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go 蘭拓《格式化》

主cp:蘭拓/苦度:9分/年齡:國中

※仿陽炎情節有。角色崩壞啦……小心有血部分,這是來自緋色地獄的警告。start---

「啊——好熱。」頂上的陽炎晃動著,眩得睜不開雙目。

「霧野,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

「嗯……說的也是,我快熱昏了!怎麼這種天氣還要出來練球啊,真折磨人。」

霧野故意放慢腳步走在神童後方,悄悄伸出雙手。

「嗄啊…!!」腰間突然傳來的熱度嚇得神童一顫,臉上隨即浮現紅暈。

「霧野你幹嘛啦,快起來,這樣我沒辦法走路了……」霧野從背後抱住神童,而且幾乎是整個人倒在神童背上,大概是熱的走不動了。

「唔……神童的身體很涼…不想起來……」

「欸……?」

霧野把臉埋在神童頸窩間,感受著一瞬間傳來的冰涼快感,並有意無意地蹭著柔軟的棕髮。

「不然神童你背我嘛……我走不動了…」模模糊糊的低語,撒嬌似的樣子令人寵溺。

「唉,真拿你沒辦法啊。」輕笑著說。

「嘻嘻……」耳邊傳來背上的人兒的笑聲,像是孩子般單純、俏皮。

「那,走囉。」

「嗯!」桃色的雙馬尾輕輕晃了下。

 

避開了直勾勾盯著自己的陽光,棕髮少年腳下的影子漸漸被樹蔭遮蔽。

這樣,就不用看見太陽了吧。很刺眼呢,陽光。

 

拿出手機,將淡藍色的耳機線插進耳機孔,細長的手指碰了碰螢幕,輕快的樂曲開始播放。

螢幕上的數字鐘跳動著,時間是3月9日,7點10分。

靠在樹下的兩人各戴著一邊耳機,閉上雙眼,享受微風的吹拂。

 

該走了喔。

 

「霧野,陽光好像比較小了,我們走吧。」

「不能再等一下、嗎?」拉住了神童的手。

「再不快點練球就要遲到了,雖然是假日,但也不能鬆懈喔。」

神童抽開了手,率先跑向前方的紅綠燈路口。沒注意到藍色的耳機線拉著手機一起從口袋滑出,掉落地面。

 

「神童……!!」

伸出一半的手硬生生僵住,雙眼,在那一瞬間彷彿變成了紅色。

突然被路過的卡車軋到的你,哀號著。

血沫的顏色與你的香味混合著,嗆的讓人喘不過氣。

 

手機的螢幕閃動著,分針,停在了13格的位置。

「不要……」

 

與隨風飄動的兩道櫻色弧度相仿的,緋紅的雙目,再度暴露在陽炎底下,比陽光更加眩目的,佈滿瞳孔的血紅色。

「這個夢,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遮住了自己雙眼的我說。

「下一個夢,什麼時候才能開始?」眩目的陽炎諷刺的笑著。

結束了,今天。今日,又要重新開始。

∞--------------------------------------------------∞

喀——。

早晨的空氣中突然傳來震耳欲聾的粉筆落地聲,黑板最右邊的日期寫著:3月9日。似乎看見空無一人的教室裡,講臺邊有個影子正對著某個座位微笑。

低沉而空洞的歌聲迴盪在教室裡每一處角落,魚貫而入的學生們彷若沒聽見似的,一一踏入座位。

直到一抹緋色人影走進教室,那歌聲才逐漸消隱,靜止。

 

「早啊,神童。」霧野把書包掛好後,走到神童座位旁邊,靠著隔壁座位的桌子站著。

「霧野,早安。」

「在做什麼呢,一大早的這麼忙啊?」神童的桌上放著一疊一疊的資料,滿滿的數據和表格,那些都是霧野看不懂的東西。

「嗯,鬼道教練這幾天有事出國,讓我先幫他整理這些。」

「還真多……如果我也能幫你就好啦。」皺了皺眉,霧野苦笑著說。

 

忽然,一張躺在桌緣的紙被風吹的飄了起來,往窗口飄去。

 

「我去撿……」霧野走向窗邊,想抓住正逐漸飄落的紙張。

耳邊,不知道為什麼傳來了歌聲,那音調,就像是自己唱出來的一樣。

然後霧野看見了,窗外的走廊上站著一個人,相同髮色的雙馬尾,相仿的身高,精緻美麗的五官,和自己簡直如出一輒。

唯一不同的是,那雙與自己的綠瞳形成對比的,鮮紅的瞳孔。

 

要來了、嗎?

