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go多cp《弒者生存》Vol 9.{愛。未果}

😺這是一篇冒險與愛情(BL)的同人小說 篇幅長 不喜者勿入

🙇大部分閃go角色都會出現 多數主角性格與原設相同

🙇少數個性部分是OOC(也會出現與原設相像的部分)

🙇每人年齡不相同 約在15~30之間

😺本次出場角色:霧野 神童(番外:白龍 修

 

⚠本篇以霧野蘭丸×神童拓人為主,微悲注意。

 

那麼,和天馬他們一起展開旅行吧!

 

Vol 9.正文{愛。未果}

偌大的琴房裡,半開的矮窗,潔白的窗紗隨風輕輕搖擺,和著由自己雙手彈奏出的優美旋律,琴聲宛如清晨時的鳥囀,輕快循環著。

但就在指腹即將觸及最後一個音的琴鍵時,耳邊竟傳來少聞的貓叫聲。

 

喵---喵-----。

"嗯……貓?"坐在琴前的男孩起身,走到窗邊一探究竟,微鬈的灰棕色髮絲被風輕輕拂過,搖盪著。

喵-----

"是小貓咪耶。"鮮少看見小動物的神童,一瞧見樹上的紅色小小生物,心情不由得激動起來。

喵喵……喵嗚…

但那聲聲貓叫聽起來似乎有些顫抖,像在恐懼著什麼。

"小貓咪不敢下來嗎?等我,我馬上去救你!"

神童一股腦的衝出琴房,三步併做兩步跑下又長又寬的迴旋式樓梯,趁大人們沒注意,穿越後門來到琴房窗外的綠庭。

喵嗚……喵…喵嗚-----

叫聲越發急促,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見到男孩而興奮。

"我現在馬上就把你救下來,小貓咪。"

嘴上雖是這麼說,但從沒爬過樹的神童,仰望著樹頂,還是有些猶豫和害怕。

"不行!我不能害怕,一定要把小貓救下來。"

喵——。

神童搖了搖頭,堅定的握了握拳,邁開步伐,一步一步試著攀上樹幹,而樹上的貓似乎在為他打氣般,長長地叫了一聲。

"謝謝你,小貓咪。我會加油的!"

眼看已經快搆到貓咪腳下的那根樹枝了,但試了幾次伸長手去抓,還是徒勞無功。

"再等我一下,我馬上就抱你下來………唔哇!!"

啪!好不容易抓住的樹枝竟然應聲斷裂,貓的腳下失去支撐點,而神童因為重心不穩,和貓咪一起從半空中跌落。

"糟了!小貓咪……!!"

神童感覺到自己正在往下墜,他奮力伸出雙手抱住貓咪,然後緊閉雙眼,等待即將降臨的疼痛與暈眩。

 

"醒醒、醒來啊。"

 

這是在天堂嗎?是不是有人在叫我?對了,小貓咪呢?應該平安無事吧?

"吶……你醒醒啊。"

此時神童懷中抱著的並不是貓,而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男孩。男孩呼喚著神童,精緻的五官和兩側紮著的桃色低雙馬尾,容易讓人誤以為他是女生。

"嗯唔……咦?"神童緩緩張開眼,隨之映入眼簾的是一雙藍綠色的清澈眸子。

"你終於醒了,太好了。"綠眸的主人淺淺一笑,比起同齡人成熟些許的眼神,含著無限的溫柔。

"我沒死……不對、你是誰?小貓咪呢?"

神童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正坐在剛剛那棵樹下,但卻不見那道紅色的影子。

"我就是那隻貓咪喔。謝謝你救了我!"貌似女孩的男孩露出美麗的笑容。

"你是……那隻貓?"

