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十一/go 風蘭日賀文《消失的記憶》

主cp:風蘭/架空有/悲度:6分/年齡:無

這篇希望大家能夠真的點進去看,可以的話拜託給點評論呦^^

((此篇無狩蘭設定,純學長學弟關係,不喜勿入

((腐腐go~start~

 

蘭丸)

跑道、足球場……為什麼似乎總是捕捉不到他的身影……

咦?他是誰?每次我走到足球場或是經過操場時,總是無意識的用眼神在廣大的人群裡搜索著,但在發現沒有熟悉的影子後,卻突然想起,自己根本沒有要找人哪,然而多次的經驗,讓我覺得這或許只是習慣在作祟吧?

即使這樣,我仍沒有想要改掉這個習慣的意思,當神童或狩屋偶爾發覺而關心的詢問我時,我總回答沒事,但心裡卻莫名的隱隱作痛,到底是為什麼……?

這樣的情形已經兩年過去了,習慣依舊存在,但腦中那塊需要填補的缺口,卻隨著時間流逝而越漸擴大,心裡那團如棉線般越纏越緊的情感,也更加頻繁的不斷衝擊著自己的腦袋………

我困惑著,等待著,有時甚至還會突然流下淚來,但仍然沒有人給我答案。

--------------------------------------------------((線隔分腐腐

「霧野學長、霧野學長---!!」

「啊?幹嘛?」

「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的頭髮看啊?」

「有、有嗎……?」我從剛剛到現在似乎一直在發愣啊。

「真是的---我已經叫你好幾次了,你都沒有理我!」

狩屋嘟著嘴生氣的樣子也很可愛呢。

「因為你的頭髮顏色和____很像啊……咦?」

和以往一樣,我再次陷入苦惱。

「學長你的毛病又犯了啊,沒事吧?」

「嗯…反正是老毛病了,不用在意啦。」

我笑著摸了摸眼前一臉擔憂的狩屋的頭,但雙眉卻不像笑容一樣,很無力的垂了下來。

「這樣會更讓人擔心你啦、笨蛋學長。」

狩屋今天很意外地沒有撥掉我放在他頭上的手。

「哈哈,也是呢。誰叫我是個笨蛋呢?」

「那笨蛋學長、走吧---準備練習了!」

「耶?喂你慢點啦!臭狩屋---!」

狩屋趁我沒防備的時候拉了一下我的馬尾,然後扮了個鬼臉給我,而且沒經過我同意就直接抓著我的手向足球場跑去了……真拿他沒辦法啊。

表面雖然很生氣,但心裡卻十分開心,之前的鬱悶彷彿都煙消雲散了。我想,一定是狩屋想讓我轉換心情吧。現在身邊有這麼一個懂得照顧人的學弟,我還真幸福哪。

但是,拼圖如果少了一塊,那麼再美麗的圖片也永遠無法成形,究竟是什麼把我記憶中那塊缺少的部分拿走了?而被我遺忘的人,又是誰?

我只知道,"他"對我來說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可是,不管我怎麼想、怎麼搜尋有關"那個人"的線索,還是一點也想不起來……

--------------------------------------------------((線隔分腐腐

「學長~你有進去過舊的活動室嗎?」

狩屋兩手放在腦後,躺在草地上,享受著徐徐拂過臉上的微風。

「活動室?」

我只知道我們雷門國中有一棟全國數一數二大間的足球大樓而已。

「唉?原來學長不知道啊!果然是笨蛋啊~哈哈哈!」

明明我的年紀比狩屋還大,為什麼老是被他欺負啊……

「狩、屋、正、樹!!!我是你學長耶!」

「但是是一個很笨的學長啊,霧、野、學、長~」

狩屋故意學著我講話的語氣,。

「哼…那舊的活動室在哪啊?」

我有點好奇,因為我以為現在這棟足球大樓的年代很久了,沒想到還有歷史更久遠的活動室。

「難得學長會在意這種事呢,那我們一起去看吧!」

說著,又逕自拉起我的手向前走……忽然,我覺得這畫面好像在哪裡見過,似曾相識的背影,但那個曾拉著我的手的人,似乎不是狩屋……而是____!

