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羽奈 閃十一亞吹《凡人的事》

主cp:亞吹/架空有/甜度無/年齡:無

🎬start----!

 

沒有冰的寒冷,也沒有火的熾熱,就像你和我的交集點,曲折的繞了一大圈之後,最終還是歸於毫無溫度的零。

潔白如雪的羽毛輕輕落下,伸手欲觸,它卻散化成光點,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待,已經重複了幾光年。

輪迴,已經停止了數千年。

「我們約定過的……對吧?阿芙洛蒂。」

 

盈滿灰與白的世界,這裏沒有太陽的東升西落,也沒有繁複的星光漫射,只有積了遍地的灰色雪原及無止盡灑下的靄靄白雪。

時間沒有停止,城裡的人們依然走動,但千年之前一直守護著此地、被凡人崇愛的神,卻早已被凡人遺忘,消失在時空的隔闔中。

--------------------------------------------------🍀

靜謐的雪之森裡,數棵被白雪覆蓋的樹木,看不出原本的顏色。

一名長髮少年閉著眼,似是沒了氣息,倒在胡亂交錯的棕色枝條旁,少年背上的白色羽翼拋棄完美的弧形,不規則的扭曲,還沾染了點點鮮紅。

「這是……?」吹雪一如往常進森林撿柴,赫然發現了這個少年。

輕輕搖了搖少年,卻毫無反應,吹雪將少年小心翼翼地背起,連同那對折斷的翅膀一起。

 

回到溫暖的家裡,吹雪將少年放在寬大的床上,這時仔細一看才發現,少年的長髮是淺淺的金色,臉上的瀏海正好遮在臉龐中央偏右,給人一種孤寂卻高貴的美。

「看來今天,不能提早燒茶了呢。」吹雪喃喃自語著,耳邊突然傳來細微的嗚咿聲。

「你是……誰……」虛弱的氣息透著寒冷,少年似乎是醒了。

「那個,因為你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所以我就自動把你從森林裡帶回來了,抱歉。」

「咳、謝謝你……。」少年猛然抱住吹雪,卻因動作起伏太大壓到了受傷的地方,他悶哼一聲,雙手卻沒有要放開吹雪的意思。

「我能問你的名字嗎?」吹雪輕聲說道。

「阿芙洛蒂……不,我叫做亞風爐 照美。」泛著淡金色澤的長髮順著纖瘦的背滑了下來,其中幾縷凌亂的披在肩上。

「亞風爐,為什麼你會倒在雪之森裡呢?發生什麼了嗎?」

「其實我……是天界的神,因為犯了天罪,宙斯為了懲罰我,才將我降於人間,期限到了才能回去天界。」

「原來真的有神存在啊!」吹雪露出像是孩子般稚氣的笑靨,墨綠色的眼眸深處閃爍著好奇和興奮。

「是真的喔。天界有很多很多的神,也有人說我們是天使呢。」亞風爐看見吹雪這副模樣,忍不住輕笑。

「那亞風爐是什麼神啊?」吹雪好奇問道。

「我的神名是 阿芙洛蒂,專門掌管人們的情感……」亞風爐不知道為什麼,剛放鬆下來的細眉再度揪緊,很是無奈的樣子。

「怎麼了?亞風爐。」

「吹雪,我身為神,是不能擁有感情的,所以……我很羨慕凡人。」酒紅色的眸子,漸漸失去光澤,黯然神傷。

「如果神擁有了感情會怎麼樣?」

「大概就再也不能成為神了……吹雪?」亞風爐感覺到自己的身子被另一層溫暖包覆,那是不同於自己冰冷的、凡人的溫度。

「亞風爐其實很悲傷吧?很難受吧?我想救你,讓你也能擁有感情!」

「不行的,吹雪。」亞風爐幾乎是竭盡所有力氣壓抑著悲傷,才能毫無破綻地將自己的動搖隱藏起來。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我想救亞風爐啊……。」

那樣令人動心的眼神、話語,彷彿神才是更需要被憐憫的那一方。

 

而亞風爐從未知曉,自己身為無法擁有感情的神,也能有一段如此轟轟烈烈的情與愛。

神與人,應是不被允許。人與神,應是永世相隔。

卻在今日,有誰徹底打破這個規則……

--------------------------------------------------🍀

你知道雪為什麽是白色的嗎?因為它忘記了自己曾經的顏色。

就像神,就像天使,一個個都是如此純潔無瑕,是神聖不可侵的存在,但在這些光芒背後所付出的代價,就是祂們必須忘記自己還是凡人時的所有記憶——所有色彩都被雪白吞噬。

如此沉重地令人嘆息,種種無奈,身為神。

 

而人們之所以懷有一絲希望,是因為他們看不見死亡之後的世界,

——煎熬的地獄、空虛的天堂。

「亞風爐、我回來囉?」吹雪用著一貫的語調,興匆匆地進入屋裡。

奇怪的是,今日沒有聽見亞風爐緩緩移動著腳步的聲音。

「亞風爐?怎麼回事……亞風----爐?」輕快的語氣即刻轉為擔憂,吹雪放下手邊的東西跑進房間裡一看——

不見了。

「亞風爐!你在哪裡?快點出來呀?」焦急地喊著,卻只是讓偌大的房裡徒增更多回音,雪花圖案的床上,被子整整齊齊地疊著,空蕩蕩一片。

忽然,一根潔白的羽毛飄下,吹雪伸出手讓羽毛輕輕落在手掌上。

「翅膀的羽毛……他,離開了呢。」頹然,吹雪靠著床緣滑下,抱著膝蓋,將臉埋進環起的雙手間,並不是在哭泣。

只是無奈——。

「為什麼一聲不響的就走了、我們不是約定過要一起在這個凡人的世界活下去嗎?」失去了光澤的墨綠眸子,幽暗的深不見底,像是想要極力反映著眼中所見的那根白色羽毛,那僅存的一點白。