神童不敢置信的盯著懷中的人,完全忘記要起身,男孩被神童摟著腰並面對面坐在在神童伸直的雙腿上,兩人就一直維持著這樣曖昧的姿勢。

"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變回貓咪,但是要再等到下次滿月才行……。"男孩認真的說道,雖然神童不明白為什麼要等到滿月才行。

"不,我相信你。那個,你叫什麼名字?"微皺的眉宇放鬆了下來,神童只知道,眼前這個人一定是好人。

"霧野蘭丸。"

"霧野……蘭丸啊。你的名字真美。"

"謝謝。"霧野緬腆的笑了下。

"我是神童拓人,13歲,霧野你呢?"

"好巧!我也是13歲呢。"

霧野因為激動而不小心把身子往前挪了些,造成現在兩人的身體比剛才更加貼近,那雙碧綠的瞳裡清楚地映著神童緋紅的臉,不經意將視線移到對方近在咫尺的唇瓣,霧野的雙頰泛起了紅暈。

"你………"

神童專注看著霧野漂亮的臉龐,桃色的低雙馬尾、粉色的雙唇、似霧迷幻卻又清澈見底的翡翠雙眸,一點一點地吸引著神童的目光,不過短短幾秒,他就已經被眼前這天使般的純潔美麗給奪去意識。

"真的好漂亮………"

"神童,我可是男孩子吶。"霧野怔住,倏地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咦、霧野是男孩子?"詫異的眼神讓霧野有點失落。

 

大家都是看著外表來評斷一個人……

果然男生長得像女孩子就一定會被討厭。又要被拋下了,對吧?

 

"神童會討厭嗎?這樣的我……"糟了,不小心把想法講出來了。

"不會喔,我一點也不討厭,我,很喜歡這樣的霧野。"

"咦……喜歡?我嗎?"

那雙原本平靜得不會漾起漣漪的綠眸,正隱隱閃動著波光,彷彿有道陽光照上清澈的湖面,在孤冷的湖底漸漸釋放溫暖,融化冰冷的幽綠。

"霧野很溫柔,我知道的,因為你的眼神不會說謊。"

"神童……"明明是第一次見到我,他卻不會像其他人一樣嘲笑我的外表,還對我那麼的……溫柔。

"你的善良,你的美麗,是獨一無二、也是無法取代的,既然沒有人願意珍惜這份天使的禮物,那就由我來守護你,讓你成為我唯一想守護的、最特別的人。"

那時候,神童這麼對我說了。

看穿我霧野蘭丸一切的武裝,觸碰我藏在最深處的善良,他能瞭解我的一切,也願意瞭解,他和其他人不一樣。

但,那份與神童拓人相對應的溫暖之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我丟棄在角落?

但,也未曾忘記,在發生這一切之前的發生,真正給予我光芒和黑暗的人,狩屋正樹。

 

13歲的我,失去了所有。失去家人的我,沒有朋友、親人,一個人。

13歲的那年,我竭盡全力悲傷、痛哭、吶喊、嘶吼,然後等待無望的救贖。能依偎的,只有無限的寂寞。

13歲的我,獲得了所有。遇見他們的我,擁有幸福、希望,不孤單。

13歲的那年,我拼命活著、笑著、追隨著、奔跑著,然後擁抱那原本不該出現於平行世界的溫暖。能抓住的,是映入眼裡的光芒。

 

狩屋正樹。神童拓人。從來不曾忘記,這兩人在背後為我默默付出的一切,我一直都知道、一直。

但我一直沒有如期望去回應他們,想要伸手時,已經太遲了,其中一人的傷害已經造成。

和自己眼眸相仿的藍綠色,在我觸及時早已染上一層血紅,摻雜了錯誤的憎恨、錯誤的愛,儘管他如此溫柔的笑著,但我仍來不及保護好那一條從他手中無限延伸出來的紅色絲線,以及一直以來默默守護我的、由那紅線綁住我手腕的綠色鈴鐺。

那抹笑容,早已被我摧殘了一半,不是完整的溫柔。但狩屋他卻無論如何都想相信我,和神童一樣,第一眼見到我就完全相信我的心,他知道,只要他一直溫柔笑著,總有一天我也能遺忘失去家人的痛,並回以相同的笑容。但,我卻先傷害了他。

不能讓這種事再發生第二次,所以………

 

「我在霧野心裡,是什麼樣的存在?」

「是獨一無二、無法取代的。」我如此回應。

「好貪心啊,霧野。」

神童的表情變得黯然,他苦澀的眼神直勾勾的射穿我的心臟。……好痛,為什麼你要那樣注視著我?