又來了,每次在快要想起來之前,模糊的影像總是不受控制'啪'的自動斷掉,完全無法修復。

 

「這就是……圓堂教練他們的活動室啊?」

外貌灰戚戚的,是一間小小的鐵皮屋,木刻的'足球部'門牌,經過長期的風吹雨打,在上面留下了許多的歷史痕跡。

「沒想到很乾淨啊,看起來像是有人在定期打掃和保養的樣子……」

打開門,並沒有滿室灰塵飄揚,反而像是圓堂教練他們還在使用一樣,幾張木椅和桌子隨意的擺在一旁,舊期的足球推車也一塵不染的靠在牆邊,連十屆前的FFI海報也依然貼在牆上,雖然現在改為聖光之路大賽了就是。

「欸~~霧野學長、霧野學長!快點過來!你看!!!」

狩屋像是小孩子挖到寶一樣興奮的叫著,我走向他那裡,發現有幾張還不算太泛黃的照片被貼在櫃子上---

「是圓、圓堂教練他們中學時期的團體照耶!」

我因為太激動講話也結巴了。

「哈哈…霧野學長好像小孩子啊!」

「你還不是一樣!還敢說我~」

「啊!學長你看這裡,是風丸前輩耶!」

我順著狩屋手指著的地方看去……但我卻不知道為什麼他要我看這個人。

「__前…輩…?咳咳……」

當我想下意識的叫出照片上那個綁著藍綠色馬尾的人時,喉嚨卻好像一瞬間被堵住了什麼一般,無法說出那名前輩的名字,讓我感到驚愕。

「學長你不是最喜歡他了嗎?而且風丸前輩兩年前才剛從雷門中離開而已,你怎麼好像一副不知道他是誰的樣子?不可能是忘了啊!」

狩屋有點疑惑的盯著我看。

「我最喜歡的……前輩…?你在說什麼?為什麼我都聽不懂---而且兩年前……嗚!」

「霧野學長-----!!!」

我盯著照片上陌生的人,想要回想起兩年前的記憶,但是不知怎麼的,頭突然劇痛起來…在倒下之前最後聽到的,是狩屋發狂似的喊聲……

--------------------------------------------------((線隔分腐腐

「風丸前輩…救我……」

「蘭丸!!快抓住我的手---啊!」

「風丸前輩不要!!」

這是夢嗎?如果這是夢的話……拜託快點結束啊、嗚……風丸前輩!都是因為我你才會---嗚嗚………

 

「哇啊!」

我突然從床上坐起,全身還冒著冷汗,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是在學校的保健室……

「霧野!你沒事吧?」

神童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讓我稍稍安心了下。

「嗯……我沒事。風、風丸前輩他---兩年前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我會忘了他啊……?!!!」

我顫抖著、激動的對著身旁的人大叫。

然後,我想起來照片裡那個人是誰了,全部……全都記起來了。那個曾經化成國中生和我一起在神之伊甸並肩作戰的強勁後衛、那個我從小到大就一直掛在嘴邊的足球偶像、那個偶爾會拉著我一起在操場上慢跑像是朋友般的教練……同時也是兩個月前開始和我偷偷交往的風丸前輩---我怎麼可以忘掉他……嗚!

眼淚,很不爭氣的再次奪眶而出,眨眼間,蓋在身上的被子已經濕了一塊。

「霧野學長……不要哭了啦。」

狩屋遞上乾淨的面紙,並試圖安撫我。

「嗚咽……嗚…」

我好氣自己,氣自己這兩年過的那麼開心,卻讓風丸前輩痛苦的被迫自己孤獨一個人,只為了讓失去記憶的我不再想起和他的一切……。

但我好想念他,想念他總是被青髮遮住一半的臉龐,想念他那雙只對我溫柔的褐色眼睛,想念他像小孩子一樣賴著我要我陪他跑步……我要去救回他!!

「霧野?!你要去哪裡啊!」

神童看見我突然下床跑出保健室,焦急的拉著狩屋追了出來。

「我要去救他,去解開一切的、所有困住我和風丸前輩的枷鎖!」

我丟下這樣一句話,然後便頭也不回的跑出學校,直奔圓堂教練以前掛著輪胎練習的那個地方。

 

「是宮阪前輩吧?是你……是你拆散了我和風丸前輩對吧!」

我喘著氣,對著看起來空無一人的空地喊著。

「……」

樹後有人慢慢的走了出來,黃色及肩的短髮,狹長的眼眸正惡狠狠的盯著我,一身厲氣讓他看起來彷彿隨時會一口撲上來殺了我。

「你把風丸前輩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你!都是你……要是你沒和他交往,我現在就能待在風丸身邊了,而他也不會在兩年前的那天消失了!」

我看著眼前的人越加憤怒,有點害怕,但他說出的話更讓我驚駭。

「怎麼會…?明明被消去記憶、被吸進時空隧道的是我,為什麼風丸前輩會---啊……!」

那天傍晚,我和風丸前輩手牽著手慢慢散步來到這裡,因為他很久之前就一直說想和我一起看稻妻町最美的夕陽。但是正好被宮阪前輩瞧見,在對我的嫉妒和怨恨之下,他竟然開啟了時空隧道,想把我吸進黑洞裡,讓我在風丸前輩面前永遠消失!但是風丸前輩為了救我,不小心讓自己被吸進時空隧道……然後我則是因為打擊太大,造成了'選擇性失憶'。

