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go多cp《弒者生存》Vol 5.{首次交戰 <雷風>×<闇>}

😺這是一篇冒險與愛情(BL)的同人小說 篇幅長 不喜者勿入

🙇大部分閃go角色都會出現 多數主角性格與原設相同

🙇少數個性部分是OOC(也會出現與原設相像的部分)

🙇每人年齡不相同 約在15~30之間

😺本次出場角色:天馬 劍城 霧野 神童 信助 太陽 薩魯(薩琉) 狩屋 櫻 扎納克 井吹

 

🍭此篇正文下方已隨機公布《弒者生存》角色設定!各位讀者們快動動你的手把正文看完喔!XDDD

 

那麼,和天馬他們一起展開旅行吧!

Vol 5.正文{首次交戰 <雷風>×<闇>}

        劍城和霧野在尋找能力者的消息時,正好碰見薩琉(薩魯)想對太陽不利,於是兩人一同將太陽救走,卻也因此知道了太陽就是村民敬拜的太陽神。經劍城介紹,天馬知道了太陽是玄弒者並擁有強大的光屬性能力後,天馬由衷希望他能加入<雷風>,但太陽卻拒絕了。

而在陽日祭結束後的隔日,天馬一行人即將出發前往下一個地點。

 

「你們要離開蓆都了?」

「是的。太陽,你真的……不加入<雷風>嗎?」

儘管先前在陽日祭上已經問過一次太陽本人的意願,而且被回絕了,但天馬仍想招他加入,因為太陽不僅是玄弒者,還是個擁有"光"屬性能力的強大能力者,若他成為拯救世界的戰力,肯定能讓這場不知有多長的艱辛旅途更加順利!

「抱歉,天馬。我無法放著我的父母在星之鎮不管,我必須先將他們救出來。而且——我對這個村子也有感情了。」

「這樣啊,那也沒辦法了。」天馬惋惜著說道。

「我會和全村的人一起為你們祈福的,請你們一定、一定要將這個世界,和真正的正義接軌!」

「太陽……

嗯!那是當然!」

兩人激奮的握了彼此的手,像是將彼此的心意連接起來,眼中不乏閃耀著正義的光輝。

在眾村民不捨的目光下,天馬一行人道別了太陽及村民,以及這個收留他們多日的溫暖村子---蓆都。

 

「接下來,要往哪裡?」劍城環著手問道。

「北邊的[樊園]已經去過了。南邊是岩之鎮的A區,[摩琊比特]。西邊是花之鎮的D區,[野魅塔]。東邊是火之鎮的A區,[靈赭]。」

神童從腕錶上拉出一個空氣式光子螢幕,淡藍光幕上清楚地標示出現在他們的所在位置。

「往南邊去,接下來就一直往南,最後再繞回北邊。」

天馬用手指在光幕上畫出一條紅色的路線,除了外海的星之鎮外,正好將整個閃電島上每個鎮都畫到了。

「那麼,我們出發吧!」霧野叼著棒棒糖率先跑向前頭,信助也不甘示弱的跟了上去。

「你們還在磨磨蹭蹭什麼?快跟上啦,連小個子都跑的比你們快了~!」

霧野雙手扠腰,對後頭的三人故做生氣的樣子喊道。

「別叫我小個子!」

「哈哈哈哈……」

信助仰起稚氣的臉,忿忿不平的反駁,惹來另外三人一陣輕笑。

 

明日、以後、未來,不管是多麽遙遠的路程,多麼困難的考驗,一定都能夠克服,如果是我們一起的話。

現在的我們,不單是靠自己的理念行動,更背負著許多在旅途中邂逅的每個人的希望與信念,"履行正義"如此重大的責任,由我們來完成,由我們來實現!

-------------------------------------------------⚡

「來了,櫻、扎納克。」

「嘻,等不及要見見那群人了呀。」

櫻扯出一抹邪笑,瞬也不瞬地盯著前方,越發清晰的五人身影。

「本大爺要好好大顯身手了!」扎納克掐了掐關節骨,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呵……」

薩魯發出冷笑。

但這時櫻和扎納克完全不知道眼前的薩魯,其實是薩魯的另一個人格----薩琉。

 

走著,劍城突然停下腳步,銳利的金瞳閃過一絲警戒,插在口袋的手也伸了出來,似是在防範接下來會隨時出現的變動。

「怎麼了,劍城?」

天馬雖疑惑著,但也準備好防禦下一秒可能從暗處襲來的攻勢。

「前方似乎有能力者的氣息,而且……來者不善。」接話的是霧野。

「那我先去探個究竟!」

「信助等等!」神童來不及阻止,信助已經發動能力飛躍至上空。

轟---!!轟---!

