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月暮 閃go 狩蘭拓《空寂之愛》

主cp:狩→蘭→拓/架空有/苦度:8分/年齡:無
🎬start----!
經過數個月,再度來到審判降臨的這天,階級間的流動自數千年前就已停滯,而每每到了審判日,貴族依舊高高俯視著底下備受酷刑煎熬的平民們,如此規則不曾改變。
而位於貴族與平民中間階層的騎士,想討好貴族卻又想保護平民,對於一年一次的審判日,仍是無可奈何。
 
叩---叩---。
「進來。」應門的是一道青稚的嗓音。
「狩屋……」霧野身著便裝,僅腰間配戴著一把劍,他作勢要單跪向狩屋行禮,卻被狩屋制止了。
「我說過多少次了,不用行禮啦。」狩屋皺起眉,將霧野牽起。
「是,知道了、知道了。」
霧野笑著摸了摸狩屋的頭,如此舉動若被旁人見了,可是會引起軒然大波的,因為兩人現在的身分,霧野只是一名騎士,而狩屋是貴族之子。
「最近你都很少來找我呢……蘭丸。」
「抱歉,因為訓練又增加了啊。」狩屋倒在霧野懷裡,任由霧野的手在青色的髮絲間揉挲、輕撫。
「不然我讓父親去叫騎士長讓你們少訓練一點,這樣你就能多一點時間陪我了。」
「不行,狩屋。身為騎士,訓練就是我的職責,這是無可避免的。」
「蘭丸難道不想和我多相處一點嗎?」狩屋主動蹭了蹭霧野的頸窩,這是只有不安時才會出現的舉動。
「當然想啊,但是沒辦法嘛。」霧野寵溺的將狩屋攬得更緊。
霧野知道狩屋正在害怕,害怕自己隨時會離開他。
「吶,你真的是喜歡我的嗎?」狩屋仰起臉,青色的長髮自肩上滑下,琥珀色的雙眸盈滿了憂愁與依戀。
「我一直都喜歡著狩屋喔,所以,不要害怕,好嗎?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如此堅定的眼神,沒有被察覺到其實藏了幾分虛假。
「嗯……。」
狩屋想要的也不過是一句喜歡、一個能讓他自己安心的表情而已,而這些對擅於偽裝的霧野,何嘗不是一件簡單的小事呢?
 
說喜歡,是真的。
但卻不是"永遠"。
---------- - ---------------------------------------🍀
「拓人哥哥、雪村他把我的麵包搶走了啦!」
「豹牙,這樣大河會餓肚子的,把麵包還給他,好嗎?」神童用無比溫和的嗓音說著。
「是……」雪村將拿著麵包的小手伸出,不情願的低著頭。
「等一下蘭丸哥哥會來,可能會帶餅乾來喔。」神童將身子微蹲,好讓自己能與兩個小傢夥面對面,同時笑著摸了摸他們的頭。
「真的嗎?太棒了!」像是高興得要飛起來似的,兩個小傢夥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神童見了也不禁滿足地笑了。
 
「神童——我來囉。」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裡,正起身想去迎接,卻有人比自己的動作還快,雪村一見到霧野,便興奮的跑上前。
「豹牙,好久不見了,我今天有帶你最喜歡的曲奇餅來喔!」霧野搖了搖手中的紙袋,另一手將雪村嬌小的身子順勢抱起。
「哇---果然還是蘭丸哥哥最好了!」相較於雪村的主動熱情,貴志部則是拉著神童的衣角,遠望著霧野。
「大河也來吧?我知道大河最喜歡糖了,所以蘭丸哥哥有準備棒棒糖喔。」霧野看著害羞的貴志部,遞出手中五顏六色的糖果。
「拓人哥哥、我可以拿嗎?」
「嗯,大河是好孩子,當然可以囉。」
「謝謝蘭丸哥哥……!」貴志部接過糖後,便紅著臉跑走了。
看著一旁吃得津津有味的兩個小孩,神童和霧野忍不住相視而笑。
「神童,最近還好嗎?抱歉,沒怎麼過來看看……」霧野的臉上滿是歉意與擔憂。
「不用道歉啦,你這麼辛苦的訓練,還讓你常常來探望,我才應該要說抱歉呢。」
「對了,貴族們沒有再來這一區了吧?」
「沒有,放心吧,這區這一陣子算是挺安寧的,貴族們也沒有再來找碴。」
「這樣就好……我很擔心你啊,神童,你好像越來越瘦了。」
「我沒事,霧野你反應過度了,我真的沒事。」
「是嗎……」霧野微微皺眉,輕撫神童的側臉。
「怎麼了,今天的你很焦躁啊。」這下擔心的人換成了神童。
 
