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go多cp《弒者生存》Vol 4.{重要的人}

😺這是一篇冒險與愛情(BL)的同人小說 篇幅長 不喜者勿入

🙇大部分閃go角色都會出現 多數主角性格與原設相同

🙇少數個性部分是OOC(也會出現與原設相像的部分)

🙇每人年齡不相同 約在15~30之間

😺本次出場角色:狩屋 霧野 櫻

 

😺本篇是霧野在13歲時的記憶,會先跳離故事主軸,下篇會再回到天馬等人的旅途上。

Vol 4.正文{重要的人}

「殺了他們---!!」

「他們是惡源啊,除掉他們!」

殺。殺。殺……

「求你們了,別殺我的孩子!」

「沒用的,妳們全都會被殺掉。赤火坑就是妳們的葬身之地!」

熾紅的火焰熊熊燃燒著,貧瘠的岩土被火燒的迸出裂痕,從岩頂直直蔓延到地表,

無數條支痕正往崖邊衝去,腳下所踏之地也一一歧裂,但火舌卻不留情的吞噬著人們的軀體……

「別讓那些引火的妖孽逃了,要讓她們也嚐到灼熱的痛苦!」

即使是在大火團團圍困的危險情況下,被憎恨吞噬了理智的人們仍瘋狂的追捕貓獸。

原先約莫十來隻的貓獸,在人們殘忍的摧殘下,已剩下不到十隻,加上貓獸之火延燒得快,來不及逃竄的幾隻未成人形的幼貓獸也一併葬身焰獄……至此,僅存三隻,中型的母貓獸以及兩隻一公一母的小型貓獸——而早先被人類殺掉的唯一一隻大型公貓獸,則是這僅存三隻貓獸的一家之主。

「哈哈哈哈……妳們一個一個都逃不了了,該從哪隻先下手呢?」

「喵嗷---嗚嗷嗷----!!」

中型母貓獸剛才為了保護兩個孩子與人類搏死抵抗,耗損不少力量,連人型也無法維持,只能以原始貓獸型態來做最後的掙扎。

一不留神,後頭擺晃的五條焰尾被砍下了兩條,全身的力量頓時流失一半,不到幾個瞬間,緋紅的軀體留下多道赤裸的傷口。

而佔了上風的人類,因周圍貓獸之火的力量壓迫,個個精神瀕臨極限,已經完全無視即將蔓延至足下的火焰,更狂濫的揮刀攻擊獵物。

「媽媽!媽媽---」眼看母親所剩力量不多,躲在岩堆後的小公貓獸不顧一切跳了出來。

「蘭丸!快和姊姊離開這裡!媽媽可能走不了了……你們要活下去---嗚啊啊啊啊!」

「媽媽、媽媽!不要死啊——媽媽……」

眨眼,火海中央的母貓獸倏的倒地。

尚存一絲靈氣的軀骸周圍漸漸飄出零星火花,忽地一聲轟然巨響,星火炸開,火海更為熾烈茁壯,連同母貓獸的軀骸和幾個活人一起燃燒殆盡。

「好了,現在只剩你們了,讓我好好品嘗殺戮的滋味吧---!!」

「蘭丸我們快逃!」

「但是媽媽---」

「媽媽不是說了嗎?要活下去啊!唔——」

化做女孩的小母貓獸,湛藍的雙瞳含著淚水,那副和身旁男孩如出一輒的面容,卻在下一秒突然變得扭曲,只見女孩鬆開男孩的手,碰地跪下----胸口不知何時竟多了一個大窟窿,淌著血……

「姊、姊姊?!不要丟下我啊姊姊——!!」

「快……逃…」溫熱的血淚淌濕了女孩的衣襟,但斷了氣的軀體卻再也無法回溫。

淒厲的哀鳴迴盪在岩谷間,猩紅火光映照出人類可怖的面孔,而瞬間承受了極大心靈痛苦的男孩,此刻還未從人們詭異的笑容裡回神,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染血的刀刃從頭頂揮下……唰——!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並不是自己的慘叫,而是眼前親手殺了自己家人的可惡人類的哀號。

「是誰……?哇啊!」男孩楞著,身子卻突然被人一把拎起。

「笨蛋,還不快逃?後面的人要追上來了!」

是一道綠色身影救了自己,看起來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回頭瞄了最後一眼那人類的殘骸,是被鋒利的絲線纏住頸項而死的。

