得住的待在原地等待業的攻擊。

「這樣就沒戲了......真弱啊。」業雖然厲害,但一次打二十幾個還是有點吃不消,他的臉微紅,嘴巴也微微喘著,身上還多了幾處新傷痕。

「夠了,你贏了。」

這時,一直靜靜觀看動物們互相鬥爭的渚,下了停戰令,並命令那幾個還醒著的人把傷員通通抬出去。

幾分鐘後,整間倉庫裡只剩渚和業兩個人,門也被鎖上。

「哎呀,女王大人原來是想和我獨處一室嗎?真大膽呢。」

「隨你怎麼說。你,上來。」渚指了指自己旁邊的高臺,要業爬上來。

「上去那裡?妳不會是想做什麼奇怪的事吧?」

「快點......。」語氣裡透出微微的不耐煩。

「好吧,反正我現在是女王的"忠犬"了嘛。」業三兩下就翻上高臺,坐到渚的身旁。

「手給我。」業照做了,於是渚從口袋裡拿出藥膏和創可貼,小心翼翼的替業處理傷口。

「女王大人竟然會做這種事啊,真令人難以想像。」

「這是我的作風,我一直都是這樣,先給鞭子再給糖果,這樣的話那些人就再也不敢反抗我了。」渚放下業的手,將他屈膝的右腳的褲管捲起,果然,在膝蓋處磨破了一大片皮,甚至還在流血,大概是剛剛被壓在地上時磨的。

「所以你除了我還對其他人這麼做過?」業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不爽。

「並沒有,你是第一個我親自上藥的人,其他人都是直接被送去保健室的。」渚抬起頭,真誠的說。

「那為什麼不把我也送去保健室?」

「你是笨蛋嗎,難道你想和親衛隊那麼多人擠保健室?」渚說完後又繼續低頭擦藥。

「這麼說,我是特別的咯?」

渚沒回答,而業也只是笑笑,不繼續追問。

「哎、輕點。」

「原來你也會痛啊,哈哈......」渚不自覺的笑了出來,他沒察覺到自己臉上的冰冷正一點一滴的流失中。

而業只是靜靜注視著渚為他擦藥時的側臉,寧靜而美麗,這是業對渚的第一個好的印象。

就這麼過了數分鐘,傷口終於全部處理好了,業身上幾乎都是淺藍色的創可貼。

「謝啦!」業習慣性地一掌就往渚背上拍去,觸摸到一片光滑。

等等,一片光滑?

不對吧?女王不是女孩子嗎?那為什麼......

「女王大人,妳都不穿...呃、胸罩的嗎?」業的理智還沒來得及跟上嘴巴,話就脫口而出了,他現在已經做好要被搧巴掌的準備了。

「啊…...?我又不是女孩子。」渚愣了一秒後,淡淡回應。

「原來如......什麼?妳說妳不是女孩子!?」

業整個人都懵逼了,他從來沒遇過這麼誇張的事情,如果說女王沒穿胸罩那就當她是飛機場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現在我眼前這個長得像女孩子甚至比多數女孩子還漂亮、穿著也是女孩子的女王竟然跟我說-----

他,不是女孩子!

「怎麼?男孩子就不能是女王?」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需要一點時間接受......」業重新打量了渚的全身----

個子小、沒胸、坐姿......的確,除了臉蛋以外,他的身上沒一處是女性特徵。至於個子小......算了,問了肯定沒好事。

「看夠了嗎?業同學。看這麼久,難道你在對我的身體想什麼奇怪的事?」渚的薄唇勾起一絲好看的弧度,加上那輕飄飄的語氣,像是在誘惑著人似的。

「呵呵…怎麼可能,我看起來像是這麼下流的人嗎?話說女王大人的名字是?」

「什麼啊,原來你還不知道!」眉頭微皺。

「我今天才來上課,怎麼會知道?」

「我叫渚,潮田渚,給我記好了。還有,別叫我的姓,我不喜歡。」

連名字也很像女生,他到底是怎麼長大的?業不禁這麼想。

「誒-----這點跟我很像呢,我也不喜歡別人叫我的姓,因為我喜歡自己原來的姓。」

「原來的姓?」

「你不是知道嗎?赤羽,這是我原來的姓,但是父親在我小學時就死了,之後母親跟一個叫淺野的人再婚,還把他大我2歲的兒子也一起帶過來,那對父子簡直一個樣,是我在這世上最討厭的人。」

