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go多cp《弒者生存》Vol 3.{陽日祭儀}

😺這是一篇冒險與愛情(BL)的同人小說 篇幅長 不喜者勿入

🙇大部分閃go角色都會出現 多數主角性格與原設相同

🙇少數個性部分是OOC(也會出現與原設相像的部分)

🙇每人年齡不相同 約在15~30之間

😺本次出場角色:天馬 劍城 霧野 神童 信助 太陽 薩魯(薩琉) (番外:優一 京介 太陽)

 

那麼,和天馬他們一起展開旅行吧!

Vol 3.正文{陽日祭儀}

「呀,終於到了----蓆都。」

「蓆都......?是指這個村子嗎?」

「是的,雖說蓆都是個村子,但是佔地十分廣大,因此人們才稱此地為蓆"都"。」

和前兩區一樣,遍地盛開著花,絢爛了人們的眼,但卻感覺不到一絲繁雜,而是由芬芳暈染了人們的心,讓這個村子更加純樸無華。

茅草和竹枝搭成的一間間小屋,沒有秩序的凌亂遍布各處,在石徑上來來往往的村民們身上散發出陣陣不同於鬧區的鄉野氣息,也讓初來的天馬一行人感到稍稍放鬆,一樣是緩慢的步調、親切的態度,卻比都市來的更容易令人融入其中。

面對這群陌生的旅人,村民們熱情接待,在一番簡短的說明來意後,天馬意外地從村民口中得知,現在這個村裡正在籌備一場重大的祭典---陽日祭。

 

「啊----我知道這個祭典喔,聽說啊,這個祭典是為了拜神而創的,大概是在5年前才開始......」

「信助知道很多事情耶,消息靈通也是雁使必備的條件呢。」

「其實也不是很多啦,大部分都是從朋友那裡聽來的。」

「那這個祭典是拜什麼神啊?是像戰族祭拜的戰神"布倫希爾德"那樣的嗎?」

「不是,族祭和這種大規模的村祭不同,村祭儀式簡單盛大,而族祭則複雜隆重。而這個村的村祭"陽日祭",則是敬奉著"太陽神"。」

「太陽神?和太陽有什麼關聯嗎?」

「這......我就不知道啦。」

「總之,既然有機會參加祭典,我們就多留幾天再走吧!說不定能夠遇到和我們有相同想法的能力者呢。」

「說的也是。」

於是,天馬等人在找到借宿的地方後,便幫忙村民一起準備祭典事宜。

 

「好忙碌喔---這個祭典還真盛大啊。」

熱辣辣的豔陽高掛天海,熱得村民個個頰紅目眩,卻沒有人停下手邊的工作,每個人都正在盡力為這次的陽日祭做準備。

「我們趁休息時間去逛一下村子,順便尋找能力者~」

霧野正準備拉著神童離開時,京介卻突然喊住了他。

「野貓,我跟你去。」

「耶?你跟來是想幹嘛?」

「沒人說我不能去。」

「嘖...什麼嘛,走啊。」

「等等......我留下等天馬忙完回來好了,霧野你和劍城去吧。」

(神童桑,你看見霧野的臉垮下來了嗎?)

神童似乎察覺到劍城和天馬之間的氛圍有那麼點細微的變化,既然是朋友,就該幫他們一把,能多瞭解天馬也好。

「神童....謝謝。」

這時京介臉上雖沒有笑容,但眼裡的另一番真誠卻讓神童一目瞭然。

「不用客氣....。等下天馬忙完回來,我會幫你們跟他說一聲的。」

「嗯。」

-------------------------------------------------⚡

一路上,兩人默不作聲,雖然劍城看起來沒有心思想和霧野拌嘴,但霧野實在忍受不了這樣令人窒息的氣氛,於是率先打破僵局。

「吶,我說你---對天馬是認真的嗎?」

「......」

沒有回應霧野。不知道是沉溺於自己的思緒,還是故意沉默,劍城現在的表情比平常更凝重了點。

「喂,你有聽......」

「天馬只是在逃避。」

劍城驀然開口,而那凌厲眼神只飄忽了幾瞬,很快又戒慎起來。

「呃,逃避....什麼?」

「我真的、很喜歡天馬。」

「......」原來色狼也有這樣的一面....唔,果然不能只看第一印象。等等,他根本就沒有回答我啊!

