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呆呆 閃十一 基綠《亦步亦趨》

主cp:基綠/架空有/甜度:3分/年齡:14
隱設定:涼野、南雲、基山同一個育幼院長大,綠川是13歲才進入育幼院。
🎬start----!
「早安,南雲、涼野。」
「啊啊,是變態基山,早安。」
涼野一邊面無表情地叼著冰棒含糊道早,一邊死命扒開一隻一直黏在自己身上的紅色章魚。
「你們,看起來很開心啊。」基山進入自己的座位,笑看著眼前兩人的互動。
「閉嘴,變態。對了,那傢夥呢?」涼野終於放棄掙扎,並將舔得一乾二淨的冰棒棍擲進垃圾筒,準度當然是百分百。
「他……他今天,大概不來了吧。」語氣有著那麼一絲的不確定。
「是嗎。還是別和他走得太近,基山。」
涼野煞有其事地慎重說道,儘管語氣裡透著那麼一點不耐煩和冷血,但基山知道涼野話裡指的"那傢夥"是誰,也明白涼野身為朋友說出這番話的意義是為了自己好。
「但是我……」基山仍希望涼野能瞭解些什麼,卻被後者硬生生打斷。
「別忘了,他可是個殺人未遂犯啊。」涼野的眼神凜冽,還刻意壓低了音量,透出濃濃的警告意味。
 
仍舊很不知所措呢,未來。
 
一個嬌小的影子,站在半開的教室門外,偷偷窺伺著教室的某一處,陰暗的影子下,是一片掩藏不住的空虛。
--------------------------------------------------🍀
「基山!基山!」剛走出校門不久,就瞧見遠處一抹熟悉的綠色影子朝自己這邊揮手,很是興奮的樣子,看不出什麼異樣。
此時,基山的耳邊迅速閃過今早涼野說的話,他的腳步也因此停頓不前。
「基山……?」
那抹綠色影子似乎正疑惑著基山為什麼停下了,接著兩人四目相交,即使中間隔了來來往往的人群、隔了幾乎有兩條馬路寬的距離,還是能清楚看見彼此臉上的表情變化。
似乎看見了,基山露出些微感到困擾的表情,這讓綠色人影的接下來的行動有了很大的變化——
碰。
「哇啊啊——!!」驟然,人行道上發出陣陣女孩子的尖叫聲,甚至混雜了男孩子的……
「什麼……?綠川!!綠川!」基山看見倒在灰色馬路上的那副身軀,思考立即終止,並馬上疾奔過去。
恍然間,基山似乎聽見耳邊傳來肇事司機的咒罵聲,還有冰冷的警察詢問聲,以及隨之而來的救護鳴笛、周圍的驚呼私語、議論紛紛等……全都亂七八糟的塞進基山已經無法思考的腦子裡。
雖然整個過程中,基山只記得綠川滿身鮮血地被擡上擔架——其他的什麼也不記得了。
 
連身上的制服都沒換,基山就這麼留守在醫院。
「為什麼這麼做……綠川?告訴我、告訴我啊——!!」
來到頂樓,忍不住對著星空大喊,然而今夜的星星似乎比平常來得多、來得耀眼,極力刺著基山的雙眼。心中的茫然和疑問仍難以消除。
只要一想起那美麗的、和自己瞳孔如出一輒的淺綠色被噁心的暗紅色給汙染了,基山就無法冷靜下來,腦中甚至產生了綠川的臉完全被血紅給覆蓋的錯覺,變得看不見那令人安心的笑容……
 
不要,不要這樣。
不要再傷害自己了、綠川。
為什麼你總是要讓我為你難過呢,這心中的缺口越來越大了啊。
 
「基、山……我、好、想、你……」
斷斷續續的,一陣微弱的細膩嗓音由風傳入自己耳裡,基山身子一頓,緩緩轉身。
「綠川…綠川……」
破碎不堪的音節,如同自己那顆殘缺不全的心,顫抖著聲音呼喚著眼前的人的名字,擁抱住那副彷彿隨時會消失不見的身軀。
時間流動著,暗色夜空中的星子漸漸消失,是光不再反射了?還是星石隕落了?誰也沒去在意啊。
 
綠川的頭部纏滿了繃帶,雙手、腹部亦是如此,看來被車子撞得不輕,不,正確來說——
是綠川自己撞上的。而引起這動機的起因,僅僅只是因為看見基山露出"因為綠川而感到困擾"的表情。
「綠川……。」低聲呢喃。
「基山…基山——基山……」在基山耳邊迴盪著一陣陣、由空洞聚積起來的悲鳴,像是要訴說長久以來一直發洩不了的所有情感。
綠川每呼喚一次,基山的心就刺痛一次,那深入心臟中央的疼痛甚至隨著呼喚次數增加而愈加劇烈,儘管必須忍受這些疼痛,基山還是不忍推開自己懷中的人。
 