「明明喜歡著狩屋,為什麼還對我說這種話?這真的是你的真心話嗎?」神童異常激動。

「我說的都是真的!神童,你不相信我了嗎?」

「不是不相信、是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你,還是我當初喜歡的那個霧野蘭丸嗎?」

「我是、我一直都是啊……神童!」

一次又一次呼喚他的名字,希望他能想起我們初遇時,那個只有他看的見的、不會說謊的我。

「喜歡和愛是不一樣的,你真的懂嗎?」棕色的角落,似乎有什麼正搖搖欲墜。

「我知道,愛是不能兩人並存的。我也知道,神童對我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喜歡了,是………」

「愛。」晶瑩的、動人的,就這麼淒美的落下。堅毅的棕色不再。

 

苦澀的、空虛的、迷失的……這是愛,不是喜歡。

-------------------------------------------------⚡

霧野蘭丸的堅強,是由神童拓人和狩屋正樹賜予的愛交織而成的。

狩屋用殘缺的愛,教給霧野面對殘酷的現實時,必須更強大,才能保護自己以及想要守護的人。

神童用完美的愛,教給霧野面對現實的軟弱之處時,必須更溫柔,才能用與生俱來的善良去諒解別人、解救別人。

因為是愛,才能譜出如此動人心弦的樂章,不論殘缺、不論完美,那都是愛。

唯一的缺點是,兩種愛不能並存,否則愛將遭到抹煞……不,應該說殘缺和完美同時存在的話,就不叫真正的愛。

而霧野這時才發現到,自己對神童,並不是相等的愛。

「對不起,神童……」

「終於發現了、嗎。」

「真的、對不起。」無數個無聲的道歉,到頭來還是成為口中一把最傷人的利劍。

「我知道你喜歡我,也喜歡狩屋,但你對狩屋……卻遠遠超過喜歡,那已經不是喜歡了,是愛。」

神童不顧自己的雙眼已經哭的麻木,狠狠地親手撕下自己心口上的傷痂。

「別說了,神童。」再這樣下去,神童會崩潰的。

「為什麼?」你愛的人為什麼不是我。

霧野很清楚地知道這個問句的意義,卻無法回應神童,他心疼著神童,痛的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但霧野知道,神童的心比自己更痛。

 

霧野的選擇,早在我們相遇的前一個瞬間,就已經決定好了。我愛他,他卻愛著他。

愛上一個人,就不能再愛上別人了,若同時愛著兩人,不管對哪一方來說都是殘忍的。而這種殘破不堪的愛,我不要。

我對霧野,豈止是喜歡?想要佔有他的全部,想要將他緊緊的綁在身邊,讓他因為愛我而喘不過氣來,但是……我做不到。

霧野愛的人,從來就不是我。霧野蘭丸心裡最重要的那個位置,也從來不是神童拓人。

「明明我是無可取代的,你說過的,不是嗎?」淚水正在崩落,心在碎落。

「對不起……」我不能再繼續傷害神童了,我也應該要、守護他那分完美的愛才對,但是……我做不到。

「我喜歡霧野……我真的、很愛霧野,但是心卻無時無刻都在隱隱作痛……真的很痛,蘭丸。」

眼眶不曾乾涸,即使已經傾注所有話語,該碎裂的,還是會碎。表情因心臟傳來的陣陣痛楚而扭曲。

「拓人……!」霧野擁住神童,無法呼吸的疼痛,漸漸在身體裡蔓延開來。

 

明明痛的喘不過氣了,還是想要緊緊攫住對方的一切,儘管只是看著、觸碰著,卻越來越弄不清迷霧的走向,真正發現時,自己早已身陷其中,卻已經不知道是為了守護、還是為了束縛……

告訴我,霧野。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每個人都幸福?