「他明明知道,卻總是不願正面對我。」

劍城望著遠方,似嘆息的話語輕輕自唇中流洩。

「咦?我還以為天馬是那種少神經的人......」

劍城輕撫放在胸前的刀把,耳旁的幾縷藍髮隨著垂首而落在肩上,被雲稍稍遮掩的陽光灑在劍城側臉,形成光暗分明的影子,讓那廝高挑身影更添些許落寞。

 

哇啊,現在是要繼續聊還是什麼都不要說啊?要拍肩安慰他嗎?不,那一點也不適合我---啊啊,怎麼這麼麻煩......

 

「霧野,沒有喜歡的人?」

突如其來的爆炸性問題,讓還在困惑的霧野嚇了一大跳,而且這次的確是對著自己發問沒錯。

「啊!呃、喜歡什麼的......等等,你問這個幹嘛啊!?」

「你緊張什麼,又不是要吃了你。」

又恢復成平時一臉淡然的樣子,劍城微瞇眼,傾首斜睨著霧野,雙眼直勾勾的看向那雙不停閃爍的貓瞳,銳利的目光彷彿要看穿內心的一切,令人本能地不敢直視。

「我才沒有緊張!而且,我有沒有喜歡的人也不關你的事。」

連自己也不自覺,沒來由地激動起來。

「算了,我也沒興趣知道,隨口問問罷了。」

「咦?」

「快走吧。天黑之前要回去匯合。」

「啊、喔....」

兩人結束對話,繼續朝前方邁進。

------------------------------------------------⚡

「我說過了,我是不會跟你走的,請你離開吧。」

「不回去見見你那可憐的父母嗎?他們都在等著你喔。」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什---麼---也沒做喔,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你這個卑鄙小人,要是動到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一根寒毛我絕不饒你!」

「啊呀呀,口氣真大呢。但你真的以為你贏得了我嗎?」

「什麼?」

白髮男子心口釋出淡淡的灰黑色光暈,瞬也不瞬的盯著面前的橘髮男子。

「動念,縱---」

「住手!劍雷!」猛然間,一道銀藍色打散了那團愈發深濃的灰黑光暈。

「嘖,竟然破壞我的好事。」

 

「好久不見了呢,薩魯.....不,現在應該稱"薩琉"才對啊。」

「哦?你這叛徒終於現身了,劍城京介。」

方才發動能力的白髮男子扯出一抹冷笑,側臉氤氳不明的黑色光紋也漸漸消隱。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是應該在星之鎮---」

「啊哈哈哈……你是逃亡太久腦袋也變遲鈍了麼?」

「回答!」劍城眼神漸轉凌厲,彷彿已做好隨時應戰的準備。

「要回答可以,不過呢,先等我辦完事……」

「雷煞---霧野趁現在!」劍城突然向距離身後不遠的草叢大喊,並再度對被稱為˝薩琉˝的男子轟出一記雷擊。

「唔…!什麼!?」

草叢後躍出一隻全身纏著靈火的紅色貓獸,貓獸悠悠的擺動三條焰尾,幽綠的碧瞳中多出一圈赤色流轉,燒紅的嚇人。只見下一秒那嬌小的身軀瞬地漲大,在薩琉來不及反應之前已輕巧地躍至橘髮男子身邊。

貓獸低鳴一聲,用其中一條尾巴將男子甩到自己背上後,便迅速飛躍逃離。

「最好別再動太陽一步。」

劍城冷冷的丟下這句話後,便消失在林徑中。

 