 

「那麼……風丸前輩他……回不來了嗎?」

我兩眼直愣愣的看著罪魁禍首,宮阪前輩,心裡卻一點憤怒的情緒也沒有……不知不覺的,偌大的眼眶又溢滿了淚水,晶瑩的淚珠一滴滴落到地上。

「我難道再也見不到風丸前輩了嗎?!回答我啊!」

我幾近歇斯底里的吼著。

「啊哈哈哈……風丸他、再也回不來了啊!為什麼不是你消失…霧野,我可憐的學弟,你不介意早點去陪風丸吧?啊?」

宮阪前輩像是瘋了一樣的胡言亂語,一臉猙獰的大笑,起初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在他跑向我,一把抓住我的手想把我拉至欄杆邊時,我驚恐的發現……他想殺了我、讓我也消失!!!!

「你這個賤人、還我風丸啊!」

我試圖掙脫他的手。

「你瘋了嗎!快放手啊!」

「哈哈……既然風丸消失了,你也別想留下!」

我的力氣終究不敵大人。

我知道我這一生就快要結束了,但是、好遺憾,沒來的及見到風丸前輩最後一面……對不起,風丸前輩……

「給我去死吧……!」

「風丸………」

我正在往下墜,然後,我好像聽到了來自天國的,風丸前輩的聲音。

「蘭丸!」

「前輩………」

我慢慢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那一刻。

「蘭丸、蘭丸!醒醒啊!我在這裡、你最喜歡的風丸前輩就在你身邊啊……拜託你醒醒……」

死亡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痛苦,而且我還聽到了,最愛的、風丸前輩的聲音!是風,有風丸前輩味道的風啊……等等,有風?

「唔哇啊啊啊!」

我睜開眼,被一張近距離放大超多的臉給嚇了一跳。

「呼……蘭丸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呃…蘭丸……?難道-----

「風、風丸前輩!!」

我望著眼前思念已久的戀人的臉,本來想掛起一個久違的笑容,但是心裡那積累多時的喜歡和愛,那種終於不再空虛的複雜心情,讓我不知道今天第幾次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眼眶,再度蓄滿淚水……這次,是喜極而泣吧?

--------------------------------------------------((線隔分腐腐

「所以說,風丸前輩沒有被吸進隧道裡嗎?」

「也不能說是沒有啦……還好小菲他們那時偵測到我們這邊的時空異常,即時將我救回他們那裡,不然我就真的再也見不到我心愛的蘭丸了……」

風丸前輩輕輕的在我額上落下一吻,那一吻,包含了他多日來的思念、悲傷,以及原本就屬於我的溫柔。

「那你為什麼現在才回來啊?而且、我要是一輩子都想不起來怎麼辦?那你不就要孤獨一生了嗎?風丸前輩你這個笨蛋……呀啊!」

我有點生氣的搥打著他的胸膛,但雙手卻突然被抓住停在空中。

「傻瓜,就算你真的忘記了,我也會等啊,因為是為了你,我願意用一生去等……而且,即使這輩子無法和你白頭偕老,神也會把我們的愛延續到來世的。」

「風丸……前---唔…」

風丸前輩的吻,是最溫暖的。

 

這次,我們終於不用再等待了,命運的紅線兩端,不管是在什麼時候,一定都連接著彼此,永不分開。

 

我這輩子,除了風丸前輩,誰都不要。

而我,也只屬於風丸 一郎太…………

謝謝你,風丸前輩。愛(あい)してる。

 

Fin

 

水冰の腐劇場:

腐水:唔哇哇這篇碼超久的啊~還好沒有一直卡詞^^

腐冰:等等…白頭偕老……他們不是差了十歲嗎?!

腐水:唉呀那才不是重點勒~他們都可以跨越性別跨越時空跨越攻受---咳咳,我是說他們都可以跨越這麼多障礙了,相信「年齡不是問題」啦!

腐冰:然後,為什麼我覺得這句好像是哪個廣告的台詞啊……?

腐水:總之,謝謝腐迷們的觀賞~要繼續支持霧野呦^^

風蘭日 2/3 霧野の僕 上

P.s:讀者們看的開心嗎?還有就是作者的私心其實還是很重~((明明標示了沒有狩蘭設但還是偷放了一點是怎樣?小心有人告到消費者保護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腐冰♂腐水♀ 的頭像
腐冰♂腐水♀

水獄冰牢

腐冰♂腐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