忽然,一團接著一團的空氣在信助眼前炸開,星火四射,只見上空爆炸的地方被一片煙霧掩蓋,看不清形勢。

「信助、信助!風鳴---」天馬操縱著煙霧旁的氣流,使其化做風,吹散灰黑的砲煙。

「可惡,到底是誰!?」

「別擅自行動,霧野!」霧野向前方衝去,神童一個箭步跟了上去。

「此路不通喔。旋、翻、擊!」

「什麼?!」

突地從廢垣中躍出一抹人影,身手柔軟的在空中倒翻劈出一字馬,並順勢射出暗藏在手裡的三把短刀。

「奧林帕斯合奏!!霧野你沒事吧?」千鈞一髮之際,三把短刀被神童擋下。

「沒事,我們先把她解決掉再去幫天馬。」

此時霧野的雙手手腕上纏繞著一圈圈的靈火,幽綠的雙瞳中也流轉著一圈赤色,那是貓獸能力的顯現。

「哦呀,你們想以二對一嗎?那麼……」

櫻仍然笑著,但身子卻驟然躍起,靈巧的落在制高點。

「讓我來對付那個棕毛的!另一個就交給妳。」

另一個帶著黑色頭帶的白髮男子----井吹宗正,自暗處走出。

「哼,又是這樣擅自決定……」

櫻厭惡的睨了井吹一眼,便從制高點一躍而下往霧野的方向衝去。

 

井吹以敏捷的速度近逼至神童身邊,沒想到,他的右拳竟然瞬間脹至三倍大,眼看那猛勁足以要人命的巨拳就要落在神童的身上,霧野卻抽不開身去解救神童。

「惡魔落雷——!」

一道紫藍色的閃電至天際轟下,不偏不倚落在井吹和神童之間,而那巨拳也倏地停住並縮回原本大小,差一點就砸在神童的左肩上了。

「呼…謝了,劍城。」

「一起解決他們吧。」金瞳散發出毫不掩飾的鋒芒,劍城冷笑。

「你這點跟霧野還真像。」

「哈,也是呢。」劍城冷笑。

「別來礙事啊,螺旋爆裂!」

井吹對趕來援助的劍城轟出第二擊,但薩魯卻發動能力阻止,被薩魯用意念操控的怪力之手就這麼硬生生停在半空中。

「你做什麼!?薩魯。」井吹微怒望著悠悠漫步而來的薩魯。

「別忘了,我才是決定一切的人。你只要對付樂音系能力者就行了,雷系能力者讓我來解決。」

「嘖……知道了。」

-------------------------------------------------⚡

「薩魯,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劍城斂起神色,絲毫不敢分心的注視著薩魯。

「別這麼急嘛,還記得五年前星之鎮的權族大戰嗎?」

「你想說什麼?」

「告訴你個祕密,其實優一那個時候啊……」

「哥哥?!你對他做了什麼?」

「別急,我這不是要說了嗎。」

薩魯從胸口的紅色圓石拉出白色光幕,幾個點按,光幕上便出現了多張影像,而且皆屬同一人----

劍城優一。

影像裡,優一的雙手被鐵鍊高高懸吊著,赤裸著上半身,雪白的身軀上布滿了青紫色大大小小的瘀血,手臂和雙腳更是慘烈,數不清的血痕像被人一刀一刀的割劃過,但即使如此痛苦,影像中的優一仍抬起頭用那雙堅毅的眼注視著前方,嘴角的血絲甚至已經凝裂,看來是受人用刑多日……

「哥……哥哥…!!你到底把哥哥怎麼了——呃啊、你……」

劍城還想說些什麼,但身子卻不受控制的跌坐在地,完全動不了。

「好好看清我是誰,劍城京介。」

薩魯挑起劍城的下巴,讓劍城必須看著他的眼睛----沒錯,這時的薩魯,雙眼已不是純粹的黑,而是混沌不明的淺灰色。

「你是,薩琉?!」

「BINGO!京介真聰明呢。那你應該知道,我今天來的目的吧?」

薩琉放開了劍城,劍城馬上試著撐起身子。

「我不想知道。」

「別這麽無情嘛,好歹我也照顧了你最親愛的哥哥一段時間啊。」

「哥哥現在人到底在哪裡?」劍城憤恨的瞪著薩琉,兇狠的視線彷彿要刺穿身體一般。

「很遺憾呢,我也不知道。」

「什麼……!?」

「他在幾個月前就從我們那裡逃脫了,但身負重傷,恐怕也是活不了多久吶。對了,告訴你一件好消息,我現在派了<闇>的兩個成員去追捕他了,等到那時我拿到我要的東西後,我會先殺、了、他。