 

神童走到霧野身後,想蹲下撿起另一張飛掉的紙,但起身時,一顆紅白相間的足球飛來,撞破窗戶的玻璃,霧野下意識的閃開來,卻來不及拉開身後的神童。

飛散的玻璃碎片刺穿著神童的雙眼,震裂的悲鳴與再度出現的低沉歌聲空響在座位之間。

雙眼的視線並沒有隨著頭顱轉動,只是望著,望著窗外像是靜止了一世紀的的樹木。不停開攏又閉合的嘴巴,熟悉的歌聲自唇中溢出,窗外那個人的紅色眼睛,還直勾勾的盯著自己,是啊,一直都用血紅的雙眼注視著我自己,霧野蘭丸。

 

暈眩的視界中,似乎發現到你美麗側顏上的微笑,與窗外那人如出一輒的笑靨,在水晶體上徘徊著,早已染上鮮紅,模糊的眼角餘光瞥見,牆上的鐘的指針,停在7點9分過一半。

「還要再來一次嗎。」摻雜了血紅的灰棕色,在碎片之中低語。

 

如果可以停下這個恐怖的夢。

∞--------------------------------------------------∞

鈴---鈴---。

伸手按掉放在床頭的惱人的電子鐘,用暈乎的視線瞄了下時間:3月9日,6點45分。

「夢……。」霧野躺在床上,愣愣的盯著天花板。

這夢真實得過分,糟糕透了,已經、做了多久這樣的夢呢?今天還是會重複類似的夢吧?已經、快不能承受了。

「為什麼在夢裡,每次死亡的人都是神童,不是我……。」

「不要,我不要再繼續這樣下去了,得做些什麼。」

 

得做些什麼。

 

叮咚---。

「神童、等等我,我在穿鞋!」霧野坐在玄關上,努力和鞋帶搏鬥著。

「那我先去路口等你喔。」門外的神童這麼說。

「等一下!神童、等……」迅速從家門奔出,灰色的背影卻離自己越來越遠,神童直往斑馬線走去,彷彿沒聽見自己的呼喊。

這時,腦海裡浮現那個影子的笑容———紅色的眼睛。

「神童,等我一下啦!」一句無法影響什麼東西的話語,我卻竭盡全力嘶喊。

「抱歉,我走太快了。」神童停下腳步回頭,臉上浮起緬腆的笑靨。

「那、走吧。」筆直望去,街道上亮起了一整路的紅燈,霧野和神童站在路口,等著期待的綠色燈號。

「霧野?」另一邊的行人號誌燈倒數至30秒時,霧野悄悄牽上神童的手,緊緊握住。

「我想……牽你的手、過馬路啦。」霧野白皙的臉蛋爬上淺淺紅暈,緊握的手指也稍稍鬆開了些。

好像,也沒自己想的這麼嚴重?但那些真實的夢,應該不是我在幻想吧?恐懼著,害怕神童又要再一次、在我眼前死去,突然的牽手只因為這一絲害怕。

「嗯,那就這樣過馬路吧。」雙眼中映出螢亮的綠色光芒,神童率先踏出腳步。

 

哈。

聞到了,汙濁的空氣中傳來熟悉的鐵鏽氣味。

「不可以。得做些什麼……」霧野突然推開神童跳了過去,瞬間撞上了卡車,砰的一響----。

血沫的顏色,不規則反射在你的棕色眼瞳與我被軋的身上,鬆開的指尖還殘留剛剛的溫度。

對那失去光芒的陽炎笑道「看吧,你失敗了」。紅色眼睛的人影在另一端的路口發出狂亂的尖叫,用雙手捂住自己的雙眼,淡紅漸漸從指間流淌而下。

 

「這次,輪到我了,神童。」

「啊、霧野……」棕色瞳孔周圍的眼白一愣一愣的擴大、收縮著。雙瞳,雙唇,雙手,雙腳,就連心臟也在顫抖著——

另一雙濺血的綠瞳釋出飽含歉意的眼神,霧野沒發現自己的身軀正在逐漸變的冰冷,僵硬。

但是,突然被什麼牽引而抬起了視線,發現了,另一個和神童有著相同面貌的人影,正譏笑著自己。

 

