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十一 豪風《難分 難捨》2

主cp:豪風(微亞風/架空有/苦度:中/年齡:大學/r18:有

來自黃色地獄的警告:此文一點開,將踏入萬劫不復的深淵,請做好心理準備再進入。不喜勿入……

((腐腐go~start~

 

'啪嗒'一聲,牆上時鐘的指針在豪炎寺背號的數字上停留了一瞬,現在正是晚上10點。

「會口渴嗎?要不要喝點東西?」

亞風爐柔聲詢問著自己懷裡的男子,一隻手溫柔的撫摸著那頭細軟如絲的長髮。

「好……。」

風丸像隻小貓一般,溫馴的蜷縮在主人身邊汲取溫暖。看似已經平復下來的情緒,卻深深的潛積在心裡,那一絲絲對情人的思戀仍淺淺的覆在如琥珀般美麗的褐色雙瞳上,而襯托著這愁緒的,是眼角未乾的淚痕。

「那麼,等我一下喔。」

亞風爐跑回自己的房間,拿了一罐不知道是裝了什麼的無色透明液體。

「亞風爐這是?」

風丸雖然疑惑著,但一發現自己真的渴了後也沒想那麼多,一下就灌了好幾口,卻發現這液體不是普通的好喝。

「現在開始要喊'照美'了吧?一郎太?」

亞風爐坐在床邊看著坐在床上的風丸一口一口喝下那瓶液體,但沒回答風丸的問題。

「照、照美……」

風丸害羞的細聲喊道,才剛被順到耳後的過長瀏海又因為低頭而垂到眼前遮住了棕眸。

「一郎太…這樣才對嘛。」

亞風爐嘴角的笑意又浮起了一分。

「咦…身體?突然變得好熱……」

「要開電扇嗎?」

「不用了,好像流汗了,要是吹風會感冒的……唉?背也濕了…怎麼突然變這麼熱啊!」

風丸忍不住抓著無袖背心的領口煽了煽來幫助散熱。

「我幫你擦汗吧,來,衣服拉高一點……」

亞風爐拿著毛巾爬上床坐到風丸背後,將雙腳環在風丸兩側,讓風丸屈膝坐在自己兩腿間。

「這、太麻煩你了---」

「怎麼會呢?幫自己喜歡的人擦汗也是很正常的事哪。」

亞風爐邊說著,邊一手用乾毛巾擦著風丸潔白無瑕的背,一手輕輕抱著風丸的細腰。除了洗澡更衣以外很少在空氣中暴露著身體的風丸,被毛巾觸及的每一處都微微顫慄著,但熱氣卻依然未消。

「照美……還是很熱---啊!不、不要碰那裡---」

亞風爐用毛巾慢慢的撫過風丸上半身的每一處肌膚,越加肆意的,漸漸遊走到風丸微縮的下腹、胸前,並有意無意的刻意摩挲著胸前的兩點櫻紅,惹的風丸像是觸電般,一陣陣不住的顫抖著。

「這裡?嗯?」

亞風爐將自己的身子完全貼在風丸背後,兩手開始肆無忌憚的探索著風丸身上的敏感點。

「啊啊…照美、不---哈啊…」

胸前的兩顆紅艷,因毛巾時輕時重的摩擦著而微微凸起,粗糙熾熱的感覺讓風丸忍不住順著身體的反應將自己的胸膛挺高,好得到更多的撫弄和快感。

「這不是很誠實嘛…下面都濕了啊、一郎太……」

亞風爐將其中一隻手探進風丸的運動短褲裡,隔著一層布料揉捏風丸的分身,一會兒握緊,一會兒放鬆套弄著,讓風丸下身的赤熱更加腫脹。

「哈啊…啊啊……讓我、射---」

「這可不行,吶、我們一起?」

亞風爐突然半跪著,將自己的褲子全數褪到膝蓋下,赤裸裸的讓自己早已昂首挺立的分身暴露在空氣中。

「你、你要幹嘛!?」

風丸下意識的退到牆邊。

「我都表示成這樣了,你覺得呢?還是說你這是欲拒還迎?」

亞風爐輕佻的用眼神細細打量著眼前正靠在牆邊的人,並一步步的靠近,像是一隻狼般,準備要吞食眼前的獵物。

「我沒說你可以-----唔!」

「唔…哈啊、唔嗯……」

風丸被吻的力氣盡失、身軀癱軟,唇角還留著幾絲水痕,只剩一雙泛起氤氳的棕眸愣愣的看著自己的衣物被剝得一乾二淨,雙腳也被抬高至頭的兩側,而那只被豪炎寺愛惜過的花穴,此時卻毫不遮掩的讓眼前的人一覽無遺。