到時就請你帶回去將他埋葬吧,哈哈哈哈……」

薩琉掛著無邪的笑容,像是在宣告一件非常開心的事。

「薩琉你……不可饒恕!狼尾之劍——」

突然間,劍城的金瞳中竟流轉著一圈暗藍,身後不知何時多出一條深藍色長尾,只有末端是渲染著一片雪白,只見下一秒,劍城俯身前衝,那條藍尾便拂過披風直往薩琉的方向砍去。

「動念,靜如止水。」

只聽薩琉緩緩自唇中吐出這幾個字,劍城的身體竟然瞬間凝住不動,就連表情也如凍僵一般,沒有半絲波動。

「呵……知道為什麼我對優一這麼殘忍嗎?因為優一的身上潛藏著 零一星神"魔羯"的力量啊,只要集齊十二個星神的力量,就沒有人能阻止我統治弒界了!但是你也很不幸,在你身上也藏著"射手"的力量,所以我要得、到、你。

這世上沒有我得不到的東西,就算是你也一樣,劍城京介。」

-------------------------------------------------⚡

反觀廢垣這邊,雙方更是交戰得如火如荼,霧野和神童面對井吹和櫻,絲毫不敢放鬆警戒。

但待在上空區域的天馬和信助,顯然很不擅長對付砲炸屬性的能力者,應著扎納克一波接一波的猛烈砲擊,天馬和負傷的信助只能不停躲避。

「嘿,你知道為什麼那些村人要追殺你們嗎?」

櫻在空中做出一個華麗的翻轉後,再度輕落至制高點,笑著俯視表情兇狠的霧野。

「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我還記得7年前,你的姐姐、母親還有父親是怎麼死的喔。要不要我來幫你恢復記憶呢?」

櫻發出陰冷的笑聲,眼中閃爍的幽暗光芒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住口,不用妳說,我也會永遠記得那些可恨的人類是如何殺死我的家人!等等……妳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霧野雙腕上的靈火隨著情緒起伏忽明忽滅,但綠瞳中的赤色卻因憤恨而流轉得更加熾烈。

「唉呀唉呀,別這麼激動啊。

狩屋君可是想死你了吶,小貓獸,可惜你們是"敵人"呢……。」

櫻特意加重"敵人"兩個字。

「敵人?」霧野不解問道。

「老實告訴你,你的族人會被人類追殺,全是狩屋的功勞喔!」

櫻一邊說著,一邊沿著廢垣的邊角一蹬一蹬的跳下。

「什麼意思?狩屋他那時到底做了什麼?」

「他吶,扮成普通人殺死了你父親,接著是其他族人……然後,他用線操縱那些愚蠢瘋狂的人類,殺死了你的母親和姊姊喔。」

櫻的清脆嗓音宛如魔音傳腦,不停迴蕩在腦海裡,重複著,一再的重複著這個令霧野不想相信的事實。

 

是他,殺死了你的父親。是他,殺死了你的母親和姊姊喔。

是他、是他……是他——是狩屋正樹,親手殺了你的家人!

「爸爸、媽媽、姊姊……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霧野腳一軟雙膝猛然跪地,手撐在地上,滴答、滴答,淚水一顆一顆如斷了線的珍珠灑落地面,雙眼早已模糊的看不清前方。