「……神童,今年的審判日,輪到你這一區了,對吧?」沉默了一會,霧野總算是開口了。
「嗯,是啊……。」無法辨別是無奈還是悲傷,棕色的眸子黯淡下來。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真的抽到你們家的任何一人,就逃走吧!」霧野激動地握住神童的雙手,搖搖欲墜的水珠閃爍著光,眼眶泛淚。
「如果真的被抽到了,逃也是沒有用的,他們兩個還只是孩子,不能讓他們身處危險之中啊。」
「難道你要我眼睜睜地看著你去送死嗎!」霧野握著神童的那雙手正不安的顫抖著,已經經歷了一次,不想再經歷一次如此痛苦的事了。
「霧野……」
「因為不論怎麼樣,就算抽到了貴志部或是雪村,你還是會主動挺身保護他們,對吧?我已經失去了家人,不能再失去你了!」
「霧野,對不起,我無法答應你。你忘了嗎?幾年前身為騎士的劍城和身為平民的天馬也是因為在審判後那一夜冒險逃走,結果兩人都……」
「別說了,神童。」霧野垂首,不想憶起那段令兩人疾首痛心的過往。
 
劍城和天馬是自己和神童最好的朋友,但是當天馬在審判日被抽到時,在面對人們的嚴責喝斥、瘋狂阻撓下,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劍城和天馬為了愛而受盡煎熬,最終雙雙悲慘逝世。
「抱歉……。但是我不想重蹈覆徹啊,懂嗎,霧野?」
霧野頷首,不語。
「我知道要是我逃走的話,你一定會追來,但要是被發現行蹤,我們都不可能活下來……那麼那兩個孩子該怎麼辦?該由誰來照顧?」
「可是神童……」欲言又止,緊握的雙手正在不安的顫抖著。
「好了,別擔心那麼多啦。反正也不一定會抽到我,對吧?」神童將雙手輕輕覆上霧野的手,彷彿只要這樣做,霧野的內心就能平靜下來。
「神童……!」霧野情不自禁地抱住神童,像是害怕神童隨時會從眼前消失不見似的,青瞳裡的真摯情感一目瞭然。
而神童只是愣了一會,便隨即露出笑容,淺淺的,像是將霧野所有的感情全數接下後體會著,悲傷的、不安的、依賴的………全都在瞬間明白。
「我不會有事的,放心。」
「嗯……。」
 
「蘭……丸?」窗外的人影呢喃著,似是疑惑,似是嫉妒,那是種連自己也不瞭解的可怕情緒。
---------- - ---------------------------------------🍀
「吶吶、我們一起去審判廣場吧?今天是審判日呢,蘭丸。」狩屋說道,心情莫名的興奮著,但臉上的天真笑容卻與平時沒有兩樣。
「我……」
「好嘛,一起去?」狩屋拉了拉霧野的手。
「好吧。」霧野面容帶憂,因為他一點也不想去廣場見證審判結果,但狩屋好像很想去的樣子,不能不去啊。
 