「跟的上吧?走吧!」

眼前這個救了自己的男孩,和我一樣留了一頭及肩的中長髮,但是是藍綠色的,狡黠的棕瞳無時無刻的盯著四周,以及能在火焰和岩谷中輕靈跳躍的敏捷身手,雙掌間都藏匿著看不見的絲線——他是,線(操)縱能力者。

「等等我啊!」

我用盡自身一半力氣,好不容易才跟上了綠髮男孩的腳步,他驚人的移動速度,讓以敏捷為傲的我也大為驚嘆。

姊姊和母親說的對,我現在必須"活"下去,不能再沉溺於失去家人的痛苦了。

貓獸一族現在只剩下我一個,絕對不能讓貓獸一族面臨滅族的命運----即使剩我孤獨一人活著。

-------------------------------------------------⚡

兩人遠離了被火燒盡的殘坑,由綠髮男孩帶領來到一處岩洞,洞穴不深不淺、不大不小,塞兩個十三、十四歲的少年也還綽綽有餘。

「喂,你叫蘭丸吧?」

「嗯!蘭丸、霧野蘭丸。」

「名字很美啊……。」他的眼神透出暖意,溫柔的笑著。

「呃…謝謝……」第一次被別人這樣讚美自己的名字,不知怎的,害臊起來了。

「我是狩屋正樹,請多指教——吶,蘭丸?」

他嘴角輕扯的弧度攫住我的目光,使我愣了一會才回神。

「啊、請多多指教!」

「你…累了?」

似乎因為力量耗損過多,我的髮側兩端冒出了貓耳,焰火纏繞的貓尾也伸了出來,只能維持半人形態。

「不是的、只是力量還沒完全恢復……等等,你不會趁機殺了我吧?」

腦袋的思路迅速迴轉,等意識到時,身體已經進入戒備狀態。

「我剛剛可是冒著生命危險救了你,竟然懷疑我?」

狩屋狡猾的雙眼瞇成一條線,嘴邊噙著笑意,不知是嘲笑還是陰笑。

有一剎那,我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森寒的氣息,就像是鋒利的引線貼在自己頸邊,一個呼吸就能讓人喪命,冰冷的令人幾乎窒息。

「對不起!因為大家看見貓獸,第一個反應不是逃走就是追殺我們,所以……」似乎稍稍放心了點啊。

「我才不會殺掉那麼可愛的生物呢。放心,從現在開始,你不用再躲躲藏藏了,因為[錦媧都]的那些人們,再也看不到你了。」

沒有露出惋惜、悲傷,也沒有浮現特別的情緒,好像那些人類的死亡對他來說只是與自己毫無瓜葛的事情一樣,至始至終,臉上的淡然沒有一絲波動。

「死亡……」我喃喃低語。

「你也趕快振作起來,離開這裏吧。」

「咦?那你呢?難道你不是這裏的人嗎?」

「我是……剛好路過而已。」

狩屋在說這話時停頓了一會,但霧野沒多加留意。

「那你要去哪裡?我能跟著你嗎?」

「當然不行。不過我倒是能陪你一陣子……」

「真的?!」

「喂,你疑心病很重欸!」

「因為你一臉看起來就是會欺騙人。」

霧野不留情面的一語道出,惹得狩屋一時也起了興。

「還真直接……別以為你是男孩子,我就不會欺負你。」

說著,狩屋刻意露出邪魅的笑容。

「你、你想幹嘛?離我遠一點啊你這個騙子!色鬼!」

霧野一邊慢慢後退一邊怒號,但狩屋卻無視他的惱怒,捉弄的心態漸漸變成了另一種奇異的情緒。

「真好捉弄。」狩屋冷笑。

「說什麼啊……」霧野沒好氣的瞪了狩屋一眼。

「嘛,目前就先在這裏歇著吧,我出去找吃的還有柴火,天黑前會回……」

正要起身踏出洞穴,霧野卻突然拉住狩屋的衣角。

「我——我跟你去。」

「哦?好呀。」背對著霧野,狩屋露出連自己也沒發覺的淺笑。

「啊啊,對了…這個給你。」

只見狩屋輕微發動能力,側臉閃現黑光帝紋,張開手掌,一條略見紅的細線自無形中延伸出來,但下一秒,線卻斷了一截攤在手心上,而無形中的延伸絲線則漸漸消隱,彷彿不存在似的。