「一郎太…再忍耐一下喔。」

亞風爐將剛剛沒喝完的液體倒了一點到風丸那窄小的穴口中,並用手指慢慢的幫花徑做著擴張。他邊攪動著穴裡被混雜著無色液體的蜜液,邊用口舔著從穴口流出的液體,淫穢的水聲不停傳進風丸耳裡,令風丸倍感羞恥的不住扭動著腰,像是在渴求亞風爐更多的撫慰。

「好甜吶……」

「不、啊啊…快……好難受---」

「看來是可以了呢。我要進去了、一郎太---」

'噗滋、噗滋---'

「哈啊、照美……太大了啊---」

「舒服嗎?」

「嗯、哈啊…太、太快---」

「這樣呢……?嗯?」

「啊啊---我、要…」

「不說出來就不進去喔?」

「我…我要、你插進去、快……啊啊~」

「哈啊!」

亞風爐將自己下身的挺立猛的插進風丸剛擴張完且充滿淫水的小穴,並不停的來回抽出、挺進,每一次的進入都是直插到底,但卻總是很快的又退到鈴口前。在空虛和脹滿迅速的交疊之中,讓風丸達到不止一次的高潮,沾滿情慾的臉龐泛著艷麗的緋紅,白皙的赤裸身軀此刻也顯露出妖媚惑人的姿態,令獸性大發的亞風爐不禁更加興奮。

終於,在一聲低吼後,床上交纏的兩人一起射出白濁的液體,亞風爐用剛才的毛巾幫風丸擦掉大部分沾到了大腿上的,而風丸只是靜靜的任由他幫自己清理,紊亂的藍綠色長髮蓋住半邊潮紅未退的面龐,但充滿水氣的褐色雙瞳,此時卻不如琥珀般明亮動人,反而像是剛激起陣陣漣漪,卻又馬上恢復平靜的一潭深不見底的湖泊。

「今晚……我留下來,可以嗎?」

「……」風丸沉默。

「累了的話就睡吧。」

亞風爐從背後摟著風丸倒在床上,淡金色和藍綠色的髮絲相互交錯著散亂在枕上,宛如此時兩人心中那抹繁複錯雜的情緒,在心頭縈繞著,揮之不去。

--------------------------------------------------((線隔分腐腐

'鈴---鈴鈴鈴---鈴---'

'啪!'

「唔…好吵……唔哇!亞亞亞亞風爐?!」

風丸伸手按掉床頭的鬧鈴,想翻個身繼續睡,沒想到一轉過去,就被一張近距離的友人的臉嚇到,頓時睡意全失。

「……你醒了啊?」

亞風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還打了一個小小的呵欠。

「那個……我、我先去買早餐吧!」

風丸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他和亞風爐做了'那件事',還一起睡了一整晚,讓他的臉一下子紅的跟蘋果一樣。而且他很想趕快逃離這個房間,因為他不敢面對事實,也不想和眼前的友人一直單獨待在同一個地方。

「等一下!不要走……一郎太……」

亞風爐看著風丸焦急離去的背影,馬上抓住風丸的手。

「亞風爐……我只是去買早餐而已,不會不見的啦。趁現在還早,你先回房間換個衣服什麼的吧,要是讓人發現我們……總之,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說完,風丸就像是心虛一樣,不敢太正視亞風爐,然後隨手抓了件外套和錢包便匆匆離去了。

「嘖。竟然是這種態度嗎?等著吧,沒有我神得不到的東西!」

 

「呼……呼哈…唉!我幹嘛像是在逃跑一樣啊?真是夠了…噫!我腰好痛…嗚!」

「咦……是風丸?哇!真的是你耶!」

當風丸正吃痛地按著剛剛因為跑步而用力的腰時(昨天晚上啊…),眼前忽然奔來一個人,沒想到那個人下一秒竟然抱住自己!