「劍城京介嗎……呵呵…越來越有趣了。你說對吧?薩魯。」

薩琉看著漸漸消失的人影,發出詭譎的怪笑。他對著空無一人的空氣說話,卻一點也不像是在自言自語。

「薩魯,還是說——你就這樣消失吧?因為我啊,越來越不想把身體還給你了呢。」

------------------------------------------------⚡

「太陽,沒事吧?」

「京介君……是京介君麼?」橘髮男子一臉困惑的看著劍城。

「別說你忘了我的長相。」

「我沒忘啦,只是剛剛在你們來之前,被薩魯---啊,是被薩琉的能力擾亂了腦波,所以意識稍微有點反應不過來……」

「那個劍城、他是誰啊?」被晾在一旁的霧野指了指男子問道。

「他是雨宮太陽,和我算是青梅竹馬吧。」

「喔.....咦?等等---你們是青梅竹馬!?」年紀看起來差很多吔。

「是啊,不過我和京介有5年沒見了,他變得更成熟了呢。」

「呵呵是麼。」劍城淺笑。

 

「啊,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耶…」

太陽對著霧野露出微笑,看來是恢復精神了。

「我是霧野蘭丸,請多指教!」回以相同的笑容。

「請多指教。好美的名字。」

「謝謝…」霧野有點害臊的露出緬腆的笑容。

啊,記憶中似乎有人也這麽對我說過……

 

「多虧你救了我,我才能脫身。」

「救人是應該的,不用客氣。」

「對了,霧野君和京介君是什麼關係啊?」

「我們什麼關係也沒有!」霧野想也沒想的反駁了。

「勉強要說,是同伴。」劍城冷瞥了一眼霧野,無力說道。

「哈哈……霧野君,京介雖然常常說出討人厭的話,但其實很溫柔喔。」

「溫柔……」

霧野若有所思的低頭看著掛在手腕上、只有指甲般大小的綠色貓鈴,腦海不經意地浮起某些過往-----模糊不清、只留存片段的記憶。

溫柔的笑容、有點壞的嘴巴、和貓鈴顏色一樣的頭髮……只屬於那個人的,特別的回憶。

 

「對了京介君,優一哥呢?他好嗎?」

「哥哥他……和我分開很久了,我也不知道他現在過得如何。」

說著,劍城忍不住輕嘆口氣,眼神流露出對家人的思念及無奈。

「這樣啊。」太陽不再多說什麼,只是仰首闔上雙眼,默然。

------------------------------------------------⚡

時過分秒,風兒也不過輕彈幾下指間,在渺小的暗處又有幾朵花盛開問世,雜草斜躺仰望天海,藍已幾近橙黃。

「已經是黃昏了,我送你們回村子吧---祭典快開始了。」

「太陽也是蓆都的村民嗎?」

「嗯…姑且算是,因為我5年前才剛搬來這裡。」

「5年前……咦?信助似乎說過陽日祭也是5年前才開始的,真巧耶。」

「啊哈哈,是啊。」

太陽在聽了霧野的話後,表情僵了一瞬,但很快就被笑容掩飾過去了,沒讓霧野察覺。

「太陽,你和陽日祭有什麼關聯嗎?」

劍城冷著聲音問道,他沒漏看剛剛那一剎那太陽臉上的變化,畢竟他們曾經相處過7年,對彼此早已瞭若指掌。

「京介君為什麼這麼問呢?」

「表情。」

「呃啊啊…果然是京介啊,真瞭解我(汗)。」

「難道太陽你……就是陽日祭的太陽神"阿波羅"?」霧野不由得睜大了眼。

「是的。」

「等等,你不是人嗎?」難道是神?!

雖然突然跑出一大堆訊息量塞滿腦子,但這倒是勾起霧野身為貓獸的好奇本性。

「我是人沒錯——這說來話長啊………」

三人越往村內走,路上的景色就越明亮、豐富,垂掛在燈柱和燈柱間的不是祭儀上常見的燈籠或符紙,而是用紙摺出宛若6星形的一串串紙陽星,紙星裡頭中空的地方放著一盞燭,燭光透過薄紙散發出暈黃的光芒,在地面映出三人的影子,數道模糊不清的重疊灰影更是虛渺的隨著步伐閃動。