「這麽做都是----為了我等的未來啊。」

兩道截然不同的嗓音同時響起,混雜著櫻的清音和另一道似曾相識的聲音,致使霧野抬起頭,但一看見聲音的主人,瞳孔不由得倏然睜大。

藍綠色。是手腕上那顆貓鈴的顏色,也是那人頭髮的顏色。

「狩屋正樹。」霧野帶著哭音喊道,氤氳的雙眸浮上憎恨的霧氣。

「蘭丸,好久不見了——啊呀……」

一團火球冷不防的從背後襲來,狩屋驚險閃過,但臉上的表情卻一如當初,那樣的淡然,沒有一絲細縫容的下驚愕。

「不要叫我的名字。

散霧,塵隱。靈火之式,三!」

霧野凜起神色,再度發動攻擊。只見狩屋身旁飄動的白霧突然爆出火花,使周圍的空氣全數接連炸開。

灰白的濃霧遮掩了視線,但霧野仍看的清清楚楚,狩屋冷笑著,用絲線網起隱形的防護網,擋下大部分的炸裂。

「竟然懂得結合野獸之力和玄弒的火系力量來攻擊,你變得能夠保護自己了。」

身旁的煙霧散去,再一次的,他又露出當初那抹溫柔的笑,但在霧野看來,此刻全是虛假。

「我要為我的家人報仇,你們兩個誰也別想逃。」

山雨欲來,風滿樓。

幽怨的雙眸中流轉著的一圈赤色,又增了一圈,讓碧眼幾乎被紅焰填滿。所有憎恨的、悲憤的,如火海襲捲而來,燃燒著霧野的心靈,但卻似乎有什麼正在崩解……

「變得有趣了啊,狩屋君。」櫻陰冷的笑著,指間的短刀由三把增加至五把。

「啊,非戰不可了嗎?」狩屋收起笑容,原本空無一物的左手也悄悄纏上數條絲線。

「凝霧,針隱。靈火之式,五!」、 「線之式之一,網。」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狩屋先採取了防禦姿態,但受到的傷害卻比預期還多。

「嘖……你就這麼想殺我嗎?」

霧野的力量比起剛才又增強許多,只見狩屋的嘴角迸出一條淡紅色的血絲,衣物也被割破了幾處。

「當初你要是把我也一起殺掉,現在你就不會有這樣的下場!凝霧,針隱。靈火之式,五!」

數道淡白色的霧針顯現,針上冒著簇簇火苗朝狩屋疾速刺去,卻被另一道攻擊擋下。

「旋、飛、落!」

櫻冷不防的從上空放出數根尖刺,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天空落下了粉櫻。

「給我滾開!貓尾火——!!」

霧野背後驟然多出一條紅色尾巴,上面纏捲著靈火,趁著櫻沒有防備的空隙,紅色貓尾一甩,碎散的星火逐漸往櫻的身上燃燒。

「這、這是……!!」

櫻想拍掉身上的火焰,但一觸及火苗,碰觸的地方火就會開始蔓延。

「妳就等著被燒死吧,誰也不准防礙我----殺了狩屋正樹。」

霧野用冰冷的聲音說著,儘管那雙眸子是燃燒得如此猛烈。

「蘭丸……」狩屋慢慢往前走了幾步。

「燒了你!」霧野再度放出火焰,失去理智的他,表情也因盛怒而扭曲。

緋紅火光映出棕瞳中緋髮男子猙獰的表情,充斥著憤恨的火焰,眼看就要往自己身上觸及——

「線之式之十,纏……咳!」

狩屋手上的絲線在無形中不斷延伸,一絲一絲線纏上霧野的身體,越來越緊,但卻同時讓火焰攀上絲線。

絲線末端連著狩屋的掌心,從掌心傳來陣陣灼熱,他卻沒有因此停下動作。

狩屋上前,抱住無法動彈的霧野。

「呃啊啊……放開我----!」霧野掙扎著、嘶喊著,隨著絲線越纏越緊,痛苦也愈來愈深。

「我不會放開你的,蘭丸。」

再一次,狩屋忍痛扭曲著表情,努力露出當初兩人相遇時的第一個、溫柔的笑容。

-------------------------------------------------⚡

「聖音之矢---」

銀灰色的音符化成光箭射出,在空中劃出一道流星般的銀色。

神童和井吹在另一端的廢垣中,同樣打得不分上下,但比起霧野那端卻冷靜多了。

「這場戰鬥是要打到什麼時候啊!?暴投亂拳---」

「不好意思,能容我說句話嗎?」

面對如此猛烈快速的攻勢,神童優雅的避開了,不愧是樂音系能力者。

「有話快說啊。」井吹不耐煩的看著神童。

「你招式命名的品味……真的很差。」

「要你管啊!老子今天就讓你見識真正的——拳擊!」

是的,井吹很霸氣、很帥氣地說出這句話,然後……

「拳術神器,剪刀—石頭—布!」

語畢,神童自然地伸出拳頭,而井吹則是伸出剪刀。

「什麼事也沒發生呢,哈哈……」神童鄙視似的輕笑。

「啊啊啊---可惡!我不管,再來一次!」

「這種小孩的把戲還是別玩了吧?」神童嘲諷道,手也早已蓄好能力準備攻擊。

「聖音之---」 「拳術神器!剪刀—石頭—布!」

這次神童出了剪刀,而井吹出了石頭。

「哼呵呵……終於贏了!看好了,這就是老子的必殺之一……天空落!」

「什、什麼!?」

當神童還在納悶自己的手為什麼會不由自主的和對方猜拳時,井吹竟騰空躍起,且他毫不費力的搬起重達數百公斤的殘垣塊,使陰影籠罩了大半天空。

就在神童驚愕之際,殘垣猛然砸落——轟!!!震耳欲聾的巨響響徹整個摩琊比特的摩琊之森,數群鴉鳥紛紛被嚇得從林子裡飛了出來,驚恐的啼叫聲也不絕於耳。

 