「好痛!你是誰啊……放開我啦!」

也太莫名其妙了…我都還沒看清楚他的臉啊。

「嗚!風丸你忘了我嗎?人家可是想你想很久了啊~」

「你到底……呃、基山!!」

風丸推開抱住自己的人定睛一看,發現是中學時期的舊隊友。

「你那是什麼表情……」

基山一臉很沮喪的望著風丸。

「喂…我只是一時認不出來嘛,對了,綠川沒有跟你一起嗎?」

「當然---沒有……!嗚哇哇~他丟下我然後和涼野一起去實習了啦!」

「看來我們一樣啊……唉。(唔,還是好痛……)」

風丸感覺到腰仍隱隱作痛,手下意識的揉了揉。

「豪炎寺也去實習了喔?!」

「嗯……上禮拜去的。」

基山發現風丸臉上的表情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欸風丸,你的腰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

經驗頗多的基山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只是?豪炎寺不是去實習了嗎?那你的腰痛是怎麼回事…」

「是亞風爐……嗚…我---我和他已經……」

想到自己背著豪炎寺和別的男人上床,風丸就忍不住哭了起來,他背叛了豪炎寺,他無法原諒這樣的自己。

「……風丸,那亞風爐呢?他不是知道你和豪炎寺在一起了嗎?」

基山輕輕拭去風丸眼角的淚水,像是在對待小貓似的溫柔撫摸著風丸的頭。

「他都知道…但是我不知道他已經喜歡我這麼多年了,明明知道我愛的人只有修也,但還是一直等著我…所以我昨晚心一軟,就讓他留下來陪我了,誰知道他給我喝了那個,然後我們就……嗚。」

「果然是這樣嗎…我想,你喝的那個,應該是'神水'吧?」

「神……水?那不是FFI時……」

「不,亞風爐給你喝的'神水',是現在某些商家私下販賣一種類似催情劑的飲料,但它又比一般的催情劑效果來得更迅速,不然,常常抗拒性事的你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控制不住的吧?」

「但是我們做過了也是事實啊!我已經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修也了……」

「要是你不坦白的話,讓豪炎寺自己知道會更難解決的。」

「我知道……但、但是亞風爐---」

風丸睜著淚汪汪的大眼望向基山,憐人的模樣讓基山差點就要撲上去了,還好理智提醒他風丸是豪炎寺的而且也不能忘了龍次的警告……

「我會幫你的,不要擔心啦。」

「基山……謝謝你!」

等到一紅一藍走了之後,亞風爐才冷笑著從暗處走了出來……

--------------------------------------------------((線隔分腐腐

「亞風爐,我回來----嗚嗯!」

一進房間還沒開燈,風丸就被人從背後摀住口,雙手也被繩子綁起固定在床頭,房門也被鎖起。

「這樣,就沒人找的到你了……咿嘻嘻嘻……哈哈哈……」

亞風爐的表情猙獰,雙眼在黑暗中散發出淡淡的、猩紅色的怪異光芒,狂傲的笑聲響徹在寂靜晦暗的斗室內,形成一種詭異的氛圍。

「亞風爐你快點放了我!你到底想做什麼?」

「做什麼?一郎太……你現在已經是我的了,我不會讓你回去你的'修也'身邊的!」

亞風爐邪笑著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風丸在黑暗中焦躁的模樣,像是惡魔般令人害怕。

「你……」

'砰!'

「風丸!!」

正當風丸想開口說些什麼時,房門突然被人用力撞開了,漆黑已久的暗室霎時射進一片白光。

「破壞公物可是不好的行為啊,廣。」

亞風爐環手看著擅自闖入房間的基山,猩紅的眼眸透出陣陣狠戾,像是要將基山瞪穿一般。

「呦,看來我似乎太會挑時間了嗎?亞風爐。」

風丸趁著亞風爐不注意,趕緊試圖掙脫繩子。

「你不覺得你太多管閒事了嗎?」

「呵,原來神也喜歡做玷汙凡人的事?」

「玷汙未免太難聽了吧,有失我神的美譽啊。而且我只不過是想要得到我要的,我可是神哪!」

「神?你早就墮落了,從你喝了神水開始。難道,你還認為耍這種手段就能動搖風丸嗎!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此時基山的眼神已降至冰點不存著一絲溫度,而亞風爐神的盛怒也已經到達爆發的階段。