渚聽著心裡一驚,咽了口口水。

「難怪剛剛在教室裡會聽到你喊淺野學......咳、沒什麼。」渚差點就把學長兩個字講出來,他還不能確定業所說的淺野和淺野學秀學長是不是同一個人。

「渚,你認識他?」業微瞇起雙眸,凝視著渚。

「誰?你說淺野學秀嗎......啊!」想著想著,渚不小心就把心裡想的話說出來了。

「你果然認識,難道你也是從那個人渣那邊知道我的嗎?嗯?」業的臉上不再有溫柔,只有兇殘的笑意,他逐漸欺近渚的身體,而渚只是注視著他,然後淡淡的開口。

「並不是......。還有,你離我太近了。」溫柔似水的面容再度回復冰冷,渚驀然想起自己還是女王的身分,不能一直鬆懈下去。

「誒----有什麼關系?不是女王大人你先勾引我的嗎?」業壞笑著,把手放到渚的肩上,將唇湊近渚的耳邊,輕聲說著。

在極近的距離下,一絲一毫的呼吸都感覺得到,尤其是說話時吐出的氣息更是一點一點的撩紅了渚的雙耳和頸子。

「夠了、我要走了。」渚的語氣透出一絲絲的慌張。

「那如果我不讓你走呢?」業想拉住渚,但渚反抗了下,結果渚的身體失去平衡,從高椅上跌落......

 

「渚!」業想都沒想便縱身跳下,在快落地之前用雙手抱住渚,想用自己的身體減緩衝擊力。

「......咦?是軟墊。」落地之後發現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堅硬,發現原來兩人著地的位置鋪著軟墊。

「呼......剛剛好險,還好這並不高,而且剛好有墊墊子,不然就要骨折了呢。」

業讓渚平躺在軟墊上,自己則將雙手撐在渚的頭兩側,一腳抵在渚的雙腿間,完全是個標準的曖昧姿勢。

「哈......哈啊...剛剛真是、嚇死我了...」渚微喘著氣,白皙的雙頰泛起誘人的紅,平坦的胸上下起伏著,淺藍的長髮也添了些微凌亂,大腿上的百摺裙還被翻起一點,露出更加白皙的肌膚,如此色情的畫面,叫業不動心都難,僅管對方是個男孩子。

 

因為業自己也是個男孩子。

 

-----正因為渚是男孩子,我才會被吸引啊。

「吶、渚......」

「業同學...?!」渚在業危險的眼神中才終於察覺到現在兩人的姿勢是多麼曖昧。

接著業傾身就要欺上自己,渚趕緊打住。

「等等、我可是男孩子啊!」

「正因為渚是男孩子,我才會被吸引喔。」

......這句話,好像以前在誰的口中也聽過一遍......

渚的瞳孔驟然一縮。

 

不好的回憶。

-痛苦。

-悲傷。

-無力。

-恨意。

 

兩道相仿的影子在眸際閃過,逐漸模糊的雙眼映出現虛浮不定的身影,似橘似紅。明明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是他,但卻還是再一次被拉進無限循環播放的陰影中......

"他"的模樣、"他"說過的每一句話、以及"他"的一切,全都深深烙印在潮田渚的心中。

寂靜洶湧的暗潮逐漸吞噬自己,小小的身子連同心一起、墜入深不見底的黑暗之中。

 

「不要......你不要過來!」姣好的面容頓時扭曲了一大截,澄澈似水的藍瞳被大片恐懼所覆蓋,盈在眼眶的淚水像是隨時會淌下一般,搖擺不定。

「渚?」業擔心的看著渚從剛才到現在如同變了個人似的變化,想安撫他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拜託你......淺野學長...不要!!」渚忽地尖叫一聲直接推開業,撞開沒有鎖得很緊的門,害怕地逃跑了。

 

業大概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他很清楚自己那毫無血緣關係的"哥哥"會做出什麼事來。

「淺野......學長...嗎。又是他幹的好事,人都死了,為什麼還陰魂不散!可惡......。」

一直以來,業總是被淺野這兩字所束縛、阻撓,但現在已經死了一個,阻礙也變小了。這一次,他不會駐足不前,他不止會保護自己想要的一切,還要徹徹底底地摧垮淺野理事長!

>>>>>>>>>>>>>>>>>>>>>>>>>>>>>>>>>>>

人即使死了,生前對其他人所造成的陰影,還是會迫使活著的人帶著那份憎惡的情感和痛苦的記憶活下去。

 

女王倉皇地逃跑了,留下忠犬待在還留有餘溫的黑暗倉庫中。

忠犬與女王,絕對的掌控與絕對的服從。

 

 

業渚《女王與忠犬》01.<完>

 

 

<<<<<腐劇場來也

腐水:睽違已久---睽違已久----本腐終於生了個業渚......呃、不是,是產出業渚文了!

腐冰:正經點吧你!

腐水:對了對了,雖然說明寫的是女裝渚,但應該有人不太喜歡這種設定吧?

腐冰:說的也是,當初沒考慮到這個因素呢......(認真

腐水:唔,好吧---反正都寫下去了,不能接受女生制服渚的讀者們、你們自動在腦中把女裝腦補成男裝就ok了!

腐冰:這是什麼歪理啊!(手刀

腐水:疼---!)不過米那桑放心,最後會讓渚變回男裝、雙馬尾也會好好紮著的!(雙眼放光

P.s.我想要女生制服的小渚一隻!(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