沒有這種答案。

埋首在霧野緋紅的長髮中,神童緊抓著霧野的衣襟,衣服的折痕上印著點點水漬,漸漸擴大、暈開,彷彿內心的空虛和痛楚正在不斷擴散。

明明最愛的人就在自己眼前,身體的距離也如此貼近,卻無論如何也觸碰不到對方的心。

 

「蘭丸……拜託你,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都請讓我、繼續守護你………」神童努力扯出微笑,淡淡的、淺淺的,一目瞭然的逞強。

「太痛苦了,這樣對你來說太痛苦了!」無法抑止,被守護的淚水。

想要從喜歡到愛,想要愛上被當作理所當然待在自己身邊的人,太難了,神童。

「對我來說,只要能陪在你身邊,這樣就夠了。」

"就算你愛的人不是我也沒關係。"神童沒說出這句話,因為深怕自己的心會承受不住這令人窒息的痛。

「對不起……」

一句簡短的道歉,包含了許多用言語也訴說不盡的情感。

無法愛上、無法回應他的愛。自己變得強大了,卻仍然無法保護身邊最重要的人的心。

 

並不是不能愛,而是觸碰不到,以為自己已經在時間的洪流中真正走進對方的心裡,以為自己真的完全瞭解神童了,真相卻不是如此,對於正在由"完美"變成"殘缺"的愛,既是迷茫,也是無奈。

多麽想要同時讓彼此都找到屬於自己的確幸,而那個確幸,就是一直以來陪伴在身旁的彼此,但心只有一個,同時接受兩人的愛,實在太貪得無厭了。

就像手套,手套只有兩隻,一但給了別人一隻,就不能再將自己手上僅存的那隻送給另一個人,因為自己若失溫了,另外兩人即使擁有手套也不會感到溫暖。

但若只給了其中一個人,另一個人就會感到寒冷。

同時愛著兩個人,最後的結果是,不會有人得到幸福。只會讓彼此變得更加傷痕累累而已。

付出的愛永遠無法平衡,只是因為不想看到他和他被被孤寂凍傷。但這樣太自私了,因為想要讓每個人都得到幸福,卻親手將利刃刺進所有人心裡,包括自己。

-------------------------------------------------⚡

一直努力愛著,其實只是想欺騙自己已經受傷的事實。

一直在背後守護著,其實只是不想看見他對另一個人露出的笑容。

這樣的愛,到底是殘缺、還是完美?傷害,已經造成。

 

重生之後>>By-「閃光のPRISONER」《魔法戰爭》op中譯歌詞

早晨來臨之時 時間將再次重生

只能用唯一的選項 再次地道別

將內心平穩 又能祈求什麼

帶著憂鬱的「記憶」再次輪迴 

比起背叛 比起受傷

不放棄未來的信念 成了救贖的道路 (#霧野蘭丸)

=====•=====

比起昨日 成長了一些

那美麗的側臉 卻在孤獨中搖曳著

潛藏在你心中 那一位囚犯

背負著「永不消逝的刻印」

守護著應該的正義 別低頭歎息

就算是這個世界 也將你否定

我也會陪伴你身旁

把不能退讓的這份「思念」隱藏心中

將黑暗擊滅 (#神童拓人)

=====•=====

在歷史狹道裡 隱藏著無法療癒的痛楚

人們是容易忘卻的悲哀生物

展開的羽翼又是「為了誰」

在剎那的盡頭 奉獻了生命 (#霧野蘭丸)

=====•=====

潛藏在我心中 那一位囚犯

在永恆之愛的名下

為了守護「想守護的人」自願成為罪惡

而不是被武裝起來的話語

就這樣響徹著

用溫暖的這份暖意 緊緊擁抱著

將悲傷給擊滅 (#神童拓人)

-------------------------------------------------⚡

Vol 9.番外{黑&白}

至於修和白龍為什麼會認識,又要從很久很久之前說起了……

        這天,白龍結束錄影準備回家,黃名子因為還要洽談工作事宜先趕去另一個電訊臺了,而且家離這裏不遠,所以白龍獨自步行回家。但好死不死,在平地上走著走著竟然憑空掉進一個大洞!