「你區區一個凡人也敢對神不敬,不要太得寸進尺了!」

亞風爐幾乎是吼著說道。

「那麼你呢?趁我不在的時候上了我的人還敢在這裡丟人現眼?」

說這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全身散發著王者氣息的豪炎寺 修也。

「什麼……?!你怎麼可能----」

亞風爐活像是犯錯被逮個正著,一臉的驚愕讓方才的神威消失無蹤。

「對不起……一郎太,讓你久等了。」

風丸終於順利脫開繩索,雙眼含淚撲進豪炎寺懷裡。

「笨蛋……你怎麼那麼慢啊…!」

「我本來是想在情人節後給你一個驚喜,所以才騙你實習會去很多天,沒想到剛剛一回國就接到基山的電話…抱歉,一郎太。」

「一郎太!你怎麼能這樣……難道我做的不夠多嗎?我也不比豪炎寺差啊!!」

說著,亞風爐不禁流下兩行清淚。

「對不起……亞風爐,可是我愛的人一輩子就只有修也一個,不會改變。」

風丸因為戀人就待在自己身邊,使他說話時的語氣不再顫抖,眼神也更加堅定。

「什麼嘛…原來、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嗎?啊哈哈哈……」

原本還沉浸在悲傷中的亞風爐,突然瘋狂笑了起來,這情緒和表情剎那的轉換,讓一旁的三人完全無法得知下一秒他還會做出什麼恐怖的事。

「所以你也該放棄了,亞風爐。」

基山冷著聲音說道。

「我……我得不到的豪炎寺也別想得到!!!」

一個箭步,亞風爐倏地衝向風丸,想將他扯過來,就在即將伸手觸及時……

「唔!」

基山一記手刀從他背後砸下,轉眼間便昏了過去。

「這個人啊……唉,交給我處理嘍。你們去好好溫存吧~」

「說什麼溫存啊臭基山,誰像你一樣滿腦子都是色情的東西……!」

「耶?你現在旁邊那個不就是嗎?而且豪炎寺你性慾也太強了。」

基山淫笑著看向豪炎寺的褲襠……

「修、修也你在這種氣氛下竟然也……」

風丸順著基山的視線往背後看去,馬上羞紅著臉移開視線。

「沒辦法啊,因為一郎太你現在靠我太近了……吶,我們現在就能來一回,我會好好補償你的,一郎太。」

豪炎寺將自己的下身更貼近風丸的臀部,好讓自己凸起的分身抵著風丸只隔了薄布料的穴口,並在風丸的耳邊輕輕吐著熱氣。

「唔…哈啊…等、等一下啊修也!」

風丸現在整個耳根紅的不得了。

「喂別把我晾在一旁啊,還是說你們願意讓我免費觀賞全程呢?我會很安----哇噗!」

可憐的基山拖著昏迷的亞風爐被風丸一腳無情地踹出門外。

「你給我出去!」

 

Fin

 

水冰の腐劇場:

腐冰:我覺得風丸的腰力應該和吹雪有得拚……(吹雪的必殺技'冰天雪地'那華麗的翻轉實在是……((汗

腐水:怪不得豪哥搞外遇時都去找吹雪啊~(嗯腰力的好壞是個重點必須記在筆記上才行((寫寫寫……

腐冰:豪哥你一臉強攻的模樣已經深植腐人心了啊啊啊(分身不可以動不動就起立啦唉 腰力好也不能這樣一直開外掛啊

腐水:本來還想寫「基山你這個外星人竟也敢來侵犯神的地盤」之類的話,但發現太好笑了跟兇狠的雙人決鬥氣氛完全不搭所以就沒放了wwww

P.s:有雷到的部分請多多見諒嘍~然後終於小小的虐了亞風爐,對,只是小小的……((被傾聽神諭轟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青蘋果
  • 唉呀!亞風爐真得是墮落了啊......
    怎麼可以這樣,太不應該了!
    不過最後基山的出現還真是黑暗中的曙光(這樣形容對嗎?
  • 嗯嗯佳句「黑暗中的曙光」形容的好貼切~
    吶,總覺得亞風爐在我心中是個很討厭又很喜歡的角色,而且很強---(嫉妒了所以讓他更黑了 ((我私心好重哈哈

    腐冰♂腐水♀ 於 2015/02/14 21: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