 

有著想要救贖別人的心、卻又無能為力,這樣的心情,真的好痛苦。好討厭這樣的自己,厭惡自己的力不從心,厭惡自己沒辦法留住亞風爐……厭惡此刻正不停責罵自己的自己啊。

如果,我不是凡人,而是神的話,是不是就能讓亞風爐從那什麼也沒有的空虛中解脫了?我想救亞風爐,不想再從他的眼中看見為那些空虛而生的悲傷了,誰能來——救救我?救救亞風爐……

 

「阿芙洛蒂,"墮心之罪"為七大天罪中最不可犯的重罪,你卻再三觸犯此天罪,有傷為神之名,我神宙斯決定將你革除神名,並永生永世墮入混沌之中………

不得與所愛之人相見。」

宛若重雷壓頂,與宙斯的輕聲幽語形成反比,僅僅一句話就讓亞風爐自空虛頂端瞬間墜落至萬丈虛無之中。

「宙斯,您不能這麼做啊……!我阿芙洛……不,我亞風爐 照美願意承擔所有罪責,但請您不要將我與吹雪分離!」亞風爐激動地喊著,酒紅的眸子宛如酒杯中不停搖曳的葡萄酒,為愛而狂亂的情緒正持續轉動著。

「你知道嗎?一旦兩個不同的世界有了緊密的聯繫,就會破壞這個世界的秩序,終將導致世界的某部分崩壞,所以,神是不能對凡人動真情的,這也是身為神的我們最悲哀的地方啊,亞風爐。」

宙斯用面無表情的臉,緩緩訴說著,儘管那語氣沒有一絲起伏,但亞風爐仍看見了,同樣身為神的宙斯,他的眼裡藏著"無法擁有情感"的無奈。

「宙斯……拜託您了,只要能讓我繼續陪在吹雪身邊,不管要付出多少代價,我都願意。」能有如此堅毅不搖的心,僅僅是因為愛著,和被愛著。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願意………是嗎?」宙斯若有所思道。

「是的。」

--------------------------------------------------🍀

「亞風爐……你在、哪裡……?」

吹雪漫無目的的在雪地裡走著,身旁靜定飄落的雪,如同無聲的哀樂,為這靜謐的純白世界添了點憂愁。

「我知道了、你明天一定會出現對吧?」突然像是聽見一件好消息般,欣喜的顏采覆上臉龐,除了那雙綠瞳仍舊沒有一絲波動,沉靜的像潭幽水。

「等等我,我現在就去那兒等你喔。」

吹雪快速地在雪中奔跑起來,平坦的雪地上留下了一個個大小相似的鞋印,一路延伸至一座高聳的雪丘上。

丘頂,矗立著一座白色尖塔,塔裡只有一條由平地逐漸向上旋繞的金色階梯,階梯的終點直通塔頂,而在那裡足以俯瞰一片雪白的城市,是這座城裡離天空最近的地方。

 

「作為贖罪,我讓你去彌補這個世界崩壞的部分。作為饒恕,我懹你能夠待在吹雪士郎身邊。去吧、亞風爐 照美。」

「是,謹遵天令。」

 

吹雪,對不起,還沒能親口告訴你我的心意,就這麼離開了——

但是你要相信,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一直、一直。

 

「雪……不停的下…雪……覆蓋了一切。」吹雪坐在雪白的塔頂上,眺望著無邊無際的遠方,頸上的圍巾輕輕飄動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天空的灰色就一直是灰色,再也看不見陽光,也不再下雨,沒有晝夜之分的世界,已經不再變化。

唯一能讓人感受到時間流動的,就只有不停飄落的雪。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失,大地上的雪也積的越來越厚,幾乎整座城市都被死寂的白雪籠罩了,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誰也沒去在意……

 

世界的感情,正在一點一滴流逝,漸漸消失著。

 

「我們約定過的……對吧?阿芙洛蒂。」

喃喃自語著,重複了千年的疑問。

早已忘記那人的名字,只有持續著無盡的等待。

--------------------------------------------------🍀

化做雪的我,一直都靜靜地陪著你,沒有離開。

我就在這裡,吹雪。感受到了嗎?我的感情。

 

「吶、亞風爐是因為犯了什麼錯才被降於凡間呢?」

「是為了一個想要拯救我,而且深愛著我的凡人。」

 

Fin

 

水冰の腐劇場:

腐水:抱歉啊啊啊-----拖了這麼久才把文放上來(掩面

腐冰:希望沒有讓羽奈醬太失望才是(笑

 

腐水:其實文章的最後,是平行時空裡兩人過去的對話呢

腐冰:這種兩人無法相見、無法確認彼此存在的感覺,總覺得營造的不夠好……(盯文

腐水:嘛,不過本腐會繼續加油就是!今後也請多多指教、羽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宮下 羽奈
  • 不會不會,腐冰和腐水打的很好喔~

  • 羽奈醬能這麼說真是太好了(感到安慰

    腐冰♂腐水♀ 於 2015/10/18 13: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