*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的孩子——救命啊……」

「媽媽!救我——嗚……」

稚氣的哭聲與焦急的吶喊在溪谷中迴蕩,襯著淙淙水聲,十分不和諧。

湍急的溪流匆匆,水路盡頭即是直墜而下的高聳瀑布,此時,溪河中正有一塊浮木往瀑布方向流去——浮木上攀了個黑髮大眼的小男孩,身形很是瘦弱,光是抓著木頭就已耗盡全力,更別提移動浮木靠近岸邊了。

眼看男孩距離瀑布頂端近在咫尺,孩童的母親卻無能為力,只能竭盡力氣大聲喊叫著,著急與擔憂逼出的淚水沾了滿臉,聲音喊的嘶啞,卻只能眼巴巴望著自己的孩子往死亡之路逼進……

「光托之墻!」

突然,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輝射來,一眨眼 ,溪中的浮木已消失不見,映入眼簾的,是萬縷照得人睜不開眼的炎金光絲。待光絲逐漸消褪,一名被薄弱金光圍繞著的男孩抱著方才命懸一線的孩童佇立在那婦人面前。

「已經沒事了喔。」

將懷中的嬌小身軀交給婦人,男孩嘴角彎起一道和藹的弧度,微笑著。

「真是太感謝祢了!謝謝祢救了我的孩子。」

或許是因為光芒太過眩目,婦人看不清男孩的樣貌,小心翼翼地接過孩子後,霍然意識到----這一定是神顯現救了孩子一命。

「助人為快樂之本,這是我應做的。」

「祢的這份救子之恩我必來日再報,請留下尊名!」

「升也太陽,落也太陽,陽既為我生,既為我滅。陽光普照大地乃理所當然,助人更不在話下,我們僅一面之緣,何須留名?」

(太陽啥時搞文青了)

語畢,男孩微微頷首,數個箭躍便消失在千重溪谷中。

「是太陽神呀!感謝尊神救子恩德、感謝尊神救子恩德!」

在男孩離去一會後,只見婦人回神便不停向天空雙手拜禮。

 

        爾後,婦人回到村子---蓆都,將所見所聞說給村民們聽,起初村民們不大相信,但漸漸地從那時開始,每每有人遇害或遭禍,傳說中的"太陽神"就會出現並救助那些村民。

於是,大家都相信這個村子有"神"存在,甚至有許多受過幫助的村民開始在家中設立禮牌,每天誠心地對著禮牌行口禱之禮。隨著時間越長,拜禮的人越來越多,在村裡已形成一種習俗,不到半年,就有為了感恩太陽神而創的祭典——"陽日祭"。

------------------------------------------------⚡

「事情就是這樣……」

「你棄了"[鉫洛]的金之權"跑來[蓆都]當"神"了啊,太陽。」劍城這話似乎有點嘲弄的意味。

「這也沒辨法,為了避掉與家族裡的哥哥姊姊們鬥爭,我只好離開星之鎮了。」

「劍城和太陽……都是星之鎮的人?」霧野一個激靈,馬上將幾句話串連在一起。

「嗯,京介君是[霏珈]的藍之權的擁有者,但是後來……」

「太陽,過去的事就別提了,而且現在我已經不屬於[霏珈]了。」

劍城赫然打住太陽說到一半的話,稜角分明的俊俏臉龐好似結上一層霜,隱隱透出的肅寒之氣像在阻攔自己不堪的過往被一角一角的挖出。

「京介……抱歉。」太陽垂下眼瞅著藍髮男子。

「如果劍城他不想說就算了,太陽。」霧野對太陽淺淺一笑。

「好吧。不過啊,等到京介君認為時機成熟了,他也會自己跟你們說的。」

「呵,太陽對我也是瞭若指掌呢。」

「那當然。」

青梅竹馬的兩人相視而笑。

而這場繁星點綴的陽日祭儀——早已開始。

-------------------------------------------------⚡

Vol 3.番外{兄弟}

(劍城優一.劍城京介)

 