「這條斷線……給我做什麼?」

「定情物囉。」

「什---什什什什什什麼!!?」霧野的臉唰地瞬間爆紅。

「開玩笑的~~你的反應真有趣。」

邊笑著,狩屋一邊將那截灌注了自己力量的紅線綁在霧野的左手腕上。

「喂你幹麻……咿!」霧野驚叫了一聲,因為現在一把匕首正抵在自己喉邊。

「來,試著把力量凝聚在左手看看?」

「等等!你不是說不會殺我嗎?」

「別廢話了,快照做!不然小心等一下倒下的人就是你。」狩屋冷冷說道。

「唔,真是……」由於人身的威脅近在眼前,霧野不由得只好也發動能力。

不同於狩屋的是,霧野的側臉閃現白光,張開又握緊左手之後,一圈圈金紅緋火、淡白濃霧憑空流轉於左手手臂上,但這時狩屋卻吃痛地悶哼一聲。

「嘖。玄弒者……」狩屋拿開抵在霧野頸邊的匕首。

「怎麼了?」霧野拋卻剛才對於威脅的恐懼,一臉擔憂的看著狩屋。

「你不知道玄弒和曉弒力量相剋嗎?要不是我及時將能力停下,這條線就要被你的能力反噬了,連帶我也會受到傷害。」

狩屋了解開霧野手腕上的繩子。

「我是…玄弒者?」

「沒錯,而且你還是同時具備"霧"與"火"兩種能力的混合系能力者,加上你還是野獸能力擁有者裡的貓獸一族……」

「那我們,是敵人嗎?」

霧野頹喪的垂首,過長的緋色瀏海遮住半個臉,雙眼的光芒頓時黯淡下來。

沉默。

「不要---我不要再孤身一人了!我們不是敵人,對吧?狩屋!」

釉綠的眸子裡映著綠髮男孩冰冷的表情,眼淚不聽使喚的,一滴滴滾落下來。

「至少目前,不是。」

狩屋頓了一下,對著眼前的淚人兒露出令人安心的微笑,並安撫似的將手放上對方的頭輕揉了揉髮絲。

心裡那股奇異的情緒在此時不斷翻攪,未知的感受讓狩屋不明所以。

「那我們就是朋友囉!」這次是喜極而泣,霧野回以一個更燦爛、綻放如花的美麗笑靨。

「嗯……。那麼,你把玄弒的力量灌注到這顆鈴鐺裡,如此,玄弒與曉弒相抗衡就不會造成雙方能力者的傷害了。」

紅線不知何時多結了一顆綠色鈴鐺在上頭,指甲般的大小,掛在手上時不怎麼引人注意。

「為什麼要我繫著這條紅線?」

「我的力量可以藉由這條線連接著你,當你遇到"危險"或"威嚇"時,我就能感應到。

但反之,線如果遭到其他能力破壞,那麼線的主人---也就是我,我也會受到傷害。所以……」

「謝謝你!狩屋。我會好好珍惜這條線的。」

當霧野將火屬性的玄弒能力灌入鈴鐺時,小小的鈴竟發出巨大的響聲---繁碎的、清脆的、迴盪的,綠鈴的周圍充斥著不絕於耳的鈴鐺聲,並圍繞著淡淡的灰色光芒——代表黑光的曉弒及白光的玄弒逐漸相融,達成平衡。

「那麼,走吧。」

「嗯!」

剛經歷了喪失親人的痛楚,還面臨差點被殺掉,要在短時間內振作起來是不可能的。

但是現在,我並不是孤單一人,有這樣的他陪在身邊,不害怕了,即使終究會分離,但我仍要繼續向前、必須打起精神來才行!

-------------------------------------------------⚡

「唉呀,狩屋君是對那人動了心嗎?」

「野咲?妳來這裏做什麼?!」

一頭淺粉色頭髮的纖瘦女孩,趁著霧野去找乾柴時,從暗處現身於狩屋面前。

「別這麼大驚小怪嘛,我不過是來察看你有沒有完成闇弒王大人交代的任務而已,看來是完成了呢。」

「哼,那就快點滾回去。」狩屋一臉嫌惡的看著野咲櫻。

「說話別這麼兇呀。對了,薩魯要我告訴你,盡快回來基地,要開始執行"那個"了哪。」

「我知道了……。」

櫻笑了笑,縱身一翻,便消失在暗處。

 

