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羽芯 閃go 濱速《雙眼所視》

主cp:濱速/架空有/甜度:6分/年齡:無
⚠微獵奇(有血)成分,微陽炎成分。
🎬start----!
別靠近我、別碰我……
 
 
拜託你了,救救我。
已經是第幾次了,數也數不清呢。
 
少年一如往常地,走到二樓落地窗外的小庭院,將拉起的窗簾拉開。
「太好了,今天也……沒有人。」
拿下鼻樑上的白色眼鏡,少年的雙瞳在一瞬間由幽黑轉成了鮮紅,如同庭院上開著的血玫瑰,孤寂的綻放著。
少年搖搖晃晃地走回房間,一個分神,被石梯絆了腳,捧在手中的盆栽摔碎一地。
「呀,好痛啊……」
少年顫抖著手慢慢撿起碎片,房子裡是那麼安靜,除了少年以外一個人也沒有。
「怎麼辦,沒有包紮的藥了,我怎麼這麼笨手笨腳的啊,唉……」
少年皺眉,盯著流出汩汩鮮血的右手,嘆了口氣,無奈的起身。
「果然,還是要出門吧?但要是被外面的人們發現我的存在該怎麼辦?可是手又不能放著不管……啊啊,好討厭,這樣的自己。」
少年重新戴上眼鏡,並穿上一直掛在門邊的連帽外套,戴上帽子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匆匆地快步走回房間。
——鑰匙就不用了,但耳機一定要戴著才行。
 
於是,少年踏出了家門,這是他兩年來第一次踏進外面的世界。
紫紅色的短髮晃了晃,少年拉了拉帽子,將隨身聽的播放鍵按下。
「走吧,沒什麼好怕的、一點也不可怕喔。」少年在起步前這樣安慰著自己,但原本就白皙的臉龐,此時卻顯得更加蒼白了。
--------------------------------------------------🍀
走著走著,從茂密的森林穿出,又從寧靜的街口穿入,少年一路上低著頭,無視周圍人們的目光,一刻不停地往前邁進,但越是躲避別人的視線,腳下的步伐就越發急促,好幾次差點跌個踉蹌——
碰----
猛地一煞,少年撞上了人。
「抱歉、你沒事吧?」一道陌生的聲音傳入少年耳裡,少年有些害怕,依舊低著頭。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少年欲轉身而逃,但腳上的傷卻不允許他這麼做,少年再度跌倒,頭上的帽子滑了下來,露出相較於一般人更為蒼白的臉。
「你的腳扭傷了!我帶你去醫院,好嗎?」那人著急的說著,一邊小心的檢查傷勢。
「不、不用了…」少年匆匆用雙手遮擋住自己的雙眼,卻因此暴露了手上被盆栽碎片割傷的傷口。
「你的手……」那人拉下少年的手,一楞,他瞬也不瞬地盯著少年的臉。少年的幽黑瞳孔在剎那間轉成鮮紅,隨著情緒起伏而忽明忽暗。
「不要!不要看我、不要看著我的雙眼啊!」
少年突然像是發瘋似的大吼著,引來了些許路人的注意,於是那人便將少年一把抱起,跑上了由紅磚鋪成的人行道。
「你要帶我去哪?」少年問。
「當然是治療傷口!」那人在人行道上肆意奔馳著,無視旁人的眼光,就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為了這個陌生人這麼做,只是覺得——
非做不可。
「不行的……快點離開我吧,你已經看見了我的眼睛,會遭到不幸的!」少年掙扎著,大吼著,但那人的眼中卻沒有一絲一毫動搖。
「你就是……人們口中的、妖怪,嗎?」
「所以、快離開我呀!」少年急了,深怕自己的力量會傷害到眼前這個人類。
「你是妖怪,那你為什麼要這麼擔心我這個人類呢?」那人停下腳步,再次將視線對上那抹鮮紅。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所以,不能和人們接觸呀。」少年極力保持冷靜,但那憂傷的雙眼卻透露了一切,透露了少年一直以來的寂寞和痛楚。
「那還真是悲慘呢,不過——」那人咧開了笑容,輕聲說道----「從此刻開始,你不會再是一個人了,我,濱野海士,會改變這一切!」
 
彼此的相遇一定,不是錯覺吧?
少年在心裡對自己這麼問道,莫名的暖意湧了上來,在心口揮之不去,並逐漸蔓延到全身……
名為速水的妖怪心中,欲望之線正在不斷延長,而線的末端連接著的是——
----------------------------------------------------🍀
「這個世界,很棒喔,速水也一起來吧?」
「我……」
那片扎了根憂鬱的世界彷彿只是殘像,由崩裂的碎片所聚集起來的另一個新世界,正在逐漸茁壯。
「像我這樣的妖怪,也可以嗎?」
「可以喔。而且,速水一點也不像妖怪呢!」濱野笑著說道,像是哄著小孩般的輕撫速水的紫紅短髮。
「濱野不害怕嗎?不害怕這樣的我嗎?」
「如果我害怕了,那還有誰能拯救速水?」是啊,要拯救才行。
「謝謝你……。」速水感激地說道,純真的笑靨自緋紅的美麗瞳孔流洩而出。
但速水不知道,這份隱藏在自己身體裡的力量,在無形之中悄悄侵蝕著"所視之人"。
 