哈。

「為什麼……會有、另一個神童……」

「不要——」

散落的緋紅長髮,歧裂的四肢,染上鮮血的制服,摔斷的錶靜靜的躺在路邊,時間停在7點10分過一點點。

過了今日,還有今日。只要按下手機上的「格式化」,一切又會從3月9日的今天開始。

∞--------------------------------------------------∞

鈴---鈴---。

伸長手按掉床頭的電子鐘,霧野沒有繼續躺在床上,迅速起身並隨手拿起枕頭旁邊的手機。按下機身側邊的按鈕,黑色的螢幕亮了起來,時間顯示著:3月9日,6點59分。

滑開放了自己和神童拓人合照的鎖屏,來到檔案設定,很快找到一個一般人不常用的功能----

 

格式化。

 

「在一切又要開始之前,重新開始。」

「這樣,你就不能拿我怎麼樣了,哈。」

 

 

打開家門,面對空無一人的灰色馬路,今天門外沒有等待的身影。

少年只是,一個人揹著書包,掛上淡藍色的耳機說著----

「再來一次。」

 

Fin

 

水冰の腐劇場:

腐水:「無論世界暈眩了多少次,最終都會被陽炎譏笑著奪去。

腐冰:重複著十幾年,已經早就注意到了吧。

腐水:這樣平凡的故事結局一定只有一個。

腐冰:重複的今日的彼方。」

By-「カゲロウデイズ」歌詞中譯

P.s:對 陽炎+閃十一 有興趣的,不妨看一下這個:

不鬼:https://youtu.be/dVr_tWYC6f4

 

南倉:https://youtu.be/Z9R_stgbDf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匿。
  • 哎呀!這首歌吾有聽過耶!(當時是看不鬼版的)
    所以一下就看懂了
    是說就算主角換了還是一樣適合甚至還有更貼切的感覺哪
    還喜歡這種文風的
  •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往蘭拓的方向衝(話說霧野本來就是本命的說
    (而且啊 本腐還在昨晚……不 應該是今早,夢到了霧野啊啊啊
    匿君如果做夢
    最想夢到誰呢??(用非常好奇的表情盯著匿君

    腐冰♂腐水♀ 於 2015/08/21 21:40 回覆

  • 匿。
  • 真的嗎?恭喜你夣到小(?)霧野~~
    能夢到喜歡的角色真的很幸運啊!
    至於吾嗎......其實誰都可以吧(笑)
    當然能夢到本命是最好的啦
    如果不行的話起碼不要夢到染岡、目金跟千宮悟!((某匿非常討厭這三個傢伙
  • 哈哈沒錯沒錯

    突然想到,有一次還夢到了神童……瞪我一眼阿
    那陣子好像一直衝狩蘭
    我就懷疑咱們拓拓是不是吃醋了……(起床時還楞了下呢 不過能夢到拓人還是挺高興的

    腐冰♂腐水♀ 於 2015/08/22 14:26 回覆

  • 匿。
  • 拓人居然會瞪人啊......
    看來百分百是在吃醋!
    腐君那段時間的確太偏心了!((喂喂別亂說
    不過,如果腐君目前一直衝蘭拓的話......
    會不會哪天在夢中被狩屋瞪啊?
  • 哇啊、不是這樣的吧?
    狩屋大人、我對你一直都很忠心的!(心虛
    狩:那就給我多產點蘭狩……呃不是,是狩蘭文!

    狩屋你這麼不想當受,本腐很為難啊……偶爾也要讓蘭丸大人當攻才對嘛

    狩:我死也不被霧野學長壓!
    霧:你說什麼!(蘭丸你什麼時候來的阿!怪不得有陰氣……

    腐冰♂腐水♀ 於 2015/08/23 21:31 回覆

  • 匿。
  • 唉唷狩屋你不要任性啦!
    偶爾讓霧野當攻不好嗎?
    狩(受)屋:我才不要!
    好吧,吾是來亂的,狩屋別打我啊啊啊((遭踢飛
  • 名字裡有受,就注定要當受了啊……
    等等,但我好像一直把狩屋當攻去了?

    腐冰♂腐水♀ 於 2015/08/27 13: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