「靠……明明沒踩到狗屎,竟然還這麼衰!」(所以是常常踩到的意思囉

「哈哈哈……真的有人掉進去了,太好玩了~~」

耳邊突然傳進一陣笑聲,接著洞上方探出一個人影,那人有著一頭短髮襯著和他衣著一模一樣的黑色,就連雙眼也黑得如此深邃,像是兩潭深不見底的黑洞。

「喂,這是你幹的吧?你有什麼目的?」

「目的?沒有啊。只是好玩而已。」

「你這人怎麼這麼莫名其妙啊?嘖,算了。」白龍本想好好罵這個人一番,但想到自己現在是名偶像,不能給人留下壞印象和把柄,憤怒的念頭因此打消。

之前被媒體拍到和姊姊一起回家,被誤認為是情侶就已經造成不少轟動了,可不能再給姊姊添麻煩。

 

「咦……?」修看著白龍臉上的惱怒轉瞬即逝,不禁疑惑。

「他到底是怎麼挖出這麼深的洞啊?要爬出這裡,看來不用能力不行了。」白龍自言自語著,忽然間,他的周圍發出淡淡白光,側臉倏地浮現閃著紅光的帝紋——是虛弒者的象徵。

發動能力的白龍頓時體能增強不少,只見他左腳右腳迅速踩上洞壁,三兩下就翻出洞外。

普通人若看見這樣的景象,肯定少不了驚訝,因為在現今的世界中,能力者大多將能力隱藏起來,平時很難察覺他們的存在,一般人們也就漸漸認為周遭都是普通人了。

但修發現白龍是虛弒者後,不僅不驚訝,還露出比天真無邪更高深莫測的笑容。

「吶,我說你,要不要跟我決鬥?」只不過短短不到幾秒,修就已經從白龍身後數十尺移動到白龍面前,擋住了路。

「我可不想跟小孩子玩,你還是快回——」

「你說,誰是小孩子呢……

啊啊,艾克索達斯之帝,請獻出混沌之地吧!」

修的眼神驀然變得冰冷,比雙瞳更深闃的濃稠黑霧一團團自洞裡冒出,慢慢凝聚成一塊擂臺似的巨大扁方形,並上升到空中。

接著修踏上那黑得怪異的方臺再度念咒,在四面架起透明的黑色結界,這次白龍看清楚了,黑髮少年的側臉也閃著紅光,只不過帝紋的圖樣不同而已,是屬於稀有的闇咒系虛弒者。

「你到底想做什麼?讓我離開啊你這混蛋!」白龍再也按捺不住暴躁脾氣,將內心怒氣毫不掩飾的表達在臉上。

「我已經說了,跟、我、決、鬥。還有,我的名字是 修,不是混蛋喔。

嘛,要是你想逃也不是不行,但一碰到結界,你的靈魂就會一點一點的、被結界吞噬哪……」

「嘖。別怪我沒手下留情,來場有趣的決鬥吧!」扯出一抹狠笑,熾亮的白髮使一身的暴戾之氣更為張狂。

「呵呵,那也要看你能不能讓我認真起來吶。」誰也不知道那黑色瀏海下的陰影裡藏著多少陰險。

 