「太好了。」狩屋低語。
 
「你說了什麼嗎?狩屋。」
「沒什麼,我們趕快走吧。」同樣擅長偽裝的狩屋,輕易的騙過了霧野,用那天真無邪的表情。
 
「人真多啊……」狩屋拉著霧野在廣場外的人群裡穿梭著,審判還沒開始。
「這也沒辦法呢,還是我們先去別的地方晃晃再來?」霧野不禁產生了拖延時間的想法,這樣就不用聽到抽籤結果了,但狩屋不讓他這麼做。
「不了,我們在這裡就好,再等一下子吧。」狩屋看著手中的懷錶,指針緩慢的移動著,離抽籤開始還有約莫十分鐘。
「神童……」霧野無意識地喚著,眉頭緊鎖。
終於,廣場上響起了一年一次的奇異鐘聲,伴隨著災難降臨的審判即將開始。
 
「拜託了,千萬不要抽到神童和那兩個孩子……」霧野雙眼緊閉,雙手合十默禱著。
廣場四周擠滿了人,有等待抽籤結果的、也有看戲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盯著廣場中央那個黑白相間的木輪轉盤,等著祭司拉下命運的轉軸……
喀——咚隆咚隆咚隆咚隆——喀。
轉盤停止了,從指針指著的那一格所抽出的白籤上的名字是——
「今年的敬火生靈為309戶,神童氏 拓人。」身披一襲白袍的祭司以毫無起伏的冰冷語調,緩緩道出抽籤結果。
「不、這不可能吧……?!一定是哪裡出錯了,一定是那個轉盤有問題!」霧野先是愣了一會,突然又用瘋狂的語氣大吼著,要不是狩屋拉住霧野,他一定會衝上前做出什麼恐怖的事來。
「蘭丸!你先冷靜好嗎?難道那個叫神童的是你很重要的人嗎?」看見霧野因為神童而變得如此動搖,狩屋也有些著急了。
 
必須讓自己最愛的人、讓霧野蘭丸的眼中,只有狩屋正樹一個才行。
「狩屋你放開我!我要去找神童、絕對不能讓他被抓去當敬火生靈!」處於精神狀態崩潰邊緣的霧野,已經什麼都無法思考了,腦中僅存的只有"我不能沒有神童,我要救回他"這個想法。
「蘭丸、唔!等等——不可以去啊……」
狩屋的力氣不敵霧野,被一把推開跌到了地上,只能眼睜睜看著緋色的身影越來越遠,消失在人群中。
 
「啊…哈哈、哈哈哈……你就去吧,反正結果已經無法改變了,蘭丸你最後還是得回到我身邊吶。」原本著急的表情,瞬間被暗影籠罩,表情像是在嘲笑什麼似的。
所有籤上之名,全都是同一個人,不管怎麼抽,都不可能不抽到他呀。
如同摘下用來掩飾真我的純真面具,露出內心殘存的扭曲碎塊,嫉也好,妒也好,那不知名的可怕情感其實早已不知不覺地成為潘朵拉之盒。
---------- - ---------------------------------------🍀
「神童…!!神童!」盲目地呼喊著,急切的在人海裡搜索那道身影,想趁神童還沒被抓走前,見他最後一面。
 
「霧野……對不起啊,那兩個孩子就拜託你了………„」神童雙手被鎖鍊銬住,看著燃燒的火堆,喃喃自語。
 
一切一切,都將在這熾熱的火堆中燃燒殆盡。
「來不及了喔,蘭丸。」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霧野身後的狩屋,狂肆笑道。
霧野只是靜靜的站著,凝視眼前逐漸消逝的火焰,那乾涸的淚痕還殘留一絲餘溫,殘忍地不斷提醒自己----
 