        殺人,是弒者被賦予的使命,既是本能,也是生存之道,而對於<闇>組織裡的曉弒者們來說,殺戮就是正義,毋需懷疑。

憤怒,憎恨,應普通人要求而接受殺人委託的弒者,在執行委託時也曾迷惘,有的甚至因為殺太多人而扭曲自己的情感,完全泯滅人性。

這樣的結果更導致世界趨向崩壞,連弒者也像那些堅持"正義"的人們一樣,變得瘋狂、冷血,並產生無止盡的慾望及支配----

        現任闇弒王---薩魯,他為了帶領曉弒者成功支配整個世界,並除掉與曉弒者相剋的玄弒者,因而從他的內心誕生另外一個人格"薩琉"。

薩琉的能力為"意念破壞",薩魯的能力則是"意念操縱",薩琉能夠感應到曉弒者心中是否有著暗黑的性格,並藉著薩魯的意念操縱將有著暗黑性格的曉弒者逐漸吸引過來,就如蜂群為女王蜂死心蹋地的工作般,又或是物以類聚,曉弒者一旦加入<闇>就很難脫身,也不會有人後悔加入。

但是,沒有任何一個<闇>的成員知曉薩琉的存在。

 

「該走了。」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這次,我不再伸手拉住他的衣角。

「嗯。」

「不會忘記我的吧?」這次,我不再哭泣。

「怎麼可能忘記,傻瓜。」這次,他又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感覺心裡很暖和。

「那麼,我們來約定---在見到對方之前,誰也不能死喔。」我稚氣的臉上掛著笑容,等待他的回應。

「好。但如果我真的死了,那條紅線會斷掉,到時鈴鐺……要好好收藏啊。」他苦笑。

「別說這種話!」

「現實,是很殘酷的,讓自己變得更強,才能保護自己。」

「我知道。」

「那……再見了,蘭丸。」

「再見---正樹!」

我真的不會再哭了,真的……

才怪,不過是自欺欺人啊,可惡,不知道什麼時候----心和腦子再也容不下除了他以外的人了。

不過,這份屬於你的溫柔,我會好好收藏的。

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你?

 

眩目末日>>By-「daze」《目隐都市的演绎者》歌詞中譯

混凝土搖晃著

煙霾薰染著 你的夢境

跟隨常規前進的

依舊一無所知的日常

揮之不去 仍未足夠 墜落的未來

最終話就要到來 (#霧野蘭丸)

=====•=====

迷路的話就一起來

反正也沒有回去的路吧?

以「零」環繞的 誤會也在今日聚集

開始吧

你也仍然、陶醉其中? (#狩屋正樹)

=====•=====

讓我們「假扮」

在傳達到之前持續呼喊吧

讓我們「挽救」

在實現前持續掙扎吧

緊握著那雙手

不會忘記這份溫度

演奏一再迴盪鳴響

循環回轉 朝向街道的中央而去 (#狩屋、霧野)

=====•=====

將標準毀壞

牽起彼此滿是鮮血的手

突圍與挺身而出

最終日即將到來

來尋找不會消逝的言語 (#狩屋正樹)

=====•=====

來吧、伸出雙手

彼此的相遇一定 不是錯覺吧?

乾脆將「懊惱」和「懦弱」連同「不爭氣的我」全數吞噬

縱身其中 憂鬱的世界是殘像

你也再度、渾然忘我? (#霧野蘭丸)

=====•=====

讓我們 「暈眩」

別將真心消除抹殺

讓我們「改變」

不要獨自一人哭泣

在開始搖曳起來的 街道中央

向揉了揉眼的那個我前進

越過那無盡湛藍的季節

 

若是這個聲音 能傳遞的到嗎?

若是獨自一人的話請應答

 

請不要 ​​悲嘆今天

寂寞也好  淚水也好

都是能夠分擔的  就讓我們一起

「孤獨」一定能被重新上色

只要和想要改變「隻身一人」的你一起的話

與你一起的話 (#狩屋、霧野)

 

『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蘭丸。

但是,是以敵人的身分。』

 

閃go多cp《弒者生存》Vol 4.完

 

下集預告:

        恐怖人格的操縱!劍城優一的下落、殘酷的戰鬥,

一切一切,竟不是薩魯所為?!

        信任崩解、潰散,揭開溫柔的謊言,

暗藏霧野回憶底下的真相究竟是——?

腐話連篇:

這篇是滿滿的狩蘭咿~還順便介紹了一下SARU!

看到預告關鍵字應該知道下一篇是啥了吧?(誰會知道啦

閃go多角《弒者生存》Vol.5 將隨機公布角色資料及架空設定😁😁😁(可以不用太期待沒關係(拜託爛評什麼的別來啊哈哈

PicsArt_1428073541855  

PicsArt_1433257237067  

PicsArt_143325715317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