但基山不知道,綠川為了愛所付出的"代價"比自己還要多更多、更多。
「爸爸、媽媽是不是討厭我了?他們明明說過會一直陪在我身邊的,但是…但是、但是但是——」從平靜的語調,漸漸轉成哭音,接著聲音驟然拔高,像是尖叫似的。無法平息情緒的綠川,瘦弱的肩膀微微顫抖著。
「綠川,我會陪著你啊!!」僅僅一句話,就讓綠川暫時冷靜下來,抓皺了衣服的雙手也漸漸放鬆。
「騙人的吧。」綠川以無比冰寒的語氣說道,彷彿剛剛並不是因為被基山的話感動才冷靜下來,而是因為思考過快,直接跳過所有步驟,懷疑著基山的話語。
「綠川……?」基山一愣,緩緩推開綠川,好讓彼此能看見對方的臉。
 
『即使是這樣"可憐"的我、被周圍"藐視"的我,你也能讓你的眼中只存在我"一個人"嗎?』綠川笑了,笑著哭了。
渴望著,不管是誰都好,快來救救我啊。
『即使我再度無數次的"傷害自己"、"傷害別人",你也會時時刻刻"陪在我身邊"阻止我嗎?』並不是發不出聲,而是無法傾訴的愛。
快住手、住手。請不要露出那種"你令人感到噁心"的表情,我很受傷呀。
『即使是已經"崩壞"、"扭曲"的我,你也願意"愛著"嗎?』啪嗒、啪嗒,一點一點的水印子在灰色的地面暈開,越來越多。
病態的愛,枯萎的心,已經回不去了,回不去正常人的模樣。
 
時間彷彿停滯了有一世紀那麼久,綠川只是哭了又笑,笑了又哭。雖然雙唇開闔了幾下,然而剛剛心裡想的一字一句全都沒有傳入基山耳裡。
「一個人……傷害……陪伴……扭曲……愛………」虛弱的嗓音如同垂死的斷翅鳥,拚著最後一點力氣將生命的意義表達出來,即使這仍舊是一段無法完整的生命。
「不對,綠川你錯了,你不是一個人。
只要有我在,我不會再任由你傷害自己和其他人。
相信我,只有我絕對不會丟下你,我會,一直陪著綠川。
而如此緊緊纏著你不放的我,其實也早就扭曲了吧?所以,我和你的緣分——也是早就注定好的喔。
我對綠川的愛,永遠不變。」
依稀聽見那破碎的外殼裡傳來不規律的跳動聲,砰砰、砰砰。
「怎麼可能…?我可是、我可是差點……差點就殺了自己父母的壞傢伙呀,像我這種人——」
拿起刀的那一刻,鮮豔的血玫瑰在自己眼前妖嬈地綻放,無論是瘋狂揮砍還是肆無忌憚的大笑,一幕一幕都歷歷在目,每一塊記憶像是間隔了10秒鐘規律的在腦海裡播放著,好想忘掉這些,卻完全沒地方可逃。
「那,是不是只要我也變得和綠川一樣,你就能放心把自己交給我了?」
「……什麼?」還在疑惑著,眼前的紅髮少年卻已經拿出藏著的匕首,亮晃晃的刀鋒正對著心臟——
那顆還在噗通噗通跳著,基山的心臟。
--------------------------------------------------🍀
「不要——!!!」
就差這麼一點,刀鋒抵在胸前的衣服上,並沒有刺進身體。
「基山浩人!你瘋了嗎?!」終於,能像個正常人,正常的對著別人生氣大吼了啊。
「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淡淡說道。
「騙人,騙子……你這個大騙子!說要愛我、說要永遠陪著我,但現在你卻想先行一步離開這個討厭的世界、你到底要我怎麼做----唔嗚……」
霸道地貼上那毫無血色的唇,基山手上的刀子咣噹一聲,掉落腳邊。
 
『已經不需要了,傷害自己什麼的,這種事,就留給無法和我們一樣扭曲的人去做吧。』
一陣淚水與氣息的纏綿後,兩人依依不捨的離開彼此的唇瓣,微微喘著氣,綠川額角的繃帶似乎鬆了些。
 
『從自己崩壞的這一天開始停頓,扭曲的箭頭是個轉捩點,至於時間就隨他去吧,我無所謂喔。只不過唯一心煩的是,沒人告訴我扭曲之後的方向通往哪個終點,甚至還為了思考這件事,變得像個正常人一般。』
極盡閃耀著光輝,一道銀色的束矢飛快溜過天際,也在人的眼裡留下希望的殘影。
『扭曲的箭頭指著許多方向,但真正意義仍是要我們繼續向前走,無論身處何地。你拉著我,我拉著你,這並不是作用力和反作用力,而是為了防止其中一人迷失,我前進了,你也會前進,你後退了,我也會跟著後退。』
 
「所以,一起走吧?」牽上,兩隻互相吸引的手。
再也打不開,被枷鎖一起緊緊綑牢的兩顆心,
 
Fin
 
水冰の腐劇場:
腐水:沒想到在有點混亂的情況下,把預想的悲文寫成微甜文了www
腐冰:不過對呆呆醬有點抱歉呢,拖了這麼久才寫好(鞠躬
腐水:還是希望呆呆醬有空能多來看看大家呦(伸手
腐冰:謝謝呆呆一直以來的支持!(灑花
P.s:希望米那桑能看懂本腐這篇在寫什麼的說……(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ㄉㄉ
  • 我懶得登入惹w
    謝謝腐冰/水,這篇超好看的( ´▽` )
    然後啊時間什麼的沒關係,因為…我也欠很久了啊啊啊啊(淚奔
    總之謝謝你們喔ouo也希望你們人氣趕快到11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