「風鳴……」

天馬閉起眼,雙手微張,操動身旁的氣流,不一會兒他就感受到了神童和霧野的氣息的方向。

「發生什麼事了?」信助擔憂的問。

「是神童和霧野……我們先去救他們吧!」

「小鬼們,你們是無法從本大爺的手中脫逃的,巨砲轟頂!」

扎納克一聲令下,具現龐大的深紅色砲臺,並對準天馬及信助發射。

「天馬小心!」信助及時將天馬扯開,躲過了扎納克的砲擊。

「可惡,神童、霧野……」

「天馬,你去救他們兩人,這裡就交給我!」

「可是信助你……」

「放心吧,我一定、一定會平安見到你們!」

「嗯……!」

信助露出一如往常的自信笑容,堅定的眼神讓天馬安心不少。

 

閃go多cp《弒者生存》Vol 5.完

⚡⚡⚡⚡⚡⚡⚡⚡⚡⚡⚡⚡⚡⚡⚡⚡⚡⚡⚡⚡⚡⚡⚡

(第一輪隨機公布角色:濱野、速水、修、黃名子、菲)

濱野海士[22歲/玄弒 水]:

生於水之鎮[渡岸]。個性爽朗,標準無敵樂天派,他有一個怪癖,對於很親近的人,都會在稱呼前加個"小"字。是個很有正義感的人,而且表面上好像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其實很多事情都在意的不得了,只不過沒說出來罷了,尤其是速水的事。

 

速水鶴正[21歲/玄弒 速]:

生於水之鎮[渡岸]。對濱野來說,速水不論是個性、外表都只能用可愛來形容,但速水的缺點就是,非常容易煩惱。據旁人的說法是,還好有濱野在身邊,不然速水早就憂鬱而死了www。最瞭解速水的人就是濱野,濱野只要一看就能知道速水現在在想什麼,兩人關係十分微妙。

 

修[23歲/虛弒 闇咒]:

生於冰之鎮[琉伊斯],後來因某些原因擁有星之鎮的黑之權([西伽]的最強能力者)。個性陰險,算是和官方原設"稍稍"接近吧。因為修本身的能力只需要透過念咒來控制能力的效用,所以他常藉這點來對別人惡作劇,臣服於他、那些<夜明>的使者們也無一倖免……,但偶爾在白龍面前會有一些孩子氣的舉動或是可愛的表情呢。

 

(菜花)黃名子•魯恩[21歲/虛弒 器縱/兔]:

生地目前不詳。她可愛的外表加上個性,讓許多人誤以為她是白龍的女朋友,但其實是她在10歲時發生一些事與家人分開並失去記憶,只記得自己叫"黃名子",被路過的白龍撿回,兩人從此以姐弟的關係同住於白龍家,而在白龍成為偶像後,她便成為白龍的經紀人。"菜花"這個姓是白龍的家人另外幫她取的,因為覺得黃名子很活潑、有朝氣,就像一大片油菜花田蓬勃生機的樣子,故取"菜花"。

 

菲•魯恩[23歲/玄弒 意念操縱/兔]:

生於星之鎮[奧加],擁有青之權(奧加的最強能力者)。他和他的妹妹本性都善解人意,他也對妹妹非常好,但自從他12歲時妹妹(10歲)失蹤,他漸漸變得孤傲冷漠,在13歲時橫渡[沌海]來到閃電島,開始找尋妹妹的蹤跡。魯恩家族和艾邦家族是世交,因此薩魯、菲還有菲的妹妹三人從小就很要好,而菲也知道"薩琉"的存在。

以下是隨筆人設:

PicsArt_1438440410414  

 

PicsArt_1433257283025  

PicsArt_1433346747274  

下集預告:

摩琊之森一戰,<雷風>是否能順利擺脫<闇>的追擊?!

狩屋對霧野到底只有殺意、抑或是……

劍城為了最愛的人,讓體內的星神——覺醒!!

腐話連篇:

嗚哇我的太陽有一段時間都沒戲份了啊(才不是你的!

劇透一下,下一集有一個角色會被out呦~~(啊欸?!!

有人覺得井吹的必殺很瞎嗎XDD

井吹:還不是你給老子取的!(對不起我錯了((被狂野灌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