這份力量,是災難,是邪惡。
結局已經完成,只需要等待那可憐的妖怪一個人走到終點,一切就會結束,接著再度重新開始。
錯誤的愛注定要與悲傷共存,含著血淚的哭泣聲是結局完美的配樂,誰都改變不了最初就已知曉的事實。
明明知道最後還是一個人,卻利用那鮮紅之眼覆蓋一切記憶,不停地,不停地,重蹈覆轍。
「還要再來一次嗎?天真的我。」妖怪心中的欲望之音嘶啞地吼著,如一條散發著不祥黑氣、睜著血紅大眼的黑色大蛇嘶嘶地吐著血舌。
「這都是為了、為了再次見到他……」妖怪喃喃低語,迷失的雙眼溢滿思念和寂寞,幽黑逐漸被鮮紅給吞噬,直至猩紅覆蓋一切。
 
"吶、濱野,以後看到妖怪的話,絕對不要看著他的眼睛,不然會遭到不幸喔。"
"但如果妖怪是人形的話,那他的眼睛是什麼顏色呢?"
"是紅色的哪,所以,千萬別看——不要!!!"
力量突然不受控制的爆發,凝血般的暗紅與深黑沾染在一塊,變得渾濁不堪,名為速水的妖怪與名為濱野的人類,轉瞬間對上了雙眼——
脆弱的人類軀殼當場被身上噴濺出的鮮紅汁液淹沒,如同裝了水的寶特瓶被戳了好幾個洞,使周圍的地面淌流著一大片水漬,血漬。
"不要死……我要濱野活著啊!"
"那就再來一次。"
黑色的大蛇嘶嘶吐著舌,驟然張開的血盆大口將所有一切都吞噬殆盡,包括妖怪。
"回到過去,重新再來一次吧。"
欲望之音嗡嗡地迴響在腦中,速水毫不猶豫的接受了提議,他願意回到過去,再一次和濱野從相遇之時開始。
而回到過去的代價是,欲望。線的末端連接著的是無止盡的寂寞,無止盡的空虛,無止盡的期盼,無止盡的——
愛。
----------------------------------------------------🍀
妖怪一直都是一個人,妖怪很寂寞。他想要,想要得到他無法擁有的。
名為"欲望"的力量催使速水將對愛的渴望毫不保留的釋放出來,而"欲望"也因此達到目的,把速水釋放的欲望之愛全數吞沒,並一次又一次地,給了速水虛假的希望,讓新的欲望產生,接著"欲望"再度於結束之際吞噬速水的欲望,一直這樣重蹈覆轍著,無止盡的蔓延下去。
 
「濱野……你會因為我而死,即使這樣也沒關係嗎?」
親眼看著所愛之人在自己面前淒慘的死去,已經是第幾次了,數也數不清呢。
「你在說什麼呢,速水,我不會死的。」濱野露出淺笑,那氣息格外令人安心。
「但是、我……是妖怪啊,只要我還活著,濱野就一定會不幸地死去、死去、再死去。」瘋狂和憂鬱交雜一起,已經看不出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了。
「只要是人都會死的吧,速水。」帶著無奈流洩而出的話語,由濱野的唇中溢出。
是呢,人類和妖怪最大的不同就是,人類脆弱得不管什麼時候都是死亡時機,而妖怪卻強大得足以和命運抗衡。
 
「那如果,我死了的話,能改變這一切嗎?」
語畢,暗色的雙瞳瞬間被妖豔的紅籠罩,速水聽見了有誰在自己耳邊大喊,但那聲音依舊阻止不了他接下來的舉動。
"不要——!!!"欲望發狂地低吼著,像是沒預料到速水會做出這樣的事。
黑色的大蛇露出痛苦扭曲的表情,血舌因嘶叫而伸得筆直,粗長的尾巴不停擺動,像在試圖掙脫什麼。
刺入,血紅和緋紅一同噴濺而出,雙眼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
「速水!住手啊……速水………」這次哭泣的,不再是妖怪,而是活著目睹一切的人類。
「太好了,濱野……沒有死……」
欲望之音依稀響徹在一片渾沌之中,但前一秒所視之人的嗓音卻如此清晰可聞,如同黑夜中的星子,給了即將死去的自己最後一點希望。
欲望斷了線,黑色的軀體崩解成碎屑,消失得無影無蹤。
 
 
「速水——!!速水、速水……」任憑嗓子喊得啞了,眼淚哭得乾了,所愛之人卻再也沒有醒來。
 
"速水,我們一起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好嗎?"
"嗯。讓我們看著彼此的雙眼,真實地活著吧。"
 
Fin
 
水冰の腐劇場:
腐水:拖文拖了這麼久,本腐深感抱歉(啊啊校慶什麼的實在是……
腐冰:總覺得文越寫越悲了啊……(搥牆
腐水:還是謝謝羽芯醬願意為濱速這對冷cp點文(雖然被我寫悲了
腐冰:希望下次本腐能夠產出甜文的說(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