「光神術援•淨白之光。」

白龍一向採先發制人,從手掌間射出的萬丈白光,頓時刺的修睜不開眼,雖然修因為刺眼的光,表情有點痛苦,但也僅此一瞬,白龍的光系攻擊似乎對他沒有用。

「風吹,草搖,花謝,葉落,眼前之人也將墜落!」淺淺笑靨,伴隨而來的是脫口而出的一連串咒語。

「這什麼咒……靠!!」白龍還沒反應過來那串話的意思,身體就突然不受控制的往下掉,穿過浮在半空的黑色方臺,眼看就要掉進溢滿黑霧的洞裡了……

「光托之墻!」一道巨大的方形光體從白龍懸空的腳下霍然拔起,及時撐住他的身子。

「喲,很厲害嘛。對了,我剛剛忘記說了,先掉進那個洞的人就輸囉。」

「知道了。」白龍等著接修的下一波攻擊。

「嘿……要是一擊斃命就不好玩了呢。黑髮啊黑髮,求求你變長吧~黑髮啊黑髮,求求你綑住眼前之人吧~~」

「………」真有這種咒?騙人的吧!

白龍在看見數條黑如蛇的髮絲朝自己衝來後,一秒變臉,由無言轉為震驚,因為那些黑絲的的確確是從修的頭髮底下延伸出來的。

「可惡,既然這樣……希望入口!」空中突然開出一個大洞,將那些暴衝的黑絲全數吞噬殆盡,但修依然毫髮未傷就是。

「啊----好可惜,沒綁到呢!」裝著惋惜的表情說著,但眼裡的嘲笑卻一目瞭然,像在說"我都還沒開始認真呢,就這種程度?"

「嘖。」白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了,眼前這個黑髮少年究竟隱藏了多少實力?自己光是防守就應接不暇了,但他卻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真令人不爽。

「來吧,再讓我看看更多的招數呀,我會一個不漏的反擊回去喔。」

那充滿暗黑色彩的面容,和光亮炫目的白龍是截然不同的存在,根本一點也沾不上彼此的邊,但,偏偏他們就是遇到了。

-------------------------------------------------⚡

黑與白,本是不相容的顏色,一觸碰到彼此,哪怕只是一點點,也足以摧毀整體。

「哼,好好看著吧,我會摧毀你的。」白龍重新調整自己的情緒,腦子裡飛速運轉著,不一會兒已經想好了策略。

「那我倒要看看,你能用什麼方法摧毀我。」修的周圍散發著黑沉沉的霧氣,依然是令人發寒的那副笑臉。

「光神術援•閃耀神龍!去吧,讓他看看我們合體的厲害!」

語畢,空中乍現萬丈光芒,接著光輝漸漸凝聚成一具細長的形體,一條活生生的光龍盤旋在天際,看見那純白神聖的軀體散發出的神光,就連修也有點楞住,怔怔的看著被照的金黃的天空。

「這個人……的確很有趣啊。」修低語,輕笑一聲。

接著,白龍一躍而起,光龍倏地飛到他身邊,讓他騎上寬大的背,金色的龍鱗在發光,乍看之下就像白龍的全身也散發著光芒一般,耀眼懾人。

「接招吧——神龍的怒吼!」

光龍載著白龍朝修飛去,龐大的身影轉眼間佔據了修的視線,忽然,從光龍的張開的嘴裡射出一道暴衝光波,那瞬間,修的表情似乎哪裡變了。

「極地之闇•固結防壁!」就在光波即將觸及修的身軀時,一道黑牆霍然拔起,驚險的擋住了攻擊。

「還沒完、尾翼的颶風!」

「!?」修在這次戰鬥中首次露出除了笑以外的表情,但那不是震驚,而是……害怕、恐懼,唇角雖然彎曲,卻喊不出任何咒語。白龍當然沒漏看這一幕。

 

修有能力能保護自己,從剛才的切磋中我已經見識過他的力量了,如果是修,這攻擊肯定能穩穩的接下來。但,為什麼修在害怕?

看見修的那副模樣,白龍想起了,想起第一次在幽暗髒亂的街口遇見黃名子----因為害怕什麼而扭曲的臉孔,空洞的眼神,抽動的嘴角,腦袋因為巨大的恐懼而完全無法思考……為什麼修和黃名子同是弒者,還會露出那種表情?