「優一哥——」

稚氣的童聲呼喚,再熟悉不過的橙色身影一如往常出現在窗臺外頭。劍城京介甚感煩躁地探出腦袋,從二樓的窗口俯視剛剛那道聲音的主人——雨宮太陽。

「哥哥他不在!」

因為距離有點遠,京介必須非常大聲才能將聲音傳到一樓地面。

「蛤……那京介你下來陪我玩嘛~」

太陽先是小小失望了一下,隨即又打起精神展露陽光般的笑容。

「我沒空!」

「才怪!京介都在睡覺!」

「我才沒有……」

京介小聲嘀咕著,那模樣就像是謊言被戳破一般,臉頰微微發紅。

「吶---京介、下來踢球好不好?」

太陽使出撒嬌攻勢,這招對劍城兄弟兩人都很有效。

「唉。好啦!我馬上下去……」

果不其然,京介對可愛的人事物最沒有抵抗力了,不過是幾個表情、幾句話,就讓他完全屈服。

-------------------------------------------------⚡

「哥哥今天是怎麼了……這麼晚了還不見人影。」

因為玩得太過起勁,待太陽回家後京介才發現時間已經很晚了。

「唔咳…京介……京——」

「哥哥!你受傷了!怎麼回事?」

劍城優一緩緩移動腳步,艱難的拖著負傷的身軀從角落走出,沒想到才剛走沒幾步,一個踉蹌應聲倒地。

「是……是<闇>的人…唔咳----」

「竟然又是他們,可惡!」

優一被京介攙扶著進屋,臉色甚是蒼白,且一停下來馬上就咳出數灘血漬,撩開夾克,原先的衣物殘破不堪,身上的道道傷痕更是觸目驚心,在幾處較深的傷口處還不斷淌著未凝的濃稠血液,於是京介趕緊將自家哥哥抱至浴室,替他清理傷口。

「這樣子看來要1個月才能復原…」

「你現在受了重傷,就別再出門了。」

「但---」

「哥哥為什麼要一個人面對?明明知道我會擔心,竟然還做出這種危險的事來,是想讓我有機會照顧你一輩子嗎?」

「才不是呢,京介。」

京介幫優一把上半身的衣物脫掉,露出佈滿血痕的白皙肌膚。

突然,京介攬住優一後背往地面一趴,一隻腳抵在哥哥雙腿間,兩人的臉貼近的幾乎要碰到雙唇,冰冷的觸感從濕漉漉的地板傳到優一光裸的背部肌膚,在這樣的氣氛下,敏感度頓時增高不少。

「別……」

優一試圖用手推抵,但無奈傷勢過重,雙手完全使不上力,只能撇開頭不看向弟弟的臉。

「哥哥,你知道嗎?我真的好害怕你會突然消失不見……害怕的要發狂了……所以,別再孤身奮戰了,讓我保護哥哥吧。」

「我這個哥哥真不稱職啊……對不起,京介。」

優一慢慢抬眼,深棕色的雙瞳對上霸道而溫柔的一雙金瞳,兩者所流露的感情不再只存有兄弟之情,似乎還摻雜了些前所未有的、奇妙的情緒。

「從現在開始,我會誓死保護哥哥,只要哥哥還在身邊,我哪裡也不會去。」

「京介……我也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一定。」

 

閃go多cp《弒者生存》Vol 3.完

 

下集預告:

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往,熊熊燃燒的殘酷陰影----

噹啷、噹啷。賜與貓鈴的人究竟是……?

腐話連篇:

終於要來到第4篇了,好想劇透好想劇透啊啊啊——(冷靜!!

大家該不會以為{兄弟}這篇番外要寫什麼兒童不宜的東東吧?(明明是你自己在想而已啊喂

啊啊太陽小時候明明總是呼喚著"京介",長大後卻變成稱呼"京介君"----不管哪一種都很萌咿咿咿~~~(血槽乾涸wwwww

小小提醒:文章可能會不定時出現h、18禁、15禁等諸如此類的東西,若不適不宜者請按右上角的紅色叉叉離開~~感謝配合!

PicsArt_1428852064747  

PicsArt_1428937259950  

PicsArt_142928002380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