神童拓人已經死了。
所愛之人以及自己所愛的他的一切,都已化成灰燼……。
 
「狩屋,……神童他在哪裡?為什麼我都找不到他……」空然,被奪去了光彩的碧眼,如同無機質的珠子,再也無法反射出這個世界的任何一樣東西。
「蘭丸、神童死了,神童死了啊。」當霧野將頭轉過來的剎那,狩屋的表情瞬間僵硬。
即使此刻的霧野看來失神、茫然,但那雙綠瞳卻隱藏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的憎恨,令人不寒而慄,狩屋從沒看過如此模樣的霧野。
「你騙人,一定是你把神童藏起來了吧?把神童還給我、還給我!!」失了理智和心神,腦中遺留的只存瘋狂和恨意,哪裡還有當初對狩屋的那一點點"喜歡"?
「霧野蘭丸!神童拓人已經死了,你再也見不到他了!」幾乎是吼著說出這句話,嘶吼完後,狩屋才發現自己的身子正不停顫抖。
「騙人……你說謊!神童才沒有死!我會找到他的!」
話才說完,霧野竟拔出腰間的劍,讓亮晃晃的刀鋒將白光反射到自己灰暗的臉龐,在光的映照下,狩屋清楚地看見了,他在笑。
「蘭丸,不能做傻事啊!你還有我不是嗎?」
「你,是誰?」露出了笑容,嘴角揚起的弧度彷彿死神那把彎曲的銀色鐮刀,隱隱閃爍著死亡的信號燈。
「蘭丸?」原本想衝上前去抱住霧野的狩屋呆楞在原地,自唇中吐出單純的疑惑音節。
只是狩屋仍舊無法知曉,這將是霧野最後一次聽見自己呼喚他的名字。
 
刺入,噴湧,散落,淌流。
「我現在、就去找你……神童。」一切一切,都葬送在這火紅的豔刃之下。
「蘭丸?蘭丸、不要啊----蘭丸……!!」
灑落一地的凋零花瓣,與半開著空無一物的潘朵拉之盒,隨意地被焰火吞噬了,誰也沒去在意。
 
死亡悄悄在寂靜中降臨,嫉恨在餘燼中空響、蔓延,如此令人感到厭惡的事還要重複幾千年?
湛藍的騎士,揮動聖劍保護了那陣心愛的風,與風一同消殘;緋紅的騎士,拔出寶劍斬斷了潘朵拉的盒子,與血一同逝去。
只剩殘缺不全的琥珀色在塵土中掙扎,與那枯萎之瓣。
 
快聽啊、快看吶。不會不會不會,不會停止的,和愛並存的空與寂。
 
Fin
 
水冰の腐劇場:
腐水:好吧,本腐知道自己拖文拖了很久(掩面
腐冰:但悲文值又上升100點這是不可否認的啊啊啊
腐水:月暮醬能夠準許本腐為蘭丸大人痛哭一場嗎(喂喂
腐冰:總之還是謝謝月暮的點文喵(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打了一篇廢留言就是為了告訴大家我還活著
  • 安安安,幻雲⋯手術很驚險的成功了(醫生說的)
    以後似乎可能還會有狀況⋯不過至少活著
    好想哭
    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腦袋是白的
    一個人待在小小的冷冰冰的病房真的很孤單⋯QWQ
    健康很重要,很重要啊!
    前一陣子連動都不太能動真的是很恐懼⋯似乎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太好了⋯可以繼續來玩了⋯
  • 幻雲君能回來真是太好了…!
    本腐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啊 還活著 就好
    雖然本腐不能體會待在病房是什麼感覺
    但長期自己一個人,真的很孤單呢 就連心也莫名的 冷

    啊啊,幻雲君剛手術結束,還是不要談這麼悲傷的事好了
    是說 幻雲一直讓我想到閃Go的太陽君啊
    太陽他也是心臟的問題 但為了最愛的足球 他變得不害怕了 而且最後康復了

    所以,請幻雲君也一定要繼續堅強下去 不要輸給命運了!
    本腐一直都在這裏喔^ ^

    腐冰♂腐水♀ 於 2015/11/10 23:04 回覆

  • 月暮蘭
  • 終於等到了~我看得很感動呢!謝謝你!
  • 本腐也很謝謝月暮喲
    好吧本腐承認自己是個有點拖拖拉拉的人(掩面
    不過 喜歡就好!

    腐冰♂腐水♀ 於 2015/11/12 21: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