 

黑,正在一點一點入侵純白的領地,一點一點的動搖著白龍的心。

「喝啊,光托之墻!」

就在修眼睜睜看著光龍的巨尾即將往自己身上甩過時,白龍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用另一招擋下自己發出的攻擊,巨尾重重甩在光墻上,雖然牆緣微裂,但絲毫沒傷及修。

「你……為什麼救我…?」修周圍的黑霧消散,一步一步退後著,像是在防範著白龍的接近,同時也對白龍剛剛的行為感到不解。

「……不知道。但是、我不想看到你露出那樣的表情。」

「你……

哇啊!」修一直專注在白龍身上,卻忘記自己正不斷反射性的退後,突然腳下一空,眼看修就要從黑色方臺跌下……

「修!!」白龍伸手一抓,兩人同時碰觸到彼此的指尖,彷彿電流般,一股莫名的奇異感流竄全身,接著白龍握住修的手,用力將修往回一拉,修順勢倒進白龍懷裡。

「沒事吧,修?」

「嗯……嗚。」白龍發現修在顫抖,懷裡的他沒有擡頭,兩隻手緊抱著自己,衣服也被捏的皺了,白龍楞了一下,還是忍不住撫上那柔軟的黑髮。

「已經沒事囉……哇啊!」修像是意識到自己現在這副柔弱的模樣,猛然推開白龍,嚇的白龍大叫一聲。

「竟然被你救了兩次……那個,謝謝你。」修臉紅的撇過頭,兩條前髮跟著晃了下,在白龍眼裡,竟有種說不出的可愛。

「不、不用客氣!!」想戰鬥的心情已經沒了,眼下,白龍只是一心一意的注視著修,說不出的奇妙感覺,在白龍心中蔓延開來。

「吶,我說……你要加入我的組織嗎?」修問。

「組織?」

「是由虛弒者集結起來的組織,現在的成員加上我共三個,怎麼樣?要加入嗎?很有趣的喔。」修偏著頭,笑著伸出手。

「我……願意加入!」帶著爽朗的笑容,白龍伸出手回握。

「那——你就是明弒王了,我是夜弒王。歡迎加入<夜明>,請多指教!」

「對了,我的名字是,白龍。請多指教!」

黑與白,第一次產生了交集,僅僅只是因為一點悸動,無可否認的是彼此已經動搖的心。雖然他們在兩條平行的道路上遇到了岔路,仍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和彼此的路相連的那一條……

未來,也會一直這樣走下去吧?

踏在同一條船上,背起彼此的悲傷和痛苦繼續向前,絕不會拋下彼此。

 

「吶,我問你喔,白龍你為什麼願意加入呢?」

「嗯?因為想一直守護修的笑容啊。」

之後兩人想起這段回憶,也已經是很久之後的事了。

閃go多cp《弒者生存》Vol 9.完

 

下集預告:

與黃名子有著特別羈絆的那個人出現了,但卻似乎和雙人格的薩魯有牽連?

星神之力的覺醒!這次又是什麼強大的力量會覺醒呢?

聖足祭還在進行中~~大家也一起盡情地玩吧!

腐話連篇:

啊啊這次番外的字數打太多了~~因為是白修嘛(私心好重啊

對了對了、下一篇將發佈第三輪角色設定呦,米那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月暮蘭
  • 好棒啊喵~我一直很期待新的一集呢!希望你可以繼續加油!!
  • 本腐會加油的!喵(?
    等等,那個喵是怎麼回事!?

    腐冰♂腐水♀ 於 2015/09/27 14:04 回覆

  • 匿。
  • 前面的拓蘭看得好揪心,總覺得能融入主角們的心境啊
    是說白修甚麼的真是太美好了~~
  • 嗚嗚……聽到匿君這麼說,本腐超感動的(融入主角們的心境啊……
    白修很棒!對吧對吧?(不要偷偷洗腦
    不過本腐果然還是有點想吐槽修的咒語……
    修:你有什麼意見嗎?(笑
    不,我什麼也沒說啊啊啊

    腐冰♂腐水♀ 於